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965章 定心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965章 定心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大領導談話是重要機密,喬梁不敢停留,忙回了客廳,坐下和呂倩母女倆繼續喝茶閒聊。

呂倩媽媽這時問起了喬梁的家庭情況,家在哪裡,父母乾啥的,多大年齡了,身體狀況如何,等等。

在這過程中,呂倩安靜地坐在一邊不說話,托著腮,目不轉睛看著喬梁。

喬梁心不在焉回答著,邊繼續琢磨著廖穀鋒和安哲的談話。

呂倩媽媽問了半天,卻唯獨冇有問喬梁的婚姻狀況。

喬梁雖然心不在焉,但卻留意到了這一點,暗想,看來自己和章梅的事,呂倩早已告訴她媽媽了,所以她故意不問。

看呂倩媽媽問個不停,似乎她對自己格外有興趣,喬梁心裡又微微不安。

喬梁明白自己此時為何不安,卻又不願多想。

坐在廖穀鋒家裡,麵對尊貴從容的高官夫人,喬梁在拘謹的同時,又不由感到一種壓抑,這拘謹和壓抑,似乎一麵發自小人物對權貴不由自主的一種敬畏,一麵又源自於下意識的一種自卑。

這敬畏和自卑,似乎是底層小人物的標配,高高在上的貴人們是體會不到的,包括呂倩。

想到這一點,喬梁不由覺得,雖然自己和呂倩在江州的時候可以平等平和相處交流,甚至交往地很和諧很愉快,但在這種環境裡,一旦意識到她的家庭出身和身份背景,就不由在心裡拉開了和她的距離,感覺自己和她處在截然不同的兩個層麵,差異不是大,而是巨大,彷彿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這種強烈的巨大反差讓喬梁心裡很不舒服,甚至感到自己的自尊和自信都受到了挫傷。

在這種心態下,喬梁不由覺得自己很渺小,如同一粒塵埃。

半天之後,趁呂倩媽媽喝水的空隙,喬梁端起茶壺站起來:“我去給二位領導續水。”

喬梁接著端著水壺去書房,到了書房門口,冇有立刻進去,停住,側耳傾聽。

這時廖穀鋒的聲音傳出來:“安哲同誌,你的想法我知道了,你考慮問題還是比較全麵的,講大局,講協調,有胸懷,有氣度,這很好,我會認真考慮,省委會根據綜合的情況作出合理安排……”

喬梁暗暗點頭,果然如自己剛纔想的那樣,安哲雖然在說自己想法的時候考慮到了一些因素,但廖穀鋒的話還是保留了餘地,並冇有立刻表態,這說明他還是有自己的考慮和想法的。

接著喬梁又聽廖穀鋒道:“唐樹森出事後,江州受牽連倒掉的中層乾部不少,這還因為唐樹森自殺了,不然牽扯麪會更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或許是一件好事,但換個角度,這又或許為今後埋下了隱患……”

“是的,這隱患或許還很嚴重。”安哲道。

廖穀鋒道:“所以,我讚成你剛纔彙報的工作思路,下一步要大力清除景、唐在江州的遺毒,儘快讓江州的官場生態恢複到健康、正確的軌道上,這是一個艱钜的任務,需要一個相當的時期才能完成,你要有充分的思想和心理準備。”

“廖書記,我記住了,我有這個準備。”安哲道。

廖穀鋒停頓片刻,接著道:“關於江州中層乾部的調整,此事原則上省裡不乾涉,你根據江州乾部隊伍的情況自行決定,不過,我有一個建議,也可以說是要求……”

“廖書記請指示!”安哲道。

喬梁豎起耳朵聽。

廖穀鋒道:“省裡即將出台關於激勵乾部擔當作為乾事創業的若乾意見,這其中的重點是,對在工作崗位上政績優異、勇於創新、敢於擔當的乾部,在評先樹優、選拔任用時要優先考慮,對實績突出,能力過硬、特彆優秀的,可以破格提拔。

所謂不拘一格降人才,在乾部的提拔任用上,要打破陳舊觀念,破除條條框框,對那些抱著無過便是功、熬資曆、混飯吃想法的的乾部,能棄用的棄用,該靠邊站的靠邊站,要大膽使用李雲龍式的乾部,為江州多造就一些攻堅克難的闖將乾將……

所以,你們在考察乾部的時候,要重點考察他們做了哪些真事大事,乾了哪些群眾點讚的實事好事,解決了哪些過去遺留的硬事難事,在乾事過程中發揮了什麼作用,顯出了什麼才乾,群眾怎麼評價……”

聽著廖穀鋒的話,喬梁不由感到振奮,廖穀鋒這是在給安哲吃一顆定心丸,鼓勵他放開手腳大乾一場。

接著喬梁輕輕敲敲門,然後推門進去,廖穀鋒看喬梁進來,並冇有停住,繼續道:“還有,在人事調整中,不要顧慮什麼任人唯親、拉幫結派之嫌,隻要心裡坦蕩,隻要心底無私,就不要不怕彆人說三道四,不要擔心有人往上反映。

當然,在這過程中,必要的對內協調和均衡是要考慮的,畢竟你不是一個人在做事,還需要得到大家的支援和協助,但不管怎麼協調,怎麼均衡,都不能違反組織原則,都必須要有利於工作,這是底線……”

安哲邊聽邊點頭。

喬梁給他們倒上茶,然後悄悄退了出去。

回到客廳,喬梁邊看電視邊繼續和呂倩媽媽有一搭冇一搭地閒聊,琢磨著剛纔聽到的廖穀鋒的話。

大約半小時後,書房的門打開,廖穀鋒和安哲出來了。

喬梁看了下時間,廖穀鋒和安哲在書房裡談了接近2個小時。

廖穀鋒和安哲握握手:“好了,今天的公事私事都完成了。”

聽廖穀鋒這話,喬梁知道他們該告辭了,站起來。

然後廖穀鋒又和喬梁握手,似笑非笑道:“小喬,剛纔我們談話,你冇偷聽吧?”

喬梁一時緊張,忙搖頭:“領導的重要談話,我哪裡敢聽呢。”

廖穀鋒嗬嗬一笑:“你是安書記的秘書,就是聽到也冇什麼,我們談話的內容,其實對你並不需要避諱,早晚你都會知道。”

聽廖穀鋒這麼說,喬梁心裡有些安穩,不緊張了。

然後安哲和喬梁告辭,呂倩母女把他們送到院子門口。

臨走前,呂倩媽媽拉著喬梁的手,再次感謝,又歡迎喬梁有空來家裡做客,喬梁忙客套了幾句。

離開廖穀鋒家,安哲揹著手緩步走著,喬梁跟在後麵。

家屬院裡很幽靜,一輪皓月掛在夜空,路邊草叢裡傳來不知名小蟲的鳴叫。

一會安哲重重呼了口氣,轉頭看著喬梁:“今晚感覺如何?”

既然安哲問地籠統,喬梁也就含糊回答:“還好。”

安哲點點頭:“嗯,我也還好。”

接著安哲加快腳步,喬梁跟上去。

走到一個路口,有車燈的亮光,接著一輛轎車衝他們方向拐過來。

喬梁眼尖,一看車號,關新民的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