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598章 這一招夠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598章 這一招夠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點點頭:“人贓俱獲後,按什麼比例給我獎勵?”

“乾嘛要給你獎勵?”呂倩一愣。

“廢話,不是我請你來這裡喝茶,你能發現他們在賭博?”喬梁一瞪眼。

“那不行,你這不能算是舉報,不符合獎勵規定。”呂倩搖搖頭。

“豈有此理!”喬梁生氣地站起來,“不喝了,走人——”

說完喬梁就往外走,呂倩跟在後麵嘟噥:“冇見過你這樣的財迷,慪啥氣啊,大不了今晚我請好了。”

“那好,你去結賬。”喬梁邊走邊暗笑。

呂倩一拉喬梁胳膊:“我結賬冇問題,喝一會再走啊。”

“不——”喬梁乾脆道。

“為什麼?”

“我怕待會打起來濺身上血。”

“靠!”呂倩好氣又好笑,“這是抓賭,又不是抓歹徒,你怕啥?”

“那也不行,萬一這幫賭徒身上帶著刀呢?”喬梁堅持要走。

看喬梁怕成這樣,呂倩覺得很奇怪,這小子以前冇這麼膽小啊,今晚是怎麼回事?

看喬梁要下樓,呂倩忙過去結了賬,然後跟上去。

兩人剛出酒店,看到兩輛警用麪包開過來停下,車上下來一幫穿警服的人,為首的一個看到呂倩,忙過來報告:“呂局,我們來抓賭了。”

“好,去吧,要人贓俱獲,統統給我抓起來。”呂倩道。

“是。”那頭目一揮手,一幫人快速進入了酒店。

喬梁看著呂倩:“你是在這等呢,還是和我一起走?”

“抓幾個賭徒,我等啥啊,既然你不喝茶了,那我們一起走吧。”呂倩掃興道。

然後呂倩開車送喬梁回宿舍。

回去的路上,呂倩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邊開車邊轉頭看了一眼喬梁,這小子正呲牙咧嘴笑。

“你笑什麼?”

“有美女局長送我回去,我開心啊。”

“哼,我怎麼覺得不大對頭呢?”

“哪裡不對頭了?”

“怎麼這麼巧,你今晚給我打電話請我喝茶,而且喝茶的隔壁恰好就有人賭博,而且我一安排人來抓賭,你就忙不迭要走。”

喬梁皺起眉頭:“難道你懷疑我是故意利用你來抓賭的?”

“對,說,你是不是認識賭博的人?他們又是什麼人?”

“你很好奇?”

“是的,很好奇。”

“那你就好奇吧。”

“不行,你必須告訴我。”

“你在審問我?”喬梁一瞪眼。

“我審問你怎麼了?”呂倩也一瞪眼。

喬梁嘿嘿笑起來:“你先彆忙著審問我了,還是回頭好好審審那幾個賭徒吧,說不定會有什麼好玩的發現呢……”

看喬梁堅持不說,又聽喬梁的話有些詭異,呂倩直覺這其中有蹊蹺,嗯,看來這幾個賭徒自己要格外關注下,看能審出什麼結果來。

把喬梁送回去後,呂倩邊開車邊給治安大隊頭目打了電話:“什麼情況了?”

“報告呂局,一切順利,房間裡有4個人,還有不少現金,人贓俱獲,人現在正押往隊裡。”

“分開單獨問,特彆要查清每個人的身份。”

“是。”

打完電話,呂倩直接回去休息,邊琢磨,既然喬梁搞得這麼神秘兮兮,那這幫賭徒就一定有道道,什麼道道明天就可以見分曉。

第二天下午,安哲睡完午覺,正坐在樓下客廳沙發上看報紙,安然拿著手機跑過來,往安哲身邊一靠,大呼小叫道:“爸,不得了,江州出事了,出大事了……”

“丫頭,咋咋呼呼啥啊,出什麼事了?”安哲放下報紙。

“江州廣電局長和美女主持借出差之機胡搞,被網上曝光了……”安然說著把手機遞給安哲。

“什麼?”安哲一愣,忙接過手機看。

“嘖嘖,這廣電局長可真夠花的,這下丟人可丟大發了,真不要臉……”安然嘟噥著。

安哲看完帖子,把手機往茶幾上一放,深深皺起眉頭。

“爸,這個袁立誌可真給江州丟人,真給你丟臉,你得嚴厲處分他纔是。”安然道。

安哲點燃一支菸,深深吸了兩口,然後轉臉看著安然:“你該乾嘛乾嘛去,這事不需要你操心。”

安然撇撇嘴,拿起手機站起來:“小桃姐,我們逛街去……”

然後安然就和小桃出去了。

各位書友,為了方便大家更好閱讀,本書重要出場人物索引在公.眾.號陸續推出,微.信搜尋“天下亦客”即可看到,歡迎關注。

安然抽完一支菸,沉思半天,接著摸起手機撥號,片刻道:“小喬,20分鐘後去我辦公室。”

喬梁也剛睡醒午覺,聽安哲週日要去辦公室加班,忙起床洗了把臉,然後直接去了市委辦公室。

到了辦公室冇多大一會,安哲上樓來了,揹著手,神色嚴峻,一言不發直奔辦公室。

喬梁看安哲這神色,知道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暗暗琢磨,莫非是丁磊的事他知道了?

喬梁跟了進去。

安哲坐在辦公桌前看著喬梁:“小喬,你打開手機上網,搜江州廣電局長和美女主持幾個字。”

喬梁一怔,臥槽,袁立誌出事了?

喬梁忙打開手機上網搜,這一搜,就看到了袁立誌和美女主持胡搞的帖子,我靠,帖子很多啊。

隨便打開一個,看到了那不堪入目的視頻,還有詳細的文字描述。

喬梁渾身一震,腦子裡第一個念頭是:袁立誌出事了,他完了。

第二個念頭是:袁立誌出事的模式,和自己當初在夜總會出事的手法如此相似,一定是有人刻意這麼搞的。

那麼,是誰搗鼓的這事呢?

喬梁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楚恒,隨即想到了蘇妍,他們是最有理由最有可能搗鼓這事的人。

而楚恒要在這個時候搗鼓這事,顯然和廣電局被提名要在全省作風大會上做典型發言有關。

喬梁確信,楚恒想搗鼓袁立誌,應該是早有蓄謀,這視頻他早已掌握,隻是想找最合適的時機發出來。

在現在這種時機發出這視頻,楚恒的目的顯然很明確,一是要讓袁立誌做典型發言的的事黃湯,不但黃湯,而且要讓他栽掉;二是要借這事打安哲的臉,因為廣電局是安哲樹起來的典型,現在袁立誌出了這事,安哲臉上當然很難看。

喬梁早就隱隱感覺楚恒不會輕易放過袁立誌,冇想到他出手這麼快,選的時機如此恰當。

楚恒這一招夠狠的,一舉兩得啊。

當然,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袁立誌出了這事,也是他得意忘形胡作非為的結果。

喬梁收起手機看著安哲,此時他的眼神陰沉,神情冰冷,臉上帶著怒氣。

【作者***】:各位書友,我開通了微信公眾號,微信搜尋“天下亦客”就可以找到我,裡麵經常會有和本書有關的精彩內容放送,也可以和我直接交流,歡迎大家關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