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959章 寶貴的資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959章 寶貴的資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安哲接著道:“組織對年輕乾部的培養,一直是高度重視的,因為年輕乾部是偉大事業的新鮮血液和強大後備力量,同時,為了警醒廣大青年乾部,為了警醒江州上下所有乾部,市委在下一階段的工作中,要大力加強意識形態方麵的內容,要采取有力措施,堅決、徹底地消除此次江州巨震中個彆高級乾部出事帶來的遺毒,堅決把歪風邪氣打下去,在江州官場樹立起清廉和諧的正氣……”

聽著安哲這話,馮運明立刻意識到,安哲是要借這機會對外釋放某種信號。

喬梁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邵冰雨意識到安哲這段話十分重要,專心記著。

接著安哲轉入正題,就青年乾部如何健康成長、擔當重任這一問題,向大家提了四點希望,一要立誌,二要學習,三要修身,四要敬業……”

安哲侃侃而談,講得深刻深入,語重心長,思路清晰,主題明確。

安哲講完後,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

然後馮運明就如何貫徹落實安哲的講話精神提了幾點要求,隨後宣佈結業典禮圓滿結束。

大家起身往外走,鐘惠子把喬梁叫過來,讓他安排好大家離校的事宜。

何畢出事後,大家一致推舉喬梁接任班長,雖然時間很短,但喬梁把班裡各項工作做得井井有條,博得大家一致好評。

這時安哲對馮運明說了幾句話,馮玉明點點頭,接著先走了,然後安哲直接衝喬梁和鐘惠子走過來。

喬梁今天早就留意到,安哲今天來冇帶孫永。

看安哲過來,鐘惠子忙和他打招呼:“安書記好,我叫鐘惠子,是青乾班的班主任老師……”

安哲和鐘惠子握手:“鐘老師好,我早就聽喬梁提到過你,知道你是一位負責敬業的好班主任……”

喬梁眨眨眼,自己冇記得在安哲麵前提過鐘惠子啊,他此時為何要如此說?

聽安哲這麼說,鐘惠子很高興,邊謙虛邊帶著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喬梁。

喬梁眉頭微微皺著,安哲如此說,難道是為了加深自己和鐘惠子的關係?這都畢業了,有必要這麼做嗎?

喬梁一時琢磨不透安哲的真正用意。

安哲接著看著喬梁:“可以離校了,是不是?”

喬梁點點頭:“我回去安排一下其他學員,收拾一下行李,就可以走了。”

“好,你去忙吧,我和鐘老師聊聊,一會我到你宿舍樓前等你,我們一起走。”安哲道。

鐘惠子心裡一震,我擦,安哲要親自接喬梁走,喬梁這待遇可了不得,如此看來,喬梁在安哲心目中的位置不低,安哲對喬梁是很喜愛的。

又想到安哲要和自己聊聊,鐘惠子不由受寵若驚,又感到緊張,不知安哲要和自己聊什麼。

聽安哲說要接自己走,喬梁剛要推辭,安哲一瞪眼:“少廢話,快去。”

看安哲衝喬梁瞪眼,鐘惠子感到新鮮,又想笑。

喬梁知道安哲的脾氣,不說了,直接回宿舍樓,先安排大家的離校事宜,然後收拾好行李,和薑秀秀一起下樓。

樓前站著很多同學,學校有專門安排的大巴送站,分彆之際,大家都很留戀,依依不捨交談著。

喬梁看著薑秀秀:“秀秀,多保重。”

薑秀秀默默點頭,輕聲道:“你也多保重。”

和薑秀秀一起同學3個月,喬梁覺得自己和薑秀秀彼此之間的瞭解加深了很多,以前和薑秀秀一起,很多時間是在做那事,很多時候是帶著**,即使有交流,也冇有很深入,但這3個月期間,喬梁在和薑秀秀交往的時候,幾乎很少湧出**,更多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對薑秀秀有了一種特彆的感覺,這感覺似乎是友情,又似乎是親情,還夾雜著說不清的一種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東西。

有這種感覺,喬梁不知是否和自己跟張琳的關係有關,和張琳的離去有關。

想起張琳,喬梁內心依然湧出難言的悲酸和傷痛,在失眠的深夜,在寂寥的夢裡,他時常還會默默流淚。

對張琳的這種思念和懷念,喬梁不知會持續多久。

葉心儀交給自己的張琳遺留的筆記本,喬梁最近冇看,不敢看,怕看了會勾起更深的傷悲。

葉心儀雖然知道了自己和張琳的關係,但自那晚之後,她冇有再在喬梁跟前提及此事,似乎她已經忘了。

但喬梁知道葉心儀是肯定忘不了的。

這時其他學員過來和喬梁告彆,喬梁和大家握手擁抱,依依惜彆。

這時安哲和鐘惠子一起走過來,站在旁邊看著喬梁和大家告彆。

這時趙強開車也過來了,停在一邊。

然後大家上大巴,喬梁站在車旁衝大家揮手。

安哲和鐘惠子也衝大家揮手。

此時喬梁看到,薑秀秀坐在車上低頭擦了擦眼睛。

喬梁輕輕咬咬嘴唇,心裡湧起一股難言的滋味。

大巴開走後,趙強把喬梁的行李拿到車後備箱,安哲再次和鐘惠子握手:“鐘老師,再見。”

“安書記再見。”鐘惠子尊敬道。

剛纔安哲和自己聊的時候,詳細問了喬梁在班裡的表現,又問了一下鐘惠子個人的工作情況。

這讓鐘惠子再次感到安哲對喬梁的感情不一般,又為安哲能關心自己感到高興。

然後安哲上了車。

喬梁上車前和鐘惠子握手告彆。

“鐘老師,謝謝你。”

“喬同學,其實我更該感謝你。”鐘惠子看著喬梁。

雖然私下的時候,喬梁叫她惠子,鐘惠子叫她喬哥,但此時安哲在,他們還是要規矩稱呼。

喬梁明白鐘惠子這話裡的意思,輕輕呼了口氣:“鐘老師,後會有期,有空多聯絡。”

“嗯。”鐘惠子點點頭。

接著喬梁上車,趙強發動車子離開,鐘惠子看著車子離去,深深呼了口氣,感到一陣輕鬆,自己這班主任的任務終於圓滿結束了。

但不知道為何,鐘惠子心裡又感到有些失落。

離開黨校,安哲坐在後座沉默了一會,道:“你在青乾班的這些同學,都是你今後寶貴的資源。”

喬梁顯然明白安哲這話的意思,下意識點點頭。

喬梁此時雖然點頭,但對安哲這話並冇有什麼真切感覺,直到後來,他才深深體會到了安哲說這話的真正含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