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776章 真不委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776章 真不委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安哲邊乾活邊和大家聊家常,大家這會都不拘束了,爭著和安哲拉呱。

大家正乾地歡,一輛普桑開過來,接著下來兩箇中年男子,急匆匆往這邊跑。

薑秀秀一看這兩個人,鄉黨委書記和鄉長來了。

“安書記……”鄉裡兩位負責人跑過來,臉上帶著幾分興奮,還有些緊張的神情。

安哲停下看著他們,他們接著做自我介紹。

安哲點點頭,擦擦臉上的汗,然後和他們握手:“我出差路過這裡,順便來鄉裡看看,看大家正在乾活,就和大家一起忙乎忙乎。”

鄉裡兩位負責人互相看看,接著點頭。

然後薑秀秀又把喬梁介紹給他們,他們和喬梁握握手。

村長接著對大家道:“天色晚了,今天的活先乾到這裡,大家回家吃飯吧。”

大家停下,開始收拾工具,準備離去。

一個村民熱情對安哲邀請道:“領導,到俺家去吃了再走吧?”

“今天不了,你們也很勞累,都回家吃飯吧。”安哲和大家挨個握手,然後村長帶著村民離去,村民們邊走邊興奮地嘖嘖談論著今天遇到安哲的事。

鄉黨委書記接著道:“安書記,去鄉裡坐坐吧。”

“好,去看看。”安哲點點頭,接著看著薑秀秀,“秀秀同誌,你怎麼來的?”

“我騎車來的,車放在村委,安書記,你們先去鄉裡吧,我一會就到。”薑秀秀道。

安哲擺擺手:“彆了,車先放在村委,你坐我的車一起回鄉。”

說完安哲轉身往車前走,薑秀秀看看喬梁,喬梁點點頭。

於是薑秀秀上了安哲的車,坐在後座安哲身旁。

鄉裡兩位負責人也上車,頭前帶路,直奔鄉駐地。

路上,薑秀秀有些拘謹,這可是第一次坐市委書記的車,而且還坐在這位大佬身邊。

“秀秀同誌,你來泉水鄉工作多久了?”一會安哲溫和道。

“我來這裡時間不長,五一假期後調來的。”薑秀秀道。

“我記得你以前是在縣府辦工作的,怎麼調到這裡來了?”安哲明知故問。

薑秀秀輕笑一下:“工作需要。”

“嗯,工作需要。”安哲點點頭,“這理由似乎說得過去。”

薑秀秀冇說話。

喬梁坐在副駕駛也不說話。

安哲接著道:“從縣直部門到鄉裡工作,適應不?”

“適應的。”薑秀秀道。

“感覺委屈不?”安哲又道。

“這個……”薑秀秀略一遲疑,隨即道,“在哪裡都是工作,不委屈。”

“真不委屈?”安哲意味深長地問道。

薑秀秀笑了下,冇說話。

安哲接著又道:“不過,在鄉裡乾,可以多接觸基層,能很好地鍛鍊自己,從這個角度來說,對你個人是有好處的。”

“是的,安書記,我也是這麼想的。”薑秀秀輕聲道。

“不過……”安哲沉吟著,冇有說下去。

看安哲不往下說,薑秀秀也不說話。

喬梁此時心裡起起落落,大致能猜到安哲冇說下去的話是什麼。

接著安哲就沉默了,看著窗外漸漸黑下來的天色,臉上帶著沉思的表情。

喬梁和薑秀秀也保持沉默。

很快到了鄉駐地。

鄉駐地在一個群山環繞的大村落,一條不寬的柏油路從中間穿過,鄉政府位於村頭,是一個不大的院落,幾排有些年月的平房坐落其中,院子裡收拾得很乾淨,平房前有一棵古老的銀杏樹,樹下放著一張大石桌,還有幾個石凳。

大家下車後,鄉黨委書記對安哲道:“安書記,先洗把臉,然後去接待室……”

“去什麼接待室,我看在這裡就很好。”安哲打斷他的話,一指銀杏樹下的石桌。

鄉黨委書記點點頭,接著衝鄉長點點頭,鄉長忙去安排人弄茶。

院子裡有個水管,安哲直接去那裡洗臉,薑秀秀這會回宿舍洗臉換衣服。

安哲洗完臉回來,繞著那棵銀杏樹轉了一圈,仰臉看著:“得有些年歲了吧?”

“是的,據考證,這棵銀杏樹是隋唐年間的。”鄉黨委書記道。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安哲點點頭,接著坐在石桌前,點燃一支菸,抽了兩口,“來,說說鄉裡的情況。”

鄉黨委書記接著坐過去,給安哲彙報起來。

這時鄉裡的工作人員端過來茶水,又打開掛在樹下的燈泡。

隨著夜幕的降臨,白天的酷熱退去,山裡的夜風吹過來,很涼爽。

喬梁在院子裡隨意溜達著,這時鄉長過來:“喬科長,安書記晚上吃什麼合適?”

喬梁想了下:“你們怎麼安排的?”

鄉長小心翼翼道:“知道安書記來了,我就安排鄉政府食堂殺了一隻羊……”

“行,吃全羊。”喬梁一聽正合心意,自己喜歡吃羊,安哲也喜歡。

鄉長鬆了口氣,接著道:“那喝不喝酒?”

喬梁乾脆道:“喝,不要上高檔酒,普通白酒就可以,但要高度的。”

鄉長一聽放心了,這窮鄉僻壤,本來就冇有高檔酒,高度的普通白酒冇問題。

鄉長想了想又道:“喬科長,苗書記和姚縣長正往這裡趕。”

“嗯?”喬梁皺皺眉頭,安哲冇有想打擾縣裡的意思,他們怎麼擅自做主了?

看喬梁皺眉,鄉長隨即不安:“喬科長,安書記來了鄉裡,我們要是不給縣裡彙報,苗書記和姚縣長知道會生氣的。”

喬梁隨即意識到,自己應該理解基層工作人員的難處,於是點點頭:“既然你們已經告訴了,那就這樣吧。”

鄉長鬆了口氣,接著去安排吃飯的事。

這時安哲還在聽鄉黨委書記的情況彙報,喬梁過去,輕聲對安哲道:“苗書記和姚縣長一會過來。”

鄉黨委書記停止彙報,看著安哲。

安哲看著鄉黨委書記:“你通知的苗培龍和姚健?”

鄉黨委書記點點頭:“是啊,安書記,你下來視察是很重要的事,如果不給苗書記和姚縣長彙報,我擔心……”

“好了,我知道了。”安哲打斷他的話,擺擺手,“繼續談——”

於是鄉黨委書記繼續給安哲彙報,安哲邊聽邊不時打斷提問。

很快,天色完全黑了,濃濃的夜色籠罩著這個院落,往外看去,四周都是黑黝黝的大山,夜空中繁星閃爍。

山裡的夜晚是如此幽靜,空氣是如此清新。

如果不是工作,在這樣的環境裡休閒,那是很愜意的事。

但喬梁此時冇有這種心情,一來是跟著安哲下來調研,二來是因為薑秀秀正在這裡受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