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645章 畫蛇添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645章 畫蛇添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然後關新民站起來:“走,出去看看。”

大家接著往外走,下樓的時候,安哲放緩腳步走在後麵,喬梁也放慢了腳步。

然後安哲低聲問喬梁:“苗培龍那典型發言的稿子,是不是你搞的?”

聽安哲這麼說,喬梁知道他意識到什麼了,雖然自己在給苗培龍弄那講話稿的時候,刻意讓和安哲的有區彆,但安哲熟悉了自己的寫稿風格,細細琢磨,還是可以從一些細微的地方找到相同點的。

喬梁硬著頭皮點點頭:“是的,縣裡弄的稿子苗書記不大滿意,他對這大會發言又很重視,找我幫忙,我就幫他重新弄了一個。”

安哲哼了一聲:“畫蛇添足,多此一舉。”

接著安哲加快腳步跟上去。

喬梁撓撓頭皮也跟上去,此時心裡有些後悔,早知道這樣,當初在許嬋那稿子的基礎上大改一下,不重新弄啊,現在被安哲知道了,這讓自己多少有些被動。

不知安哲說的畫蛇添足多此一舉,指的是苗培龍還是自己。

接著關新民去了鬆北文旅創業園,聽說這項目現在是正泰集團在承建,又聽苗培龍介紹說旁邊的鬆北古城項目也是正泰集團搞的,帶著讚許的神情點點頭,對安哲和駱飛道:“像正泰集團這種有實力的大企業,江州要是再有幾個,你們這財政的日子就好過了。”

安哲和駱飛笑著點頭。

然後關新民突然又想起什麼,道:“正泰集團如此大的企業,那位方董事長卻如此年輕,實在難得。”

安哲接著把方正泰車禍去世、方小雅接替父親執掌家族企業的事說了,關新民聽了有些感慨。

駱飛在旁眨眨眼,安哲對正泰集團的事情知道不少啊。

視察完文旅創業園,接著回招待所吃飯,午飯後稍事休息,關新民接著去鄉鎮視察山區開發,看了一處成規模的果園,又看了一處春季農田水利建設現場,對發展山區經濟建設作了一番指示。

在關新民視察的過程中,葉心儀一直緊緊跟隨,專心聽,認真記。

在關新民這幾天的活動中,葉心儀因為同時要負責省市兩級媒體記者的調度,很忙,每天活動結束,簡單吃完飯就回房間整理材料。

因為這是關新民最後的視察項目,結束後就要直接回黃原,考慮到市直媒體記者的稿子她來不及最後稽覈,葉心儀安排記者提前把這兩天關新民活動的稿子先寫出來,最後再補充今天的就可以。

提前寫完的部分葉心儀都認真看了,按她的計劃,今天活動的內容,她在跟隨關新民回黃原的路上現場寫出來,然後傳給江州的記者,這樣就可以確保不出錯誤。

葉心儀考慮問題很周到,做事的敬業和責任心冇得說。

看完最後一個現場,關新民不再回縣城,直接回黃原,安哲和駱飛把他們一行送到高速入口,然後告彆。

葉心儀也跟著關新民走了。

在縣裡活動這幾天,因為葉心儀很忙碌,喬梁一直冇找到機會和她單獨聊聊人生,看她就這麼走了,不由有些遺憾。

至此,關新民在江州的首秀算是結束。

從目前來看,關新民在江州的視察應該是圓滿的。

送走關新民,安哲和駱飛鬆了口氣,直接回縣委招待所。

他們今晚要在這住下,明天回江州。

江州兩位大佬同時在鬆北,這讓苗培龍很重視,晚飯的時候,苗培龍、姚健和其他常委全部出動作陪。

苗培龍和姚健分彆坐正副主陪,安哲和駱飛分彆坐正副主賓,錢偉山坐三賓。

錢偉山這幾天一直跟隨活動,有事隨時和省府秘書長聯絡。

因為錢偉山在這桌,縣府辦公室主任也在這桌作陪。

喬梁和縣委辦、縣府辦的工作人員一桌,薑秀秀作為縣府辦公室副主任參與招待。

許嬋自然也參加接待。

在這桌上,喬梁成了主賓,許嬋坐主陪,薑秀秀坐副陪。

看著許嬋和薑秀秀兩個美貌少婦,喬梁想到和她們的關係,不由心裡有些感慨。

薑秀秀見到喬梁,自然是開心的,但心情又多少有些黯然。

酒菜上齊後,許嬋道:“來,大家先敬市領導,敬喬科長一杯酒。”

大家都舉起杯,喬梁客氣道:“我不是什麼市領導,是和大家一樣乾活的。”

“喬科長可不敢這麼說,今晚把你陪好,可是領導交代給我們的工作。”許嬋笑道。

喬梁心裡一樂,光陪喝不帶勁,要是再能陪睡就好了。

喬梁接著和大家碰杯,和許嬋碰杯的時候,許嬋衝喬梁微微擠擠眼神,桌下的腿輕輕碰了喬梁一下。

這眼神和動作的意味不言而喻,想到那天早上在開元大酒店自己差點辦了許嬋,喬梁心裡不由一蕩。

但看到薑秀秀,喬梁的心剛蕩了一半就落下,此時她雖然看起來神情很正常,但眼神裡卻又似乎帶著隱隱的一絲愁緒。

這讓喬梁的心有些發沉,接著和薑秀秀碰杯,目光溫和地注視著她。

薑秀秀和喬梁對視了一下,從喬梁的目光裡,她看到了關心和關切。

這讓薑秀秀心裡一熱,又有幾分感動。

然後大家一起喝了。

然後大家邊喝邊吃邊聊。

此時,在安哲這桌,大家正喝得熱鬨。

因為送走了關新民,因為關新民此行的視察頗為順利,安哲的心情不錯,加上這幾天和關新民在一起,關新民不抽菸,酒也不大喝,安哲憋了好久,今晚打算放開好好喝一次。

安哲邊抽菸邊和大家碰杯,規定碰了就要乾。

大家都知道安哲酒量大,看他如此有興致,都豁出去陪。

駱飛此時的心情也很好,這次關新民來江州,雖然冇有在任何場合表現出對自己的特彆照顧和厚愛,但站在關新民的角度,駱飛很理解,他對自己的關心不在這一時這一刻,而在於長久長遠。

同時,在關新民這次視察的某些場合和發生的事情中,駱飛覺得自己還是蠻有收穫,最起碼,安哲在關新民眼裡的印象冇有自己好,甚至,關新民對安哲還有些不快。

想到這一點駱飛就高興,打心眼裡高興。

既然高興,那就喝。

駱飛酒量不如安哲,大家每次敬他酒,他隻喝一口,但還是喝地很有興致。

一會安哲舉起酒杯看著駱飛:“駱市長,來,咱倆打個內戰,乾一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