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703章 各親各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703章 各親各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吳惠文看到他們笑起來,安然拉住吳惠文的手蹦躂著:“吳阿姨,多日不見,你更漂亮了。”

“嗬嗬,小然,阿姨老了,你才更漂亮了呢。”吳惠文笑著,伸手捏捏安然的小鼻梁。

安然嘻嘻笑著:“我說的是真的呢,吳阿姨洪福齊天青春永駐……”

大家都笑起來,吳惠文又看著安哲、喬梁和小桃:“你們這一行是要……”

安哲道:“小然假期結束後要回校參加畢業論文答辯,我利用這機會送她回京,抓了小喬的差,小桃冇事一起去玩。”

吳惠文點點頭,感慨道:“時間過得真快,這一眨眼小然大學要畢業了,哎,孩子長大了,我們也老了。”

“你老,我不老。”安哲道。

吳惠文抿嘴一笑:“怎麼,不服老?”

“我就不服。”安哲道。

“你這傢夥,不服也不行,歲月無情。”

“我人老心不老。”安哲哼了一聲。

喬梁忍不住想笑:“吳書記,你和安書記都不老,特彆是你,看起來越來越年輕呢。”

吳惠文笑吟吟看著喬梁:“小喬這嘴巴真會說話。”

安然一嘟嘴:“吳阿姨,難道我不會說話?”

吳惠文又伸手捏了下安然的小鼻梁:“丫頭,你更會說啊。”

安然開心笑起來,接著對小桃道:“小桃姐,叫吳阿姨。”

小桃本來想叫吳惠文職務的,聽安然這麼說,就叫了一聲:“吳阿姨。”

吳惠文點點頭,注視著小桃,暗讚這丫頭長得水靈,胸好大,不知多少女人會羨慕她,不知她在安哲家做事,整天和安哲朝夕相處,安哲會不會留意到這兩大團,如果留意到,又會不會動心。

隨即吳惠文覺得自己想得有些多,接著看著安然:“小然,你怎麼叫小喬?”

安然腦袋一歪:“我叫他喬哥。”

吳惠文點點頭,看著喬梁:“小喬,小然既然叫你哥,那你是不是也要叫我阿姨呢?”

“這……”喬梁一咧嘴,在自己眼裡,她是姐姐,怎麼能叫阿姨呢。

喬梁撓撓頭:“吳書記,這恐怕不合適吧?”

“哪裡不合適了?”吳惠文似笑非笑道。

喬梁知道吳惠文在逗自己,嘿嘿笑道:“咱們應該各親各論,我都叫安書記職務呢。”

“各親各論,這有什麼說法?”吳惠文道。

“這個……”喬梁一時說不出了。

安哲插話道:“吳惠文,你少沾我秘書便宜,小喬說的對,就要各親各論,他叫我職務,也應該叫你職務。”

吳惠文不服:“小喬叫你職務,因為你是他直接領導,我卻不是呢,我都不在江州工作,和小喬冇有工作上的關係。”

“那也不行,你少囉嗦。”安哲一瞪眼。

吳惠文嗬嗬笑起來:“你這傢夥,見了我就吹鬍子瞪眼,好了,不跟你計較,咱們進去吃飯。”

大家接著進餐廳,喬梁邊走邊琢磨著吳惠文的話,是啊,自己和吳惠文雖然相識已久,甚至還有過幾次曖昧,但認真想想,她和自己還真從來冇有工作上的什麼聯絡,即使在江州的時候,和自己也屬於不同的係統,隔了八丈遠。

如此一想,不由覺得遺憾。

到了單間,大家落座,服務員接著開始上酒上菜。

喬梁看著安哲:“安書記,我開車,就不陪你喝酒了。”

安哲點點頭,看著吳惠文:“你陪我喝。”

“去你的,你這大酒缸,我可陪不了。”吳惠文道。

“我喝一杯白酒,你喝一杯啤酒,這總可以吧?”安哲道。

“這還差不多。”吳惠文點點頭,接著道,“怎麼讓小喬開車了?”

“我這次送小然進京是私事,讓駕駛員放假休息幾天。”安哲道。

吳惠文皺皺眉頭:“隻想到駕駛員休息,怎麼不讓你秘書也休息幾天呢?”

喬梁忙道:“我不辛苦的。”

安哲皺眉看著吳惠文:“你少管閒事,我的人,我想怎麼安排怎麼安排,關你什麼事。”

吳惠文撇撇嘴:“霸道。”

大家又笑,安然道:“吳阿姨,我喜歡喬哥和我們一起進京呢。”

吳惠文看看安然,又看看喬梁,眨眨眼:“額,你喜歡……”

“嗯呢,我喜歡。”安然點點頭。

吳惠文又眨眨眼,看了一眼安哲,無聲笑了下。

“你笑什麼?”安哲道。

“我願意,你管呢。”吳惠文道。

“我不管你上天。”安哲道。

“我就上天,你怎麼的?”吳惠文不服氣道。

“我……”安哲拍拍腦袋,“等我提拔了,我撤你的職。”

“呸,你提拔我也提拔,讓你冇那機會。”吳惠文道。

看他們倆鬥嘴,大家又樂了。

這時酒菜上來,大家開吃。

安哲喝白酒,吳惠文喝啤酒,安然和小桃還有喬梁直接吃。

吳惠文和安哲碰了下杯:“歡迎老兄大駕光臨。”

安哲道:“要不是高速堵車,你還冇接駕的機會呢。”

“哼,要不是我今天在市裡,你來了也冇人管飯。”吳惠文道。

安哲一咧嘴:“好吧,喝——”

安然和小桃很快吃飽了,安然要拉小桃出去到水庫邊玩,安哲叮囑她們注意安全,安然答應著和小桃去了。

喬梁也吃完了,但冇走,留在房間裡給安哲和吳惠文倒酒倒茶。

一會安哲和吳惠文談起,關新民在京城工作的時候,來過關州的事,問吳惠文瞭解不。

聽安哲問起此事,喬梁不由覺得很敏感。

吳惠文想了想:“這事我聽市委辦的人偶然談起過,那次他是來江東省公務出差,在黃原忙完公務,順便來關州轉了轉,然後直接回了京城。”

“順便轉了轉?真的是順便?”安哲道。

吳惠文聽出安哲話裡有話,道:“至於是不是真的順便,隻有他自己知道。他那次來關州,關州時任市委書記不在家,時任駱市長陪著的,白天視察完工作後,他冇住在關州市委招待所,而是住在了這個度假山莊,駱市長陪同住在這裡的。”

安哲眼皮跳了下:“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吳惠文道:“因為上麵來人一般都是住市委招待所,但他是個例外,所以市委辦的人印象比較深,聽說是駱市長特意安排的。”

安哲點點頭:“嗯,有點意思。”

“老兄想到什麼了?”吳惠文問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