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633章 同樣的客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633章 同樣的客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吳書記好。”呂倩忙和吳惠文打招呼。

吳惠文友善地衝呂倩笑笑,上下打量著呂倩:“呂局長,你穿上這身警服,好有一番味道。”

“吳書記覺得是什麼味道呢?”呂倩樂滋滋道。

“巾幗不讓鬚眉啊。”吳惠文道。

呂倩開心點點頭:“到底吳書記是大領導,說話就是有水平,比喬科長說的好多了。”

“小喬是怎麼說的?”吳惠文饒有興趣道。

“這個……”呂倩遲疑了一下,看喬梁衝自己使眼色,知道他是暗示自己不要當著吳惠文的麵說出來。

呂倩突然想捉弄一下喬梁,尼瑪,你既然敢說,又何必怕人知道。

“喬科長剛纔說勾起了他征服的**。”

“噗——”吳惠文笑出來。

喬梁頓時尷尬,艾瑪,呂倩這丫頭在吳惠文麵前這麼說,讓自己多不好意思。

看喬梁這表情,呂倩得意,哼,讓你小子再敢調戲我。

“小喬,你剛纔真是這麼說的?”吳惠文看著喬梁,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冇有冇有,呂局長是開玩笑呢。”喬梁忙道。

“喬科長,當著吳書記的麵撒謊,這樣真的好嗎?”呂倩道。

“我冇撒謊。”

“你就撒了。”

“冇撒。”

“撒了。”

“呂局長,你是警察,說話要實事求是,不許冤枉好人,不然枉穿這身警服,也不配當這個局長。”喬梁嚴肅道。

呂倩一聽來氣了,下意識舉起拳頭,尼瑪,這小子竟然說自己不配當警察,不配做局長,好氣人。

一看呂倩這樣,喬梁忙道:“吳書記,你看,她栽贓不成,惱羞成怒,要打人呢。”

“嗯?”吳惠文皺皺眉頭。

呂倩感覺不大對頭,忙又放下拳頭,對吳惠文訕笑道:“我嚇唬他玩的。”

喬梁皺皺眉頭:“呂局長,你身為公安局長,能隨便嚇唬公民開心取樂嗎?我看你思想認識上很有問題,回頭寫份深刻檢查交給我。”

“你,我……”呂倩心裡發急,一時不知該怎麼說了。

吳惠文這時看出來喬梁在捉弄呂倩,不由想他們關係應該不錯,又想喬梁剛纔應該是真的和呂倩說那話了。

想到喬梁說的那話,吳惠文不由想,這小子見到自己,自己這身份,會不會也會勾起他征服的**呢?

如此一想,心裡突然有些微妙的感覺。

晚飯後,關新民要在院子裡散散步,安哲和駱飛要陪同,關新民擺擺手:“你們去忙吧,我自己走走。”

聽關新民如此說,安哲和駱飛也就罷了。

從今天見到關新民到吃飯的過程到現在,關新民對安哲和駱飛的態度一直都很客氣,同樣的客氣。

然後關新民揹著手,在院子花園裡不緊不慢走著,秘書保持距離跟在後麵。

安哲接著讓秦川召集會議籌備組相關負責人開個小會,他要參加。

按說安哲是冇有必要參加開這會的,但因為下午出了那叉叉,安哲心有餘悸,出於防患於未然,覺得有必要強調親自一下相關注意事項。

作為會議宣傳報道組組長,柳一萍也參加這會。

柳一萍的職責,除了把關市直新聞媒體的稿子,還要給省直新聞媒體記者搞好服務,提供好相關的材料。

因為省裡來的記者由葉心儀帶隊,從某種角度來說,等於柳一萍要給葉心儀搞服務。

飯前柳一萍已經和葉心儀接上頭了,葉心儀把需要提供的相關材料目錄提交給了柳一萍。

想到給葉心儀搞服務,柳一萍心裡很不舒服,但又無奈。

會前,秦川悄悄和鄧俊通了個氣,讓他對下午的事有個思想準備。

鄧俊知道秦川告訴自己這個的意思,知道會上肯定要提及此事,對他有些感激,卻又無奈。

會上,秦川通報了鄧俊下午出的差錯,當著大家的麵,又對他進行了一番批評,弄得鄧俊很難堪,但卻不責怪秦川,知道他是按安哲的意思說的。

鄧俊此時怨恨的對象是安哲,覺得他這麼做是小題大做,不管怎麼說,自己是景浩然的前秘書,安哲對自己這樣,明擺著是和景浩然過去不。

接著,秦川對各組的工作進行了再安排再落實,務求不出差錯。

然後安哲做了重點強調,要求大家務必提高認識,以高度的責任心做好自己的工作,確保大會圓滿成功。

在安哲講話的過程中,柳一萍聽得心不在焉,一直在為自己給葉心儀服務的事心裡疙疙瘩瘩。

會後,大家各自回去召開小組人員會議,傳達安哲的指示精神。

鄧俊召集本組人員草草開完會,接著就給景浩然打電話,滿腹委屈向他哭訴下午的事,說安哲這麼做,表麵上為了工作,實則是假公濟私,故意在打景浩然的臉。

聽鄧俊說完,景浩然沉默了半天,冇有對此事發表評論,先是批評鄧俊工作疏忽,然後又安撫了他一番,接著就掛了電話。

柳一萍回去後,也召集本組人員開了個會,簡單說了幾句,然後就讓大家回去。

柳一萍此時冇有心思講更多,因為葉心儀今天的出現,讓她有些鬱鬱寡歡。

因為心情不好,柳一萍想下去走走。

下樓出來,柳一萍看到吳惠文和葉心儀還有喬梁正站在院子裡聊天,看他們的神態,似乎都很愉快。

柳一萍不想和他們打招呼,剛想繞過去,吳惠文看到了柳一萍,主動打招呼。

既然吳惠文主動打招呼,柳一萍隻好硬著頭皮過去,臉上帶著勉強的笑。

“一萍部長,心儀借調到省裡後,你接替了她那一攤,責任可是很重大啊。”吳惠文道。

聽吳惠文這話,柳一萍暗暗嘀咕,她知道的還不少,似乎是他們剛纔聊天的時候知道的。

柳一萍笑笑點頭:“是啊,葉部長做新聞是行家裡手,我剛接手不久,正在努力學習呢,特彆要向葉部長學習。”

葉心儀忙道:“柳部長可彆這麼說,我應該向你學習。”

“葉部長這話謙虛了不是?”柳一萍繼續笑著,笑得十分勉強。

葉心儀認真道:“柳部長,我不是謙虛,說的是心裡話。”

喬梁暗笑,插話道:“我覺得二位部長應該互相學習,在做新聞方麵,葉部長不但值得柳部長學習,也值得我學習,不過在其他方麵,柳部長也有值得葉部長學習的地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