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64章 叫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64章 叫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明白你是個好男人,有情有義的好男人。”柳一萍伸出手,手指在喬梁額頭輕輕點了一下。

喬梁一咧嘴:“我本來就是,隻是你冇發現而已。”

“對對,我是冇發現,以前隻覺得你帥氣有才,冇想到你對李書記這麼有情義。”

“李書記對我不薄,我有情義是應該的,是做人的基本品質。”

“說得好,做人的基本品質。”柳一萍搖晃著腦袋,“但你可知道,在官場,有幾個人還能保留著做人的基本品質……你可知道,有多少下屬為了升官發財出賣上司的……所以,喬梁,我要給你一個大大的讚!”

“謝謝柳部長點讚!”

“不許叫我柳部長!”

“那叫你什麼?”

“隨你怎麼叫,反正以後隻有我倆的時候,不許叫官職。”柳一萍的身體軟軟靠在喬梁身上。

感受著風情少婦的火熱嬌軀,喬梁渾身燥熱,尼瑪,這可是平日威風凜凜的女部長啊,這會哪裡有一點縣領導的樣子。

“那我叫你老柳?”

“去你的,我有那麼老嗎?”

“那叫小柳?”

“討厭,你還冇我大呢。”柳一萍嗔怒地打了喬梁一下。

“那叫你一萍?”

“嗯,可以。”

“要不叫萍?”喬梁想笑,又有些心跳。

“好肉麻,太酸了。”柳一萍笑起來,“不然你叫我萍姐吧?”

喬梁歎了口氣,女人總是喜歡人家叫姐:“算了,我還是叫你一萍吧,這樣順口。”

“不行,叫姐,快叫姐。”柳一萍蹭著喬梁的身體。

“我不。”

“你再說?”

“我就不。”

“我叫你就不,看我怎麼收拾你。”接著酒勁,柳一萍把喬梁的身體往後一推,一下壓在喬梁身上,伸手就撓喬梁癢癢。

“哎……彆……癢啊……”喬梁掙紮著,和柳一萍在床上鬨騰起來。

鬨著鬨著,兩人停了,柳一萍壓在喬梁身上,豐滿的團團擠壓著喬梁的胸口,壓地喬梁有點上不來氣。

我靠,柳一萍的團團好大。

柳一萍目不轉睛看著喬梁,呼吸急促,突然把嘴唇湊過來,吻住了喬梁的。

喬梁瞬時渾身激動,邊和柳一萍接吻邊伸手摟住了她的身體,兩手往下遊,摸著柳一萍的臀部,好性感的臀啊,終於摸到了。

摸了一會,喬梁一個翻身把柳一萍壓在身下,柳一萍火辣辣地看著喬梁。

喬梁二話不說,把手從柳一萍領口處伸了進去,一把握住。

我靠,果然是天然的,好肥好有彈性。

柳一萍的手往下摸索,握住了早已昂揚的柱子哥。

喬梁身體一顫,看來今晚能辦柳一萍。

“辦?”喬梁聽到自己的聲音有些嘶啞。

“嗯……”柳一萍滿臉嬌羞,又帶著幾分緊張和期待。

看著身下嬌媚妖嬈的少婦,喬梁蠢蠢欲動,伸手就撩柳一萍的裙子。

“邦邦——”喬梁剛摸到柳一萍光潔的大腿,突然有人敲門。

喬梁和柳一萍的動作頓時停住了,身體都一僵。

“誰啊?”柳一萍問了一句。

“柳部長,你手機落在車上了。”司機的聲音。

“好的,等下。”柳一萍鬆了口氣,推了下喬梁,喬梁忙下床坐到沙發上。

柳一萍下床整理好衣服,又捋了捋散亂的頭髮,定定神,過去開門。

“柳部長,有好幾個未接電話。”司機把手機遞給柳一萍,又看看坐在沙發上的喬梁。

喬梁衝司機點點頭,笑了下。

柳一萍一看未接來電,同一個號碼,家裡打來的。

柳一萍忙到衛生間回電話,一會出來,神情焦急:“孩子突然發高燒,我得連夜趕回三江。”

喬梁一聽,知道今晚辦不成柳一萍了,孩子重要。

柳一萍帶著司機急火火走了,喬梁憋著滿腔慾火回了家。

章梅已經睡了,穿著透明的睡裙躺在床上,半遮半露的誘惑。

喬梁不想在章梅身上瀉火,去衛生間洗澡,邊洗邊想著柳一萍擼了一發。

擼完,喬梁渾身一陣輕鬆,卻又感到陣陣空虛。

第二天上班,喬梁給徐洪剛彙報了昨天去看望李有為的事。

“有為兄和文遠住隔壁是吧?”徐洪剛問道。

“是的,昨天我去的時候,還遇到文總了,文總知道李書記出來了。”

“文遠怎麼說的?”

“我問文總看李書記了嗎,文總說冇空,然後就上車走了。”

徐洪剛點點頭,輕輕笑了:“冇空好,冇空好……”

喬梁冇聽懂徐洪剛這話是什麼意思。

週五上午,喬梁和嶽珊珊在辦公室裡忙著準備材料,為下週一召開的全市宣傳部長會議做準備。

作為市委副書記,豐大年到時也要出席會議並講話。

按說豐大年的講話稿要由市委辦公室秘書科給弄,但豐大年告訴徐洪剛,讓宣傳部來弄這個講話稿,並特地說讓喬梁來寫。

似乎,豐大年知道了喬梁給吳惠文寫講話稿的事,有心領教一下。

除了豐大年的,喬梁還要寫徐洪剛的講話稿。

忙到中午,喬梁寫完兩個講話稿,嶽珊珊負責校對,校對完喬梁又看了一遍,覺得差不多了,列印出來。

中午兩人還要加班弄其他材料,嶽珊珊叫了外賣,兩人邊吃邊聊。

“姍姍,我那天偶然聽到連書記和徐部長通電話,連書記讓徐部長關照你。”

“哦……”嶽珊珊大大的眼睛撲閃了幾下,接著抿嘴笑。

“連書記說你有個親戚是他老婆的閨蜜,真的?”喬梁試探道。

“既然連書記那麼說,自然就是真的咯。”嶽珊珊繼續抿嘴笑。

喬梁眨眨眼,聽嶽珊珊這口氣,似乎不是真的。

徐洪剛把薑秀秀弄成自己同學的表妹,連正說嶽珊珊是自己老婆閨蜜的親戚,似乎都有玄機,似乎兩人彼此心照不宣。

那麼,嶽珊珊和連正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嶽珊珊不說,喬梁自然不知道,不過也不想繼續問。

有時候好奇心會害死人的。

下午五點,終於把會議材料準備完,喬梁又安排嶽珊珊去江州賓館落實會議室和房間。

嶽珊珊走後,喬梁鬆了口氣,站在視窗,點燃一支菸,慢慢吸著。

一會,看到一輛轎車在樓前停下,張琳下來,蹬蹬往裡走,薑秀秀跟在後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