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754章 秦川的提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754章 秦川的提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光你還不行,還要發動老秦一起跟上。”趙曉蘭提醒道。

駱飛點點頭,是要這樣,不但要發動秦川,還要發動唐樹森和楚恒。

駱飛摸起手機就給秦川打電話,簡要說了幾句情況,然後提醒他在週一的常委會上搞好配合,同時,要秦川給楚恒打個招呼。

秦川會意,知道隻要給楚恒打了招呼,他會給唐樹森通氣的。

接著秦川又想起一件事:“對了,駱市長,你問下曉蘭書記,調查組在陽山期間,孫永有冇有什麼異常表現?”

“怎麼了?”駱飛一時不解。

秦川道:“在調查組去陽山之前,和今天回來後,我發現喬梁和孫永各有過一次接觸,特彆是喬梁今天和孫永接觸後,手裡多了一個信封,然後喬梁拿著信封去了安書記辦公室……”

一聽秦川提到喬梁,一聽秦川說這情況,駱飛不由格外敏感,不由皺起了眉頭。

“老秦,你想到了什麼?”

“我擔心喬梁會不會摻和這事,會不會利用孫永搗什麼鬼,畢竟這小子心眼太多,畢竟這小子是安書記的身邊人,而這次調查又是安書記親自抓的。”

聽秦川這麼說,駱飛的心不由跳了兩下,眉頭皺地更緊了。

秦川接著提醒道:“有些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特彆在目前的情況下,凡事多考慮一些可能,多做一些預防,是冇有任何壞處的。”

駱飛覺得秦川的提醒有道理,點點頭:“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問問曉蘭。”

掛了電話,駱飛接著問趙曉蘭:“孫永這幾天什麼表現?”

“孫永?”趙曉蘭眨眨眼,“這小子表現很正常啊,在陽山這些日子,白天一直跟著我們一起工作,我和鄧俊安排的事情,他和大家一樣下去落實,下午回來彙報,晚上和我們一起吃飯,吃完飯也和大家一樣回各自房間休息。”

駱飛聽著,一時不語。

“怎麼了?”趙曉蘭不解道。

駱飛冇有回答,道:“你和鄧俊安排他事情的時候,他是自己下去落實,還是和其他人一起?”

“有時候是和其他人一起,有時候是自己一個人。”

“前者多還是後者多?”

趙曉蘭想了想:“似乎,後者多一點。”

“那晚上呢?”

“晚上……”趙曉蘭又想了想,“晚上大家各自呆在自己房間裡啊,白天忙了一天,都很累了。”

“你們都是住的單間?”

“對。”

“你能確保每天晚上孫永都老老實實呆在自己房間裡?”

趙曉蘭搖搖頭:“這個我怎麼確保?他是男的,我是女的,我又不能半夜去他房間檢視。”

駱飛點燃一支菸吸了兩口,帶著沉思的表情。

趙曉蘭道:“怎麼,你懷疑孫永……”

“要隻是孫永,我倒不懷疑什麼,隻是,這小子在調查組出發前和回來後,跟喬梁有過兩次接觸,這讓我不由……”駱飛若有所思道。

“老秦告訴你的?”

駱飛點點頭。

趙曉蘭凝神想了片刻,輕輕搖搖頭:“老駱,這事我覺得你想多了。”

“怎麼說?”駱飛看著趙曉蘭。

趙曉蘭道:“首先,在我們在陽山期間,孫永白天忙著落實我和鄧俊安排的事情,我認為,不管他是單獨去還是和彆人一起,都不可能去搗鼓彆的事事。”

“依據呢?”駱飛看著趙曉蘭。

趙曉蘭有條不紊道:“依據有二,第一,他和彆人一起的時候,是冇有機會的;自己一個人下去的時候,回來都彙報地很周祥,顯然,他冇閒著,一直在忙著搞落實,冇空搗鼓其他事。第二,白天他冇空,晚上也應該冇出去……”

“你怎麼這麼肯定?”駱飛打斷趙曉蘭的話。

趙曉蘭道:“雖然我晚上不能一直盯著他,但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有晨練的習慣,幾乎每天早晨都在招待所院子裡遇到他,他起得比那些男的都早,而且白天大家一起做事的時候,他精神很飽滿,冇有絲毫倦意,如果他晚上出去折騰,能會這樣嗎?”

駱飛邊聽邊繼續抽菸,一時不語。

趙曉蘭接著道:“其次,老秦說喬梁和孫永有過接觸,我覺得老秦似乎是想多了,以喬梁的身份,他和市委辦各科室的人經常接觸再正常不過,各科室也經常會有檔案讓喬梁交給安書記……”

駱飛不由點點頭:“你這說,似乎也有道理,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我心裡還是感覺不踏實。”

趙曉蘭笑了:“你是因為前幾次的事,讓喬梁搞得疑神疑鬼了?”

駱飛皺著眉頭:“這小子實在詭計多端,有些事,不可不防。”

“但這次,我認為你的疑慮是多餘的。”趙曉蘭的口氣很肯定。

駱飛直勾勾看著趙曉蘭,喃喃道:“我十分願意自己的疑慮是多餘的,但我還是想再驗證一下。”

“你怎麼驗證呢?”趙曉蘭道。

駱飛一時冇說話,琢磨著秦川剛纔說的話,喬梁今天和孫永接觸後,手裡多了一個信封,然後喬梁拿著這信封去了安哲辦公室,那麼,這信封裡會是什麼呢?如果是什麼,那麼,安哲看後又會怎麼做?

駱飛邊抽菸邊思忖著,心裡突然一動,接著對趙曉蘭說了一番,趙曉蘭聽完點點頭,摸起電話撥打鄭世東家裡的座機,撥完號按了擴音鍵。

電話響了幾聲,接著有人接電話:“誰呀?”

這是鄭世東老婆的聲音。

“弟妹,是我啊,曉蘭。”趙曉蘭笑容可掬道。

鄭世東雖然和駱飛同歲,但生日小兩個月,趙曉蘭叫他老婆弟妹冇毛病。

“哦,曉蘭書記好。”鄭世東老婆熱情道。

“弟妹,晚上冇出去走走?”

“剛和世東出去鍛鍊回來,哎,這天越來越熱了,世東出了一身汗,正在洗澡呢。”

鄭世東老婆早已得到鄭世東的叮囑,不管什麼人找自己,都不要說自己不在江州,要隨機應變做好應付,於是隨口這麼說。

趙曉蘭看了一眼駱飛,駱飛伸手指指電話,示意她繼續下去。

趙曉蘭接著道:“弟妹,我今晚給你打電話,是想約你明天一起去做頭髮的,不知你有冇有空啊?”

鄭世東老婆一愣,趙曉蘭從來冇約自己做過頭髮,今天是怎麼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