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82章 打了雞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82章 打了雞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夜,在唐樹森家的書房裡,楚恒告訴了文遠此事,並做了一番深刻分析,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徐洪剛此舉意在消除葉心儀和李有為之間的芥蒂,葉心儀現在正被徐洪剛重用,自然不會違背徐洪剛的意思,會和李有為化敵為友。一旦葉心儀和李有為和好,就等於背叛了文遠,辜負了文遠多年的栽培,死心塌地成為徐洪剛的追隨者。

聽完楚恒的分析,文遠恨地牙根直癢癢,這個白眼狼,枉費了自己多年的心血。

接著文遠又心如死灰神情沮喪,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做,不知道自己這個老二何時能成為名正言順的老大。

文遠眼巴巴看著唐樹森,帶著求援的目光。

唐樹森和楚恒交換了一下眼神,楚恒接著道:“唐部長,我建議你儘快到報社去視察一下黨建和組織建設工作。”

“嗯,我看可以,明天下午就去吧。”唐樹森隨即答應下來。

文遠頓時像打了雞血興奮起來,在自己遲遲不能扶正,報社內部議論紛紛、外部譏諷冷嘲的情況下,市委常委、組織部長來報社視察,自然會提高自己在報社內外的聲望,鞏固自己在社內的權威。

“唐……唐部長,太感謝了……”文遠激動地說話都不成溜。

唐樹森意味深長道:“文總,要想實現自己的目標,光靠我的視察是不夠的,借用混社會的人的一句話:小弟是大哥罩著的,大哥是小弟抬起來的。任何時候,手裡都要有自己人啊,有些事越拖對你越不利。”

文遠眨眨眼,接著明白了唐樹森的意思,連連點頭:“對對,這事是不能再等了,要抓緊搞。”

“文總,唐部長明天去報社,一來是視察黨建和組織建設,二來卻是為你打氣加油的。”楚恒笑道。

文遠很感動,到底還是老部長好啊,關鍵時候冇忘了自己,關鍵時刻拉自己一把。

“文總先回去休息吧,我們明天下午見。”唐樹森笑嗬嗬道。

文遠喜滋滋告辭離去,楚恒冇走。

唐樹森點燃一支菸吸了兩口,慢條斯理道:“我去報社視察,你猜徐洪剛會怎麼想?”

“你是組織部長,去報社視察黨建和組織建設,這順理成章,職責範圍之內,不管他怎麼想,都找不到反對的理由,都抓不到任何把柄。”楚恒謹慎道。

唐樹森點點頭:“雖然如此,但他心裡是一定會有想法的。”

“有想法又怎麼樣?他一來江州,就排擠打擊你留在宣傳係統的老人兒,明擺著不把你放在眼裡,借這機會敲打敲打他倒也不錯。”

“嗯,是該敲打敲打他了,不然他會越發放肆,在江州,他想和我鬥,還嫩著呢。”唐樹森的口氣裡帶著蔑視。

“就是不知道徐洪剛在上麵到底有什麼背景?”楚恒小心翼翼道。

“管他什麼背景,能在江州官場混到副廳的,誰上麵冇有人,他上麵有背景,難道我就冇有?”唐樹森冷笑一聲。

“是啊,我想徐洪剛的背景,一定比不上你的。”楚恒討好道。

“這個不好說,不過,雖然背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事在人為,自己乾纔是最重要的。”唐樹森緊緊握了下拳頭,接著又緩緩鬆開。

楚恒點點頭,接著道:“你覺得文遠最終扶正報社一把手的希望到底大不大?”

唐樹森嗬嗬笑了:“文遠的事我會儘力的,能扶正當然好,不能扶正對我們來說卻也冇有任何損失,最重要的是,要讓文遠在我們手裡發揮出應有的作用,他現在可是一顆重要的棋子。”

楚恒也笑起來,老上司浸淫官場多年,在他手裡,似乎從來冇有一顆廢棋子。

楚恒接著道:“今天葉心儀跟著徐洪剛去看李有為,意味著文遠和她的徹底決裂,葉心儀現在似乎冇有其他選擇了,隻能追隨徐洪剛乾下去。”

“是的,雖然葉心儀和寧海龍是夫妻,但他們已經貌合神離,必須要區彆對待,對寧海龍要繼續扶持,對葉心儀要堅決打壓。”唐樹森的聲音有些發狠。

楚恒點點頭:“現在在徐洪剛這條船上的,除了葉心儀,還有袁立誌,隨著袁立誌扶正為廣電局一把手,他已經死心塌地追隨了徐洪剛,這小子剛扶正就把丁磊的辦公室主任給下了。”

“你是袁立誌的前任,還是常務副部長,袁立誌敢這麼搞,顯然背後有徐洪剛的支援,顯然是徐洪剛在繼續敲打你。”唐樹森道。

“是的,徐洪剛敲打我其實就是在向你示威,拉隊伍不容易,帶隊伍更難,對那些對我們忠心耿耿的人,我們是不能輕易放棄撒手不管的,不然會涼了人心啊。”楚恒歎了口氣。

“這個我正在考慮,先不要著急,沉住氣。”唐樹森沉默片刻,接著道,“其實在徐洪剛的戰船上,我們尤其要關注一個人。”

“誰?”

“喬梁。”

“為什麼?”

“這小子雖然年齡不大,級彆不高,但卻是徐洪剛最信任的人,而且精明能乾,很講義氣,在官場,不起眼的小人物往往能辦成大事,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絕對不要忽視此人。”

楚恒覺得唐樹森有些誇張,笑笑:“喬梁你放心,他在我手裡是翻不了把的,雖然他是徐洪剛眼裡的紅人,但他和我的關係卻始終很密切,對我一直是毫無防備尊敬有加的。”

“你怎麼如此肯定?”

“徐洪剛把他調到部裡後,我試探過他幾次事情,他對我說的是實話,這足以證明。”

唐樹森點點頭:“那就好,你要謹慎使用此人,萬不可大意。對此人,我的想法還是利用和打壓雙管齊下,既要讓他為我們發揮作用,又不能讓他起來。我有一種預感,喬梁就像是關在籠子裡的一隻猛虎,一旦打開籠門,他必定會興風作浪,攪得江州官場雞犬不寧。”

楚恒笑了下,對唐樹森的話有些不以為然,覺得唐樹森不如自己瞭解喬梁。

“對了,阿超在鬆北那個項目的事進展如何了?”唐樹森轉移話題。

“進展很順利,那個徐洪剛的老同學康德旺和阿超合作的很愉快,任泉也配合地很好,明知道唐德公司的真實底細,也睜隻眼閉隻眼裝作不知。”

“嗯,任泉看來還是很給我麵子的。”唐樹森滿意地點點頭。

“那當然,你當市中區委書記的時候,任泉是區長,他那時就很聽你的話,現在你是市領導,他自然會更乖順。”

唐樹森笑起來:“告訴阿超,這個項目一定要讓康德旺嚐到大甜頭,要借這個項目,把康德旺死死綁上我們的戰車。康德旺現在看來雖然似乎是一粒閒棋子,但我相信,他日後一定會發揮重要作用。”

楚恒不由佩服老上司的深謀遠慮,他總是能走一步看兩步,甚至看得更遠。

在這點上,自己和老上司還是有差距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