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949章 不對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949章 不對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從王笑那裡出來,喬梁抬頭看著蔚藍的天空,深深呼了口氣。

喬梁本來毫不懷疑地認為,隻要唐樹森出事,楚恒必定會被牽連,但從目前的態勢和事情發展的跡象看,自己之前的判斷似乎有些樂觀,如果唐樹森進去後,上麵權衡多方麵的因素和利益,不深挖唐樹森的其他問題,就案辦案,那楚恒似乎有漏網的可能。

如此,既然自己不想放過楚恒,那就要另外秘密開辟一條戰線,如果唐樹森那條線不能放倒楚恒,那自己開辟的這條戰線就要發揮決定性作用。

而且,即使唐樹森那條線把楚恒辦進去,自己也可以把這條線的戰果搞出去,給楚恒來一個錦上添花。

喬梁邊走邊琢磨著美女主播和王笑,自己正在雙管齊下,按目前的想法,王笑這邊是重頭,美女主播那邊雖然也很重要,但從殺傷力來說,王笑這邊一旦有了結果,會更致命。

琢磨了一會,喬梁又想到了季虹,不知她那裡會不會有什麼對楚恒不利的東西,如果有,那就是三管齊下。

尋思片刻,喬梁覺得時機還不成熟,決定暫時先不驚動季虹。

此時,鄭世東和魯明結束給上麵的聯合彙報,正在從黃原回江州的高速上。

此時,唐樹森結束對大佬的拜訪,也在回江州的高速上。

雖然唐超的豪車很寬敞很舒適,但此時唐樹森坐在裡麵,冇有任何享受感,反而感到異常焦躁不安,心情很紛亂。

唐樹森的焦躁不安和紛亂,是因為拜訪大佬不順利。

昨晚自己去了大佬家,一如既往,大佬和氣熱乎地接待了他,但當他說明來由之後,大佬的神情發生了微妙變化,沉沉的目光看著他,一言不發。

這讓唐樹森感到緊張侷促,雖然自己和大佬說的時候,儘量迴避了重點,隻說自己對唐超管束不嚴,唐超利用自己的影響做了一些不合規矩的事,安哲因為和自己在工作上的一些矛盾,抓住唐超的事想打擊報複自己,以及自己被迫發動老乾部向上反映安哲的一些問題,但唐樹森明顯感覺到,大佬對自己的說的這些似乎將信將疑,似乎懷疑自己還有其他什麼更嚴重的事。

至於那些更嚴重的事,唐樹森深知其中的利害,來的路上經過反覆思量,決定不告訴大佬,自己現在對大佬說的這些已經足夠,隻要他肯伸出援手在上麵運作,隻要上麵看在大佬的麵子上放自己一馬,指示江州停止對自己所有的調查,那其他事順理成章都可以包含進去。

為了打動大佬,唐樹森掏出卡放在大佬麵前,告訴了他卡裡的數額和密碼。

看著這卡,聽唐樹森說出那數字,大佬的眉頭皺起來,看著唐樹森的目光更沉了。作為久經沙場的老將,他立刻判斷出,唐樹森的事不止他告訴自己的這些,必定還有更嚴重的,不如他不會出如此大的血。

沉思片刻,大佬果斷把卡推回給唐樹森,讓他收起來。

這讓唐樹森的心倏地哇涼哇涼,涼到了骨頭裡。

看著唐樹森不安緊張的神色,大佬又沉思片刻,然後和顏悅色地告訴唐樹森,他的事情自己知道了,合適的時候,自己會找相關部門和人員過問一下。

大佬這話顯然是在安慰唐樹森,唐樹森也意識到了,雖然他心裡稍微感到一絲安慰和希望,但更大的卻是失望和失落,因為大佬冇收這卡,不收,就意味著他不會下功夫真心為自己辦事。

由此,唐樹森此時的心情異常沉重,想到自己在體製內披荊斬棘奮鬥了幾十年,一路風光一路順暢,培養扶植了那麼多老部下,享受著高高在上的恭維和榮耀,掌握著越來越大的權力和勢力,現在這一切卻很有可能要瞬間失去,不由感到了巨大的空落,還有深深的悲愴。

不,不,我是人上人,我的名聲和威嚴高於一切,我不能倒下!不能失去這一切!不能,絕對不能!唐樹森緊緊咬住牙根,心裡一遍遍瘋狂呐喊著。

此時,唐樹森並不知道,昨晚他剛離開大佬家,大佬就拿起電話,撥通了省紀委書記的電話,把唐樹森來自己家的事告訴了他,同時嚴肅強調,自己和唐樹森雖然認識,但隻是正常的普通關係,從來冇有任何物質上的來往。唐樹森既然犯了錯誤,自己作為組織培養多年的高級乾部,當然會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深明大義堅持原則……

聽完大佬一番話,深喑高層複雜微妙關係的省紀委書記,當然明白他此時給自己打電話的用意,掛了大佬電話,他接著就給廖穀鋒打電話做彙報……

如果唐樹森知道自己走後大佬打電話的事,恐怕此時早已崩潰。

但既然不知道,那暫時就還不會崩潰。

一會前麵到了服務區,唐樹森讓駕駛員開進去,準備放水。

車子在服務區停下,唐樹森剛要準備下車,一亮黑色轎車開到前麵停下,一看黑色轎車車號,唐樹森停住了,鄭世東的車。

唐樹森坐在車裡看著,接著黑色轎車左右後車門打開,鄭世東和魯明下了車,一前一後往衛生間方向走去。

因為唐樹森坐的是唐超的車,鄭世東和魯明都冇留意。

唐樹森怔怔看著鄭世東和魯明的背影,尼瑪,他們怎麼會在一起?大週末的,他們這是去哪裡乾啥了?

琢磨片刻,唐樹森突然從心裡湧出一股膽寒,倏地打了一個冷戰,不對頭,他們在一起很不對頭!

唐樹森突然冇有了尿意,對司機道:“不解手了,走,快走……”

司機接著啟動車子從黑色轎車旁邊經過,又上了高速。

鄭世東和魯明一會從衛生間出來,站在車旁抽了一支菸,然後上車繼續往江州走。

一會開車的司機道:“鄭書記,我剛纔看到唐朝集團唐老闆的車從服務區過去了。”

“嗯?你確定?”鄭世東道。

“確定,唐超的豪車全江州冇幾輛,車號我記得。”司機道。

“你看到車裡坐的什麼人了嗎?”鄭世東道。

“冇,車窗顏色很深,看不到裡麵。”司機道。

鄭世東看了一眼魯明,魯明眨眨眼,又皺皺眉。

在這種敏感的時刻,任何一絲稍微的跡象,都不免會讓人多想。

魯明接著摸出手機撥打呂倩的號碼,片刻道:“呂局長,唐超現在哪裡?”

呂倩回答:“他在江州,今天一早就去了唐朝集團,到現在為止,一直呆在辦公室裡冇出來。”

“好的。”魯明掛了電話,然後看著鄭世東,“車裡坐的不是唐超。”

鄭世東點點頭,唐超的專車不是一般人可以隨便坐的,既然車裡不是唐超,那極有可能就是……

想到這裡,鄭世東心裡有些嚴峻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