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622章 守活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622章 守活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嬋繼續道:“我這時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找他質問,麵對證據,他隻好承認了自己有那性取向的事實,說自己從小就有這取向,但又十分害怕被周圍的人知道,所以一直深深隱藏著。為了不讓周圍的任何人覺察到這一點,他就和我戀愛結婚生子……”

喬梁歎了口氣:“他這麼做,雖然保護了自己,卻坑了你。”

“是的,他把我坑地太慘了。”許嬋激憤又傷感,“知道這事後,我無法接受這現實,就提出要和他離婚,他一聽急了,說如果我因為這原因和他離婚,他就冇臉活了,說完找了刀片就要割腕,我當時也怕了,就趕緊阻止他……”

“那你可以找彆的原因和他離婚啊?”喬梁道。

許嬋歎了口氣:“我們兩家是世交,我們的婚事從小就是兩家大人默許的。我回孃家的時候,找了一個彆的理由,和父母試探性提起要和他離婚的事,結果爸媽當時就火了,說他們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說他各方麵都很好,家庭事業都不錯,和我很匹配,問我是不是有了外遇變了心……

我當時有苦難言,當然不能承認自己有外遇,可也不能說出真相,因為他對此事一直高度保密,連他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如果一旦傳出去,他肯定會覺得冇臉,說不定真的會走極端。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這罪責就大了。所以,想想兩家大人多年的關係,想想孩子,想想他把麵子看得比命還重要,我隻能一直這麼過下去……”

說完,許嬋再也忍不住心裡的委屈,眼淚簌簌掉下來。

喬梁拿出紙巾遞給許嬋,心裡很感慨,我擦,許嬋這等於是守活寡啊,這對他太不公平了。

喬梁不由很同情許嬋,覺得她很可憐。

一會許嬋稍微平靜下來:“自那以後,我在家裡一直鬱鬱寡歡,他也看出我心情不好,又覺得理虧,就對我說,他自己也並非想如此,隻是實在無法改變,他現在隻是把我當做親人,並冇有男女的那種感情。同時,他也理解我的情感和生理需求,說如果我在外麵有合適的男人,他不攔我,但一不準離婚,二不準在鬆北本地找,不然他還會尋死。”

喬梁點點頭,如此說,雖然這男人死愛麵子,但也並非完全不講道理,他知道自己和許嬋冇有男女的那種感情,也理解許嬋的正常需求,他默許許嬋找彆的男人,似乎並不覺得自己在給自己戴綠帽,因為他根本就不喜歡女人。

當然,他默許的前提是許嬋不能和她離婚,而且不準許嬋在鬆北本地找,不然被人發現了,外人還是會認為他被綠了,他麵子還是很難看。

尼瑪,這麵子到底有多重要,為了麵子寧可不要命,寧可讓許嬋為他做出如此大的犧牲。

喬梁又覺得這男人實在自私。

同時,喬梁又感動許嬋對自己的信任,能把她如此高度隱秘的事情告訴自己。

“許嬋,謝謝你,謝謝你對我的信任,你放心,此事我不會告訴任何人。”喬梁輕輕拍拍許嬋的肩膀。

許嬋感激地點點頭:“我知道你一定會為我保密的,所以我才毫無保留告訴你這些。”

“你為什麼對我如此信任?”喬梁吸了一口煙,輕輕吐出一口青煙,在嫋嫋的煙霧中看著許嬋楚楚的顏容。

許嬋的神情有些迷惘,喃喃道:“具體我也說不清,反正和你交往了這麼久,我下意識就覺得,你是一個值得信懶,值得說心裡話的人。”

喬梁點點頭,接著道:“那,你這日子就打算一直這麼過下去?”

許嬋皺起眉頭,神情沮喪道:“不知道,這邊這男人要尋思尋活,那邊我父母堅決不允,加上孩子還這麼小,我是多麵受壓,暫時是冇有辦法的,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喬梁想了想,又道:“既然你在情感和生理上如此受煎熬,既然那男人也默許,那你找彆的男人了嗎?”

許嬋搖搖頭:“我又不是隨隨便便的女人,怎麼會亂找男人。”

“那你怎麼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喬梁接著問。

許嬋臉一紅,吭哧吭哧道:“我……實在忍不住的時候,就,就……”

“自摸?”喬梁乾脆道。

許嬋冇想到喬梁說話如此直接,臉更紅了,不好意思點點頭。

喬梁想到那次偷看到葉心儀自摸的事,雖然覺得許嬋很無奈,卻又突然忍不住想笑。

看喬梁想笑的樣子,許嬋不由大羞:“喬哥,不許笑話人家。”

喬梁忍住笑:“我冇笑話你,其實這很正常,我忍不住的時候也擼過。”

許嬋扭捏道:“喬哥,你,你說話可真直白……”

“都是過來人,有啥好遮掩的。”喬梁若無其事道。

許嬋想想也是,不由點點頭,但想到喬梁不知會如何擼自己那傢夥,又不由心跳。

“委屈說出來,心情好些了?”喬梁道。

“嗯,好多了。”許嬋定定神,衝喬梁笑了下,輕輕籲了口氣。

“那就好。”喬梁把剩下的酒給自己和許嬋倒上,舉起杯子,“來,大丫鬟,為天下所有幸福美滿與痛苦無奈的愛情和婚姻乾杯。”

說完這話,想到自己恥辱狼狽的婚姻,喬梁突然有些想哭。

喬梁又想起了薑秀秀,她的複婚帶著極度的無奈,不知她現在過得是否幸福。

想起和薑秀秀的如膠似漆的往昔,想起薑秀秀複婚後和男人一直分居,喬梁不由感到罪孽,又有幾分傷感……

吃過飯,喬梁收回思緒,準備開始弄稿子。

喬梁打開筆記本電腦,許嬋道:“喬哥,我給你找稿子的電子版文檔。”

喬梁搖搖頭:“算了,我給你重新弄一個吧。”

在下午充分占據材料的基礎上,按照自己的思路,喬梁覺得許嬋的原稿需要大幅度改頭換麵的修改,如此,不如乾脆重新寫。

這稿子寫好了,對許嬋和苗培龍都有好處。

當然,喬梁重新寫的這稿子,不能和自己給安哲弄的那個風格相同。

這就需要下些功夫了。

聽喬梁這麼說,許嬋不由驚喜,這簡直太棒了。

同時,許嬋又暗暗慚愧,喬梁把自己的原稿廢了,這說明自己和喬梁在寫稿上的差距實在不小。

同時,許嬋又很感激喬梁,他不辭辛苦幫自己重新弄這稿子,顯然是真心實意幫自己忙。

這男人真好,對自己真好。

酒精的作用之下,許嬋的心扉不由有些意亂,衝喬梁動情地笑了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