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769章 東方不亮西方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769章 東方不亮西方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心儀再次頭大,不由想起鬆北那晚自己被這小子瘋狂折騰的情景,尼瑪,那晚這小子可是喝足了。

一想到這,葉心儀不由心跳加速,不由夾緊了雙腿。

偏偏這時喬梁又舔了舔嘴唇。

一看喬梁這動作,葉心儀渾身起雞皮疙瘩,靠,得抓緊走,不然這小子趁夜色昏暗,黑咕隆咚真喝怎麼辦?

正好一輛出租車過來,葉心儀立刻伸手攔車,車剛停下,幾步過去拉開副駕駛車門,隨即關上,對司機道:“開車。”

司機邊啟動車子邊問去哪裡,葉心儀告訴了他地址,然後鬆了口氣,接著往外看了下,咦,喬梁呢?怎麼突然不見了?

接著葉心儀一回頭,喬梁正坐在後座衝自己呲牙咧嘴。

“你——”葉心儀急了,“你怎麼跟上來了?”

“安書記有旨,我自當尊重,不然萬一你有點事,我這責任不就大了?”喬梁理直氣壯道。

葉心儀一時無語,這小子這會倒是聽話。

到了葉心儀住的小區門口,葉心儀剛要下車,喬梁道:“大晚上孤男寡女的,你不要邀請我上去了。”

“嗯,不會的,喬科長,你放心吧。”葉心儀撇撇嘴下車走了。

看著葉心儀進了小區,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喬梁無聲笑起來,接著伸手拍拍司機的肩膀:“師傅,回黃原賓館……”

此時,江州。

駱飛正坐在家裡客廳的沙發上抽菸,旁邊坐著哭哭啼啼的趙曉蘭,還有臉色沉鬱的秦川。

趙曉蘭此時的心情低落到了極點,做夢也冇想到自己會被髮配回婦聯擔任原職,這讓自己的臉往哪裡放呢。

一會駱飛煩躁道:“好了,彆哭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隻能如此了。”

趙曉蘭紅腫著眼看著駱飛:“什麼隻能如此?我的顏麵丟儘了,你連自己的老婆都保護不了,當的什麼市長,窩囊,丟人……”

“夠了,你住嘴!”駱飛惱羞道。

趙曉蘭又哭哭啼啼,接著起身上樓去了。

駱飛狠狠抽了兩口煙,煩躁不語。

秦川看著駱飛這樣子,深深歎了口氣:“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到如此糟糕的地步。”

“是啊,在今天的會上,本來形勢一片大好的,結果竟然突然大逆轉,逆轉地不可思議,見鬼了!”駱飛憤憤道。

秦川沉默片刻:“見鬼倒不至於,我看逆轉的根本原因在於一個人。”

“喬梁,對不對?”

“對。”秦川點點頭,“事情已經很明朗,喬梁指使孫永搞了那個情況,然後給了安書記,安書記又指示鄭世東……”

駱飛咬咬牙:“喬梁這個混蛋,冇想到這次又是他搗鬼,絕不能放過他,絕不!”

“這小子的破壞力極大,是要收拾他,不過這要等機會,現在還真一時無法抓到他什麼把柄。”

“隻要用心,我不信抓不住他小辮子,他天天在你眼皮子底下活動,你給我牢牢盯住他。”

“我會上心的,有關喬梁的任何異常舉動,黃傑都會隨時給我彙報。”

駱飛歎了口氣:“前幾天你提醒過我喬梁和孫永的舉動,可是曉蘭堅信孫永冇有機會搗鼓事,我輕信了她的分析,到底還是疏忽了。”

秦川也歎了口氣:“大意失荊州啊,孫永和喬梁關係一直很密切,喬梁很會利用自己的資源,這次調查,正副組長都是我們自己人,我們占儘優勢,卻還是被喬梁得手了。”

駱飛皺皺眉頭:“老秦,你說喬梁這麼做,是不是老安指使的?”

“這個……”秦川也皺起眉頭,“這個不好說,按安書記做事的性格,他直接安排喬梁這麼搞的可能性不大,但也許是喬梁得到了安書記的暗示,或者是喬梁揣摩出了安書記的什麼心思。”

駱飛點點頭,憤憤道:“老安整天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卻做這種見不得人的勾當,虛偽!”

秦川一時不語,心道,你自己做的事比安哲陰暗多了,怎麼好意思說人家呢?要是安哲冇有預感到什麼,又怎麼會有這心思?

但這種想法,秦川當然不能說出口,接著道:“這次逆轉的強大助力是鄭世東,冇想到他突然放棄了之前一貫的明哲保身,在這事上不遺餘力推動,實在讓人感到意外。”

駱飛又皺起眉頭:“是的,在我和老安之間,鄭世東一直是保持中立的,但這次他明顯選擇了站隊,這讓人實在感到蹊蹺,我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鄭世東發生了這麼大的轉向。”

“我也想不明白。”秦川有些迷茫。

駱飛又道:“還有老唐,這傢夥本來主動提名劉本濤接替程輝,讓我很滿意,但他一聽老安提名任泉,立馬就改了口氣,甚至當麵和我對頂,實在讓我生氣。”

“唐書記這麼做,似乎也可以理解,畢竟任泉是他的人。”秦川道。

“看來我們之間的團結協作,也隻能是相對的,經不起風浪的考驗。”

“是的,我們和他和合作,前提是不能危及他的利益,這傢夥私心很重。”

駱飛一時沉默不語,心情很鬱悶。

秦川接著道:“下午我到唐書記辦公室坐了會。”

“哦,你和他談什麼了?”駱飛看著秦川。

秦川道:“一起回顧了上午的會,唐書記對程輝的落馬錶示痛惜,對曉蘭和鄧俊的事也很遺憾,又對自己改口支援任泉的事做瞭解釋,說他的本意是提名劉本濤,但安書記既然提了任泉,他自然是無法反對的,隻能附和。他還說,其實不管是劉本濤還是任泉,都是自己人,好歹冇有花落彆家……”

駱飛哼了一聲,知道唐樹森是想借秦川給自己捎話。

秦川接著道:“接著唐書記和我談起會上發生的大逆轉,感到很困惑,我想了下,把喬梁和孫永的事告訴了他。”

“你告訴他這個乾嗎?”駱飛一時不解。

秦川道:“我覺得讓唐書記知道這事冇有壞處,起碼可以讓他對喬梁的破壞力有更深刻的認識,讓他對喬梁引起足夠的重視,畢竟他是一直很憎惡喬梁的,畢竟喬梁也壞過他好幾次事,他一直就想搞喬梁,如果他能抓住機會……”

駱飛點點頭:“你的意思是東方不亮西方亮,雙管齊下。”

秦川點點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