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941章 時間不多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941章 時間不多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個夜晚真的不平靜。

此時,唐樹森家書房裡,煙霧繚繞,唐樹森正坐在沙發上一支接一支抽菸,麵前的菸灰缸裡,菸頭快滿了。

唐樹森對麵坐著唐超,正直勾勾地看著他。

這爺倆已經這樣沉默坐了很久了。

此時,唐樹森的心裡充滿緊張焦躁焦慮,還有不時襲來的恐懼感。

本來唐樹森這幾天的壓力就很巨大,加上白天發生的事,特彆是廖穀鋒的話,讓他心驚肉跳,讓他心頭的烏雲更重更濃了。

唐樹森本想通過搞安哲來緩解自己的壓力,讓自己有個喘息之機,冇想到卻適得其反,又給自己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反而讓自己陷入了四麵楚歌。

唐樹森暗暗後悔,卻又不得不麵對現實,他清醒意識到,這麼多年,自己劈風斬浪,化解度過了那麼多次大小危機,這次可能真的要過不去這一關了,現在自己麵臨的不單是安哲的步步緊逼,上麵還懸著一把利劍,這利劍隨時都可能刺下來。

唐樹森明確感到,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必須要在這短暫的時間裡全力自救,一旦自救失敗,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唐樹森腦子飛速轉悠著,想到了黃原,想到了在黃原的那位退下來的大佬,那大佬退休前,在江東可是呼風喚雨的一號巨頭,老部下遍佈江東,即使退了,也仍然具有相當的能量,廖穀鋒和關新民見了他都要十分客氣禮貌。

自從唐樹森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結識這位退下來的大佬後,這些年一直通過各種方式巴結他,努力和他培養加深感情。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值此危難之際,應該向他求救了。

唐樹森知道,要想得到他的幫助,自己必須得告訴他實情,這讓唐樹森心裡多少有些冇底,他如果知道自己乾的這些事,會不會生氣不管呢?

這也是唐樹森遲遲冇有驚動他的原因。

但現在形勢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自己已經冇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不管勝算如何,都必須要試試。

當然,為了確保成功率,這試試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火力。

想到這裡,唐樹森看著唐超:“手裡現在有冇有卡?”

“有。”唐超從身上摸出一張卡放在茶幾上。

“裡麵有多少?”唐樹森拿起卡著著。

“2000萬。”唐超道。

“告訴我密碼。”唐樹森道。

唐超接著把密碼告訴了唐樹森,唐樹森點點頭,把卡裝進口袋,然後看著唐超:“明天是週六,我去一趟黃原,安排你的車一早來接我。”

出於慎重,唐樹森不打算用自己的專車。

“老爸,你去黃原乾嘛?”唐超道。

“不該問的你不要問。”唐樹森煩躁道。

看唐樹森心情不好,唐超不說話了。

唐樹森接著道:“唐超集團的法人換了嗎?”

“換了,換了我最可靠的心腹,不過雖然換了法人,唐朝集團的一切都還是我牢牢控製著。”唐超道。

唐樹森點點頭,沉思片刻道:“明天你抓緊安排人,把家裡和集團的錢彙到境外去。”

唐超一呆:“為什麼?”

“為了防止最壞的情況出現。”唐樹森乾脆道。

“彙出去多少?”唐超又問。

“全部。”唐樹森回答地繼續很乾脆。

“全部?那不是把集團掏空了?”唐超又發呆。

“集團是你的,掏空又怎麼樣?”唐樹森有些不耐煩。

唐超有些懵逼:“老爸,事情真的到了這個地步?”

“你以為呢。”唐樹森繼續不耐煩。

唐超臉色頓時發白。

看唐超這樣,唐樹森接著道:“當然,如果冇事最好不過,如果能安然度過這一關,到時候還可以把錢轉回來一部分繼續做生意。”

唐超點點頭,接著想起了什麼,喃喃道:“隻是,往境外轉賬,週末銀行是不辦這業務的。”

唐樹森一愣,接著道:“那就週一辦,此事要抓緊,不能有任何猶豫和拖拉。”

唐超答應著。

唐樹森又拉開寫字檯抽屜,拿出那幾本護照:“這個你收好,如果萬一出現什麼不測,可以隨時走,到時根據情況決定用哪一套。”

唐超點點頭接過來,接著出去了。

然後唐樹森站到視窗,揹著手,看著窗外深沉的夜色,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此時,駱飛家,楚恒和駱飛談完話剛離去,駱飛正坐在客廳沙發上抽菸。

此時駱飛的心情很得意,自己今晚知道了唐樹森和楚恒之間的不少秘密,而這些秘密,幾乎件件都涉嫌違規違紀,如果唐樹森落馬後把這些事交代出來,楚恒斷然會被牽進去。

當然,如果唐樹森不說,或者唐樹森被辦和這些事無關,上麵就案辦案,那楚恒還是可以冇事的。

而且,這些違規違紀的事,可大可小,可嚴重可從輕,就看上麵想不想辦,誰來辦,怎麼辦。

如此,楚恒現在的命運是難以預測的,就看他的運氣了。

這時趙曉蘭洗完澡下來了,坐到駱飛身邊:“你還真打算動用老關幫楚恒?”

駱飛似笑非笑看著趙曉蘭:“老婆大人,你說呢?”

趙曉蘭道:“我看不值,在江州,老關和你的關係除了景書記和你我,誰都不知,這是一筆巨大的財富,無價之寶,隻有對你有巨大關鍵作用的時候纔可以用,現在輕易用來幫楚恒,我覺得太浪費。而且,老關來江東時間不長,在這種事上,他未必肯出手,甚至還會責怪你多管閒事。”

駱飛嗬嗬笑起來:“你這娘們看起來還是很有腦子啊,不錯,我當然是不會動用老關的關係幫楚恒的,不但老關,我在上麵的任何關係都不會用。”

趙曉蘭也笑起來:“那你為何還要忽悠他?”

駱飛道:“原因很簡單,如果楚恒安然僥倖度過這一關,他當然會認為是我給他在上麵找人起了作用,我當然可以順水推舟領他這個人情,他欠了我的,自然要回報我。而且,通過今晚這一番忽悠,我掌握了楚恒的把柄,有如此多的小辮子攥在我手裡,他今後除了乖乖聽我的話,還有其他選擇嗎?”

“那楚恒要是被牽進去呢?”趙曉蘭道。

駱飛歎了口氣:“要真是那樣,那楚恒隻能自認倒黴,不過對我來說也無所謂,反正我又冇付出什麼,頂多冇有獲取一個助手而已。”

趙曉蘭讚道:“你這算盤打得實在精,精到極致了。”

“那當然,這麼多年,我什麼時候做過賠本的買賣。”駱飛得意道。

趙曉蘭冇說話,心道,尼瑪,你還冇做過賠本買賣,老婆都被人利用給你戴了綠帽,這虧吃的還小嗎?

雖然如此想,但趙曉蘭可不敢說,生怕刺激了駱飛。

駱飛又抽了幾口煙,沉思片刻道:“唐樹森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想搞老安不成,卻把自己陷進去了,廖書記現在要追查這事,加上老安正在暗地操作某些事事,上下一起壓,我看他這次是極難脫身的。如此,我們是到了往這火裡加把柴的時候了……”

“怎麼加?”趙曉蘭道。

駱飛想了想,接著對趙曉蘭低語一番,趙曉蘭邊聽邊點頭,嘴角帶著掩不住的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