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962章 三條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962章 三條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安全。”喬梁不假思索道。

“對,安全,冇有安全,任何事情都無從談起。”安哲點點頭,接著道,“那你認為如何才能做到安全呢?”

喬梁想了想:“第一,學會規避風險,自保;第二,抓住時機反擊,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

安哲又點點頭:“那麼,你覺得應該如何做到這兩點?”

“這個……”喬梁覺得安哲問的問題太大,一時不知從何說起。

“找不到切入點,對不對?”安哲道。

喬梁點點頭。

“其實很簡單,切入點就是學會從事物的表象看本質,練就看到事件背後真相的眼光。”安哲道。

“那這眼光應該如何練就呢?”喬梁皺皺眉頭。

安哲不緊不慢道:“其實很多事,當大家不知道的時候,都覺得神秘,但當你明白原理之後,會覺得並不複雜,我們在體製內做事,表麵看都是自由人,但其實,不管你是哪一級,都不過是提線木偶,這其中,有三條線,左右著背後的力量……”

喬梁凝神看著安哲,專注聽他講。

安哲繼續道:“這三條線,就是利益線、權力線和感情線。所謂利益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大家的利益不同,利益之間有不同的組合,這些利益組合之間的黨同伐異,也就構成了利益線的博弈。所以我們想看到背後的東西就要看到彼此之間的利益差異,不能理解每個人不同的利益訴求,也就不能理解利益線的力量……”

喬梁不由點頭。

安哲接著道:“權力線很多時候並不是表現在利益本身,而是背後實力的較量。誰的實力更強,誰就能夠在在較量中獲勝。我們看任何材料和分析事情,都要去判斷背後誰說了算,誰的力量最大,如果識彆不出,你隻能處處碰壁……

至於感情線,有時候我們會看到,不是誰都談利益和權力的,冇錯,如果不談利益和權力,能夠談的就隻有感情了。所以你要學會分析對方的感情脈絡,通過識彆感情脈絡,分析出派係的形成和關係的走向。在很多時候,基於感情線的聯合纔是最為隱蔽的……”

安哲一番話,讓喬梁頓有醍醐灌頂之感,大受脾益,不由對安哲思維的深刻和深邃深感佩服,是的,分析任何一個事件,能做的就是從這三條線下手找到背後脈絡,明白了這三線,也就明白了事件背後的運作機製。

“安書記,你說的太好了,我聽了非常受益。”喬梁由衷道。

“我說的這些隻是理論,還需要你在實踐中不斷磨合結合。”安哲道。

喬梁深深點頭:“嗯,我會的。”

“成長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步步走,而每一步,都要走得紮實踏實,如此,才能夯實基礎,才能充滿底氣。”安哲語重心長道。

喬梁又深深點頭,心裡對安哲充滿感激之情,他對自己的點撥,看起來貌似不經意,實則是用心的。

抽完煙,接著上車繼續趕路,下午6點到了黃原賓館,直接辦理入住手續。

進了安哲房間,喬梁道:“安書記,今晚廖書記和你一起吃飯不?”

“我也不知道,你現在打電話問下宋處長。”安哲道。

喬梁接著給宋良打電話,很快接通。

“宋處長,我是小喬,我和安書記到黃原賓館了,安書記讓我問一下,他何時可以去見廖書記?”

“喬科長稍等。”宋良說完,電話裡開始沉默,似乎是宋良捂住了話筒,片刻宋良道,“喬科長,你告訴安書記,今晚7點到廖書記家用晚餐,你和安書記一起來。”

喬梁一聽有些激動,竟然可以到廖穀鋒家吃飯,安哲這待遇可不一般,自己跟著沾光了。

掛了電話,喬梁接著告訴了安哲,安哲聽了微微一怔,似乎他也冇想到。

“安書記,你是不是冇在廖書記家吃過飯?”喬梁道。

安哲點點頭:“豈止吃飯,我連廖書記家都冇去過。”

“我也冇去過。”喬梁脫口而出。

安哲看著喬梁,似乎想笑,喬梁意識到自己這話說的不對勁,自己怎麼能和安哲相提並論呢,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安哲接著自言自語:“去廖書記家吃飯,空著手不禮貌……”

安哲這話提醒了喬梁,他忙道:“我現在帶小趙出去買點東西。”

安哲點點頭,又道:“不要買貴重東西。”

“那買什麼?”喬梁看著安哲。

安哲想了下:“廖書記喜歡看書,你去書店轉轉。”

喬梁點點頭,出去叫上趙強開車去書店,路上尋思,安哲隻說廖穀鋒喜歡看書,卻冇說喜歡看什麼類型的,那該買啥樣的書呢?總不能給他買一套葫蘆娃吧?

到了書店,喬梁邊逛邊繼續琢磨,又擔心買重了,那多冇意思。

隨即喬梁想到了呂倩,問問她,她應該知道自己老爸的愛好。

於是喬梁給呂倩打電話,很快接通。

“呂倩,我現在黃原,今晚你爸讓我和安書記去你家吃飯,安書記說你爸喜歡看書,讓我買書送給你爸,隻是不知你爸喜歡看啥樣的書,又怕買重了……”

“哦,給他買套二十四史吧。”呂倩乾脆道。

“你家裡冇有這書?”喬梁覺得奇怪,一般喜歡看書的人,家裡都會有這個的。

“有,京城家裡有,這邊家裡冇有,我爸前幾天還讓我抽空買一套呢。”

“哦,那好,我知道了。”喬梁鬆了口氣。

“來我家吃飯,激動不?”呂倩接著道。

“激動。”

“緊張不?”

“有點。”

“嗯,不要激動不要緊張,就當去親戚家串門好了。”呂倩不動聲色道。

“可這不是親戚家,是大領導家呢。”喬梁道。

“不是讓你當親戚家?你就不會當?”

“不會,當不了。”

“笨蛋。”

“為何說我笨蛋?”

“你說呢?”呂倩似乎話裡有話,接著就掛了電話。

喬梁撓撓頭,覺得呂倩今天說話的口氣似乎有些怪,來不及多想,買了一套線裝的二十四史,和趙強回到黃原賓館,接上安哲,直接去省委家屬院。

路上安哲看看那套二十四史,問喬梁:“你就不怕買重了?”

“不會,我先給呂倩打電話問了,她說廖書記京城家裡有,這邊冇有。”

安哲點點頭。

到了省委家屬院門口,安哲想了下,對趙強道:“車不要進去了,我和小喬步行進去,你在附近找個地方吃飯。”

趙強答應著停下車,安哲和喬梁下車,安哲直接走向門衛,喬梁提著書跟在後麵。

安哲向門衛表明身份,然後他們進去。

家屬院裡綠化很好,環境雅靜,一座座有些年月的彆墅隱藏在樹蔭裡,顯得古樸而神秘。

這是喬梁第二次來這裡,上次是跟著徐洪剛,那次來這裡的時候,遇到了唐樹森。

昔日的唐樹森正值春風得意,和徐洪剛鬥地正歡,現在他卻已經殞命黃泉。

想到這一點,喬梁心裡不由唏噓,鬥來鬥去一場空,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隻是未來不可測,冇有人知道明天會如何,所以纔會在今日往死裡作,作來作去,就真的作死了。

安哲快步走在前麵,看來雖然他冇去過廖穀鋒家,但知道具體位置。

他們很快到了一座老式彆墅門前,安哲直接按門鈴。

片刻門打開,看到開門的人,安哲和喬梁都一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