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565章 老傢夥有些反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565章 老傢夥有些反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景浩然端起杯子和喬梁碰了下:“小喬,既然你乾了,那我自然也是要乾的。”

喬梁一怔,老傢夥有些反常啊。

喬梁先乾了,然後景浩然果然乾了。

“謝謝景書記。”喬梁坐下,心裡有些犯嘀咕,老傢夥這麼做,似乎不是給自己麵子,而是給安哲麵子。

然後大家邊吃邊喝邊聊,安哲又單獨和景浩然喝了兩杯。

趁這機會,喬梁又分彆敬了秦川和鄧俊一杯。

在三位大佬麵前,鄧俊對喬梁態度還算不錯,喝得很痛快。

酒過三巡,看酒桌上的氣氛不錯,景浩然決定入題。

“安書記,今天我約你吃飯,除了多日不見想和你聊聊,還有個小事。”

“嗯,景書記請講——”安哲點點頭。

景浩然按照想好的步驟慢條斯理道:“是這樣的,昨天我家保姆去政務大廳辦一個事,結果等到今天下午都冇辦好,說政務大廳視窗開的太少,都在排隊,辦事的群眾意見很大,很多人在罵娘。

我聽了很奇怪,就給駱市長打電話問是怎麼回事,結果駱市長在電話裡聲音很懊喪,說是因為抓作風整頓的事耽誤了正常工作,說還因為這事剛和你發生了不愉快的爭吵……

我聽駱市長說了大致的情況後,當即就毫不客氣對他提出了批評,作風整頓很重要,必須要抓,但正常工作也不能耽誤啊,應該合理安排好時間纔是,駱市長顯然是對作風整頓過於重視,抓過了頭。

而且駱市長更不應該和你爭吵,大家都是常委,都是同誌,對工作有不同意見,應該內部好好交流溝通,心平氣和解決纔是,怎麼能吵呢?何況你是市委班子的帶頭人,作為市長,作為市委副書記,他對你缺乏足夠的尊敬……”

安哲不動聲色聽著,景浩然果然找自己有事,還不是小事。

喬梁終於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駱飛果然害怕這事捅到上麵去,緊急搬救兵了。

自己那操作見效了。

駱飛找景浩然來當和事佬,顯然思路很正確。

秦川神色平靜地聽著,覺得景浩然這話說的很不錯,表麵上是站在安哲的立場批評駱飛,但實則在暗暗為駱飛開脫,維護駱飛的利益。

鄧俊在接景浩然的時候,已經從景浩然那裡知道了今晚他和安哲吃飯的目的,此時聽景浩然這麼說,冇有絲毫意外。

景浩然繼續道:“被我批評一通之後,駱市長意識到自己錯了,很後悔不該這樣,他本來想馬上去找你道歉的,可又擔心你正在氣頭上,怕談不攏,會讓事情更加糟糕。聽到他這顧慮,我想了下,還是我親自出馬吧,使出我這張老臉,給你們做個和事佬,我想安書記也不會不給我這老臉一點麵子吧?”

安哲點點頭:“景書記,我和駱市長的事驚動了你,給你添麻煩,讓我心裡很不安。其實我和駱市長爭吵,駱市長對我尊不尊敬,那都是小事,但因為抓作風整頓耽誤了正常工作,這可是大事,直接關係到群眾的切身利益,在這一點上,是絕對不能含糊的。”

景浩然點點頭:“對對,群眾的事情無小事,我也是這麼對駱市長說的,駱市長也深刻認識到了這一點,他決定馬上就采取補救措施。”

“那駱市長有冇有說他打算如何補救呢?”安哲輕笑一下。

景浩然道:“駱市長說了,第一,立刻安排市府辦給各單位下緊急通知,把原定的每週拿出3天時間搞作風整頓減半,同時要合理安排人員和時間,在紮實搞好作風整頓的同時,保證日常工作正常開展。

第二,各單位明天必須保證政務大廳恢複正常秩序,所有辦事視窗都要打開,人員全力靠上,抓緊把這段時間積壓的群眾的事情辦理妥當,並保證今後不再出現這種情況。

第三,駱市長會召開市長辦公會專題會議,深刻反思此事帶來的教訓,舉一反三,正確認識作風整頓的重要性,正確處理好抓作風整頓和開展正常工作的關係,保證作風整頓和正常工作在正確的軌道上進行……”

安哲點點頭:“駱市長要是早認識到這一點,早采取這措施,下午我們也就不會發生那不愉快了。”

此時安哲的內心是困惑的,駱飛下午態度還如此強硬惡劣,怎麼突然轉地這麼快,這似乎很不正常。

而且,駱飛搬出景浩然來當和事佬,似乎也有些道道。

喬梁此時暗暗高興,壓力之下,駱飛顯然是明智的,知道一旦此事捅到上麵去,對他會有很大的不利,他現在這麼做,問題就解決了。

這自然是安哲想看到的結果。

如此,自己這操作是很成功的,唬住了駱飛。

如此一想,喬梁不由暗暗得意。

景浩然笑嗬嗬道:“安書記,你看,事情這麼解決好不好?”

“可以,亡羊補牢,為時不晚。”安哲點點頭。

“工作上的問題解決了,我現在更希望看到你和駱市長的關係能和諧愉快。”景浩然接著道。

安哲笑笑:“景書記這話的意思是……”

景浩然道:“安書記,我的意思是,你是市委班子的帶頭人,有帶好班子的義務,同時還要對省委負責,對於內部因為工作出現的不同意見,我認為,還是從內部解決好一些,這有利於班子的團結,有利於全市大局的穩定,也能彰顯出你作為領頭羊的胸懷和氣度……”

安哲微微一怔,自己本來就冇打算把這事捅到上麵去,打算在內部解決,怎麼景浩然說出這話?難道駱飛把自己當時脫口而出的氣話當真了?難道這纔是他委托景浩然今晚約自己吃飯的真正原因?

自己當時雖然說了那話,但並冇有安排人真的這麼做,以秦川和駱飛的關係,他對此應該很明情,也會讓駱飛知道。

既然並冇有真的這麼做,既然秦川知道,駱飛為何又要如此緊急搬救兵呢?難道是他發生了什麼誤判?

安哲再度感到困惑。

但既然景浩然此時這麼說,安哲也就點點頭:“景書記這話說得對,班子的團結很重要,全市的穩定是第一位的,作為市委書記,我當然會有足夠的胸懷和氣度。”

一聽安哲這話,景浩然和秦川都放心了,如此,安哲就不會往上彙報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