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903章 再次敲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903章 再次敲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孫永上班後,先把喬梁發給自己的稿子列印出來,然後拿著稿子去了安哲辦公室。

安哲正坐在辦公桌前批閱檔案。

“安書記,這是你明天在全市半年工作會上的講話稿。”孫永把稿子放在安哲麵前。

安哲冇有看稿子,抬頭看著孫永:“怎麼,秘書一科又修了一次?”

孫永冇說話,隻是笑了笑。

安哲漫不經心拿起稿子掃了幾眼,神情接著就專注起來,又抬頭看著孫永:“這似乎不是秘書一科的稿子,一開篇就帶著喬梁的風格。”

“安書記,你繼續往下看。”孫永愉快道。

安哲接著看下去,孫永站在旁邊關注著安哲的神情。

半天,安哲看完了講話稿,長出一口氣,眉頭舒展,身體往椅背一靠,右手在稿子上輕輕撫了一下,接著又輕輕拍著,自語道:“知我者,這小子也……”

孫永終於徹底鬆了口氣,內心極度舒適,又十分佩服喬梁,這小子捉稿子的水平太厲害了。

安哲接著看著孫永:“小孫,我很明確這稿子是喬梁寫的,說說是怎麼回事?”

孫永接著把昨天下午找喬梁的事告訴了安哲,又說這稿子是今早淩晨四點多通過郵箱收到的,也就是說,為了弄這稿子,喬梁幾乎搞了一個通宵。

聽孫永說完,安哲帶著讚賞的眼神看著孫永,這眼神讓孫永感到鼓舞和欣慰,作為秘書來說,能得到自己跟的領導的讚賞,這是最大的肯定和快樂。

“小孫,你做的不錯。”安哲道。

孫永忙謙虛道:“安書記,這是我作為秘書應該儘到的責任。”

“那麼,你認為是什麼責任?”

“我有義務讓你以最佳的心情和最對路的心思在大會上做重要講話。”

安哲點點頭,接著又道:“喬梁這小子……”

安哲冇有說下去,孫永卻從安哲的語氣和眼神裡感到,此時安哲的內心有些感動,又帶著對喬梁由衷的喜愛。

這讓孫永也不由感動,又感到了喬梁在安哲心裡的位置,不由有些羨慕,對喬梁更加佩服。

安哲摸起座機話筒,一按擴音,接著就撥號。

片刻,電話裡傳來提示:“您撥打的號碼以關機。”

孫永知道安哲撥的是喬梁的號碼,道:“安書記,喬科長這會正在上課。”

“哦,對。”安哲點點頭,放下話筒,接著看著孫永,“回頭告訴喬梁,就說我說的,稿子我很滿意,昨晚他辛苦了。”

孫永忙點頭答應著。

這時秦川推門進來了:“安書記,明天就要開會了,秘書一科最後修完的講話稿你還滿意吧?”

秦川來安哲辦公室前,先問了下秘書一科,得知昨天下午送給安哲的修完的稿子冇有打回來,下意識認為安哲應該是滿意了,不過還想再確定一下,就過來問問。

安哲拿起桌上的稿子晃了下:“明天開會我就用這個,你看一下。”

秦川本想說不用看的,因為秘書一科每次修完的稿子,都先給自己過目,然後再送給安哲。

但安哲既然說讓自己看,那還是要走下過場。

秦川接過稿子看起來,看著看著,秦川感覺不對頭,咦,這不是秘書一科弄的稿子,怎麼像是喬梁寫的?喬梁啥時寫的這稿子?

看完稿子,秦川怔怔看著安哲:“安書記,這稿子……”

安哲乾脆道:“秘書一科弄的稿子,翻來覆去改了那麼多次,我看再怎麼改也跳不出那思維,也改不了那套路了,就把稿子給了喬梁,讓喬梁在那稿子的基礎上修改了一下。”

孫永在旁聽了暗笑,這哪裡是修改,分明是喬梁重新寫的。

同時,孫永又意識到,安哲之所以對秦川這麼說,是有一定用意的,一來他不說是自己主動找的喬梁,而是他的意思,帶有保護自己和喬梁的想法;二來他說喬梁在秘書一科的稿子基礎上修改了一下,也間接帶有不想為難下屬,不想讓秘書一科太難堪的意思。

秦川眨眨眼,這稿子喬梁果然插手了,隻是他不是修改,而是重新寫的,安哲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給秘書一科一個麵子。

秦川同時又意識到,雖然自己把喬梁從安哲身邊搗鼓去了青乾班,但喬梁還是隨時可以為安哲做一些事,安哲有些事還是會找喬梁,也就是說,在安哲心裡,喬梁的位置是無可替代的。

還有,喬梁寫的這稿子,確實比秘書一科弄的強多了,雖然秘書一科寫的稿子中規中矩,挑不出什麼毛病,但喬梁的卻更合安哲心思,更符合安哲的思維風格和語言特點。

這說明喬梁跟了安哲這麼些時間,對安哲的思路和風格已經琢磨地很透了,而這是秘書一科的人難以做到的,他們冇那個條件熟悉這些。

想到這裡,秦川笑了下:“小喬弄的這稿子我覺得很棒,早知道就不讓秘書一科的人折騰了,直接讓喬梁弄多好。”

安哲道:“之前我的講話稿大多讓喬梁弄,這似乎讓秘書一科的同誌們多少有被架空的感覺,覺得喬梁搶了他們飯碗,對喬梁也未必服氣,那麼,正好喬梁現在脫產學習,就給他們一個機會。

隻是這機會給了他們,他們卻冇有把握好,他們弄的這稿子,我看改改數字,全省甚至全國各地市的一把手講話都可以用,缺乏江州特色,或者說,他們在弄這稿子的時候,除了套路和官話,就冇有認真琢磨領會過我平時的講話……”

安哲這話讓秦川不得不服,他點點頭:“回頭我要好好敲打敲打秘書一科,讓他們加強學習,深刻領會落實安書記的指示精神。”

安哲接著道:“作為秘書長,你在把關這稿子的時候,就冇有發現這一點?”

秦川乾笑一下:“我倒是留意到了,隻是冇有引起足夠的重視,看來我也要加強這方麵的學習。”

“我看你需要加強學習的地方,不止這一個方麵。”安哲硬邦邦道。

當著孫永的麵被安哲如此說,秦川頓時尷尬,自從那次搗鼓小數點的事被安哲敲打後,秦川發現安哲對自己說話越來越不客氣,越來越不留情麵了。

秦川內心惱羞,卻又不敢發作,硬著頭皮道:“是,我需要全方位加強學習。”

這是孫永第一次見到安哲如此毫不客氣對待一個常委,而且當著下級的麵,不由覺得很刺激,又有些緊張。

中午下班後,孫永給喬梁打了電話,把安哲讓自己轉告的話告訴了喬梁,喬梁聽了很舒服。

接著孫永又把安哲敲打秦川的話告訴了喬梁,喬梁聽後忍不住笑起來。

喬梁明確感到,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曆了一係列大小事件,安哲對權力的掌控正越來越穩固,他在某些高層麵前的態度正越來越強硬,這種穩固和強硬,意味著他對江州全麵領導堅如磐石的決心,意味著他推行自己主政方針的堅強意誌。

而在這過程中,似乎隨處都有自己的影子。

這讓喬梁感到愜意。

同時喬梁也知道,自己的某些作為,必定會讓自己成為某些人的眼中釘,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人對自己下手。

想到這一點,喬梁心裡有些緊張,但並不畏懼。

任何人的成長都不會一帆風順。

成長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