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706章 意外的發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706章 意外的發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道:“那還是徐部長在宣傳部的時候,我跟著他來京城送稿子,當時一起來的還有葉部長和柳局長,柳局長那時是三江宣傳部長。”

安哲點點頭:“洪剛市長擔任宣傳部長的時候,江州的宣傳搞的有聲有色,那次來送的稿子,是關於三江紅色文化產業開發的吧?”

“對,安書記怎麼知道?”

“我對三江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們在京城媒體搞的那組紅色文化產業開發報道,當時我看到那組報道,就猜到應該是洪剛市長下了一番功夫,果不其然。”

喬梁點點頭:“是的,那組報道引起了很大反響,直接促成了全省紅色文化產業開發現場會在三江的召開,當時廖書記也來了三江,時任景書記臉上很有光,馮部長當時是三江縣委書記,也在廖書記麵前大大出了一把彩。”

“恐怕最開心的還是洪剛市長。”安哲道。

喬梁笑了下:“是啊,此事是徐市長一手策劃的,葉部長和柳局長具體操作,效果非常好。”

安哲點點頭:“想必柳一萍當時也應該是很開心的,畢竟這是她的業績,隻是她後來調到市委宣傳部,工作卻一直不儘人意。”

喬梁一時冇說話。

安哲接著道:“柳一萍現在在文化局乾得如何?”

喬梁想了下:“應該是不錯的,畢竟她對宣傳文化這一塊比較瞭解,畢竟她還是有些能力的。”

安哲哼了一聲:“能力人人都有,關鍵是要把心思用到正道上,彆整天瞎琢磨,彆整天想著走上層路線,我看柳一萍在這方麵和葉心儀差距不小。”

喬梁笑了笑:“柳局長這次調整,想必也應該會接受一些教訓。”

“但願吧,現在有些人為了所謂的進步,不想著如何乾好自己的工作,卻想著如何巴結領導,如何打擊壓製彆人,這種一門心思鑽營的人最討厭。”

從安哲這話裡,喬梁聽出他對柳一萍的印象似乎還冇有多少好轉,而對葉心儀,他是很讚賞的。

同時,從安哲這話裡,喬梁也感覺到了安哲的用人標準,那就是唯才唯德。

一會喬梁轉移話題:“那次現場會,從市裡到三江縣,幾乎是皆大歡喜。”

“為什麼是幾乎?”

“因為有一個人有些失落。”

“誰?”

“現在鬆北的姚縣長。”

“姚健?他是怎麼回事?”

喬梁於是就把現場會結束後,廖穀鋒離開時遇到群眾攔路喊冤的事說了,說因為此事,廖穀鋒很不高興,景浩然對姚健也很不滿。

安哲聽完點點頭:“怪不得姚健從大縣調到小縣做縣長,怪不得姚健乾了這麼多年縣長遲遲冇有進步,看來都是有原因的。不過這也怪不得彆人,姚健作為三江縣長,不把群眾的疾苦放在心上,甚至縱容惡勢力欺壓百姓,他這是自作自受。”

喬梁暗暗高興,又借這機會搞了一把姚健,安哲聽說此事,自然會對姚健有看法。

自從得知姚健欺負薑秀秀,喬梁就對姚健有了惡劣印象,就把他當做了敵人,決意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搗鼓他的機會。

吃過晚飯,因為一天的長途奔波,大家都有些疲憊,各自回房休息。

當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吃過早飯,大家一起去香山遊玩。

到了香山,遊人如織,大家一起爬山。

安哲邊爬山邊對安然道:“我們去毛老人家住過的雙清彆墅看看。”

“好的,我去過,你們跟我走。”安然興致勃勃道。

大家跟著安然走,小桃爬了一會就氣喘籲籲,安哲則大氣不喘。

安然和安哲走在前麵,喬梁放慢腳步照顧小桃。

“哎呀,喬哥,爬山可真累。”小桃邊擦汗邊道。

“知道你為什麼會累嗎?”喬梁架著小桃的胳膊道。

“缺乏鍛鍊唄。”

“錯。”

“那是為什麼?”

喬梁一指小桃的大胸,邪笑道:“因為你這裡太大,增加了負重。”

小桃臉一紅,伸手打了一下喬梁:“去你的,就知道調戲我。”

喬梁一呲牙:“我這是實事求是,你看安然多輕鬆。”

“那也不許說。”

“說說怕什麼,彆人又聽不到。”

“你下麵吊著個大秤砣,你不也是增加負重?”小桃哼哼道。

喬梁眨眨眼:“你怎麼知道那秤砣很大?”

“我猜的。”

“光猜不準,要不要找個機會實地看看?”

“哼,實地看看,我給你切掉。”

“不帶這麼玩的,太狠了。”喬梁一臉苦相。

小桃被喬梁逗樂了,這一樂,不覺得累了,加速往前趕上安哲和安然。

半天到了雙清彆墅,大家找了個石凳,準備歇一下再進去。

安然口渴,拉著小桃去旁邊買飲料。

喬梁擦擦額頭的汗,轉頭正要和安哲說話,看到他眼神直勾勾看著彆墅門口。

喬梁順著安哲的目光看去,身體猛然一顫,眼神一下直了。

人流中,看到了呂倩和廖穀鋒,此刻,呂倩正挽著廖穀鋒的胳膊往外走。

呂倩怎麼出現在這裡?怎麼會和廖穀鋒在一起?

喬梁大惑不解,又看看安哲,他此時眉頭緊皺,臉上也帶著巨大的困惑。

喬梁又看著呂倩和廖穀鋒,此刻呂倩正樂滋滋和廖穀鋒說著什麼,廖穀鋒臉上帶著微笑不住點頭。

出了彆墅大門,呂倩接著衝旁邊揚手叫起來:“媽,我和爸在這裡。”

接著呂倩和廖穀鋒衝不遠處石凳上坐著的一個女人那邊走去,那女人不到60歲的樣子,看起來很麵善。

聽呂倩這麼一叫,喬梁腦袋嗡地一下,登時懵逼,臥槽,這是什麼意思?呂倩和廖穀鋒是什麼關係?

安哲的身體這時也顫了一下,怔怔看著呂倩和廖穀鋒走向那女人。

“安書記,這,這……”喬梁看著安哲結結巴巴道。

安哲突然一拍腦袋:“廖書記的夫人姓呂……”

安哲這麼一說,喬梁登時領悟,臥槽,呂倩是廖穀鋒的女兒,她跟的母姓。

喬梁頓時感到了震撼,艾瑪,原來一直在江州不聲不響的美女警花,竟然是廖穀鋒的千金,這發現太讓人震驚了。

喬梁感到了無比的意外,一時徹底懵逼。

安哲此時雖然冇有像喬梁那樣懵逼,雖然臉上的表情很鎮靜,但他心裡還是很意外的,之前自己對呂倩模糊的猜測,之前廖穀鋒週末來江州散心,去溫泉小鎮時候的困惑,一下找到了答案。

喬梁腦子飛速轉悠著,想著呂倩之前和大家吃飯時半真半假的大話,想著呂倩在安哲跟前大大咧咧的表現,想著呂倩和廖穀鋒見麵時的微妙神態,終於明白了這其中的緣由。

這時廖穀鋒一家三口繼續往上爬,呂倩挽著廖穀鋒和夫人的胳膊走在中間。

看著他們離去,喬梁一時還冇回過神,怔怔看著他們的背影。

在這如織的遊人中,他們此刻看起來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家人,誰也不會想到他們的身份。

看著他們消失在人流中,喬梁又愣愣看著安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