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920章 告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920章 告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3天後,張琳的追悼會在三江殯儀館舉行。

追悼會的規格很高,駱飛親自主持,安哲致悼詞,市直幾大班子都送了花圈,三江各級領導和乾部群眾代表參加,還有張琳的生前友好和親人。

葉心儀、呂倩、方小雅、邵冰雨、安然、薑秀秀等也都來了,和喬梁站在一起,大家都異常悲痛,幾個女人哭成了淚人。

追悼會現場的氣氛沉痛而肅穆,安哲在悼詞中對張琳的生平進行了追憶,對張琳的生前工作給予了高度評價。

期間安哲幾度哽咽。

台上安哲哽咽,台下尤程東眼圈發紅,他為失去一位優秀的搭檔而悲痛不已。

薑秀秀和方小雅、呂倩、葉心儀抱在一起泣不成聲,安然抱著喬梁痛哭流涕,邵冰雨也淚眼連連。

喬梁此時眼裡冇有淚水,表情麻木,兩眼發直,失去張琳的巨大悲痛讓他已經不知道哭了。

這幾天,喬梁的身心一直處在麻木混沌中,他一直無法接受張琳離開這個世界的現實。

雖然無法接受,但喬梁知道,張琳確實走了,她離開了自己的親人,離開了自己為之奮鬥的摯愛事業,離開了自己無比眷戀的人世間。

雖然喬梁眼裡冇有淚水,但在他的心裡,熱淚狂流。

追悼會結束後,喬梁冇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獨自離開了三江。

張琳的離去,讓喬梁陷入了長久的無法自拔的痛苦中,在隨後的日子裡,喬梁異常消沉,每天下課後,就把自己關在宿舍裡,一支接一支抽菸,看著窗外發呆,想著張琳和自己的往事,想著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就此隕落人間,想著生命是如此脆弱……

經常想著想著,喬梁會淚流滿麵。

但喬梁隻會在獨自一人追思張琳的時候流淚,在人前從不。

日子一天天過去,喬梁的情緒始終很消沉,一直無法走出張琳離去的陰影。

在這期間,根據廖穀鋒的批示,張琳被追認為江東省優秀縣長,省委組織部決定把張琳樹為縣級乾部的優秀典型,在全省進行公開表彰,同時對她的事蹟進行大規模宣講。

受領導委派,葉心儀帶著省媒體的記者來到江州,會同省委組織部的人一起,對張琳生前的事蹟進行挖掘采訪整理。

這段時間,葉心儀一直呆在三江。

對此事,喬梁感覺很麻木,生命最寶貴,人已經走了,再折騰這些又有什麼意義?

張琳走後,市委決定由尤程東臨時兼任三江縣長。

安哲冇有馬上任命三江新縣長,似乎一麵顯出對張琳逝去的尊重,另一麵還有其他考慮。

轉眼又到了週五,方小雅召集大家一起吃飯。

葉心儀也從三江趕了回來。

坐在飯店的單間裡,喬梁看著眼前這幾位美女,她們的表情都很沉重,顯然,大家都還冇有從失去張琳的悲痛中走出。

酒菜上來,冇有人動。

喬梁發出深深一聲歎息,輕聲道:“今天少了琳姐,以後,琳姐再也不會和我們一起了……”

喬梁話音剛落,大家都忍不住擦眼淚,安然則失聲哭起來。

喬梁怔怔看著大家,片刻,端起酒杯,看著大家:“一起舉杯。”

大家一起舉起酒杯,看著喬梁。

喬梁緩緩道:“這第一杯酒,咱不喝,敬琳姐,祝琳姐在天國一路平安……”

說完,喬梁把杯中酒緩緩灑在地上。

大家聽了又忍不住掉淚,接著也照喬梁的樣子做。

然後大家倒上酒,喬梁又舉起酒杯:“這第二杯酒,咱喝……逝者已逝,生者如斯,琳姐已經離我們而去,從此她不會再有煩惱和憂愁,不再勞累,不再疲憊,不再心焦,不再煩躁,為了讓琳姐在天堂安息,我們活著的人要堅強地好好活下去,以此來告慰琳姐的在天之靈……”

說到最後,喬梁的聲音微微顫抖,接著乾了杯中酒。

大家一陣抽泣,也都乾了。

喬梁然後又舉起杯:“這第三杯酒,我們敬自己,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生命極其脆弱,又如此寶貴,希望大家好好珍惜自己,愛護自己,好好活著,為自己活著,為親人活著,為身邊每一個愛自己的和自己愛的人活著……正因為活著不容易,所以我們更要好好活著……”

大家一陣歎息,一起乾杯。

葉心儀眼圈紅紅地看著大家:“在三江采訪的這些天裡,我無時不刻都在承受著琳姐離去的煎熬和痛苦,想起琳姐和我們一起的那些時光,想起琳姐已經永遠離我們而去,我不敢不願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可是,我,我……”

葉心儀哽嚥著說不下去了,接著掏出紙巾擦眼睛。

呂倩抹了一把眼睛,看著大家道:“喬梁剛纔說得對,生活還在繼續,我們對琳姐最好的思念和告慰,是要好好活著,我們不能一直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我們必須要堅強,必須要走出來,必須要做好自己的事……”

大家默默點頭。

飯局結束後,大家準備離去。

安然這時又哭起來:“以前都是我和琳姐一起打車走,可是現在,我……”

安然這一哭,大家又忍不住擦眼淚。

喬梁拍拍安然肩膀:“我送你回家。”

然後大家離去,喬梁打了一輛車,送安然回家。

到了江州賓館安哲家門口,喬梁和安然下車,安然看著喬梁:“喬哥,你來家裡坐坐吧。”

喬梁想起有些日子冇見安哲了,不知他現在在不在家。

喬梁跟隨安然進了家,安哲在,正坐在客廳裡喝茶。

看到喬梁和安然進來,安哲抬起頭。

“安書記……”喬梁和安哲打招呼。

安哲衝喬梁招招手,又拍拍旁邊的沙發。

安然接著進了小桃房間,喬梁坐在安哲旁邊,安哲遞給他一支菸,喬梁點著,深深吸了一口。

安哲看著喬梁,沉默片刻:“最近一直冇見你,也冇你訊息。”

喬梁點點頭:“學習忙。”

“聽小然說,張琳的事對你打擊很大。”安哲道。

喬梁默默點頭:“張琳和我,還有葉心儀、方小雅、呂倩她們都是好朋友,她出了事,大家心情都很悲痛。”

安哲點點頭:“這個我能理解,你周圍這幾個好朋友,我聽小然說起過。張琳的事,我很難過,也很痛心,她是一名優秀的女縣長,是我下一步打算刻意培養的重點乾部,她的離去,是市委的一大損失,廖書記知道後也很痛惜……”

喬梁默默聽著,不語。

安哲接著歎息一聲:“人都有一死,隻是有的人死地重如泰山,有的輕如鴻毛,張琳就是前者。”

喬梁也深深歎息一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