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537章 有差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537章 有差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時,淮城。

葉心儀把稿子修改完,然後列印出來去了安哲房間。

喬梁也在。

安哲接過稿子看了一會,接著摸出筆。

喬梁看安哲要修改稿子,下意識看了坐在旁邊的葉心儀一眼。

葉心儀的文筆肯定冇問題,如果安哲要修改,那麼,很可能是要加幾句分量更重的話。

葉心儀此時也是這麼想的,暗想,安哲今晚的講話自己是原封不動寫進稿子裡的,已經很有分量了,再加上幾句的話,可是夠駱飛喝一壺的。

安哲拿起筆在稿子上劃了幾下,然後遞給葉心儀:“就這樣吧。”

葉心儀接過稿子一看,微微一怔,安哲並冇有新增什麼,而是劃掉了幾句口氣嚴厲的話。

喬梁探頭也看到了,也不由一怔。

隨即喬梁意識到,安哲雖然要儘力消除駱飛那署名文章造成的負麵影響,但又不想讓駱飛太難堪,還是想給他留點情麵。

如此,安哲在堅持原則的同時,還是顧全大局,不想加劇自己和駱飛之間的緊張關係。

以安哲武斷霸道的性格,他能做到這一點,委實不易。

喬梁又感到了安哲考慮問題細緻的一麵,他一方麵要讓駱飛覺味,另一方麵又把握著度,掌握著合適的分寸。

葉心儀剛要出去給報社傳稿子,安哲叫住她:“葉部長,你給報社說一下,給這新聞加一個評論員文章。”

“哦……”葉心儀又覺得意外,看著安哲,“安書記,評論員文章的主題是……”

安哲想了想:“主題要緊密結合這報道的內容,題目我看可以叫《團結奮進,切實改變乾部作風》。”

葉心儀答應著出去了。

喬梁眨眨眼,安哲突然讓加這麼一個評論員文章,從他親自定的這題目看,用意顯然是,他一方麵要表明自己毫不動搖把乾部作風整頓進行下去的決心,另一方麵又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這信號就是:要團結不要內鬥。

這信號一方麵是發給全市廣大乾群的,另一方麵也是發給駱飛的。

安哲這信號似乎是在委婉提醒駱飛什麼,不知駱飛看到後能不能理解安哲的良苦用心,不知他能否接受。

然後安哲看著喬梁:“小喬,你想到了什麼?”

喬梁想了想:“我覺得你在處理問題的時候,既講原則,又很靈活。”

安哲點點頭:“是的,在原則性問題上,是不能後退一步的,但又不能太死板,必要的時候,還是要講求靈活,能維護團結的,還是要儘量維護。”

喬梁點點頭,又道:“隻是你的一番良苦用心,不知有的人能否領會意會,或者說,即使領會意會了,又是否會領這個情。”

安哲呼了口氣:“從我的位置出發,我做自己該做的,至於彆人是否接受是否領情,那不是我能左右的,但我希望結果會是好的。作為市委書記,我有帶好班子、維護班子團結的義務和責任,但也絕不會因為要團結,就在一些原則性問題上妥協,有些事情,該堅持的必須要堅持,決不能後退一步。”

喬梁此時覺得,安哲這番話,一方麵表明瞭自己做事的立場和底線,另一方麵,他這番話聽起來很知心,一般對外人是不會講的。

安哲此時給自己說這番話,意味著什麼,喬梁心裡顯然明白。

這讓喬梁有些感動,覺得安哲對自己的信任正在逐步增加,自己和安哲的距離更近了。

這又讓喬梁心情很愉快。

第二天早飯後,車隊離開淮城繼續北上。

上了高速,喬梁摸出手機,打開江州日報電子版,看到了今天的報紙,看到了安哲昨天的講話報道和評論員文章。

喬梁仔細看了一遍,然後把手機遞給安哲。

安哲接過去看了一會,點點頭,然後把手機還給喬梁,接著閉上眼,腦袋往椅背一靠。

喬梁又轉頭看看葉心儀,她正在低頭看手機,正在看今天的江州日報電子版。

此時,在後麵的車上,秦川也正在看手機,看今天的江州日報電子版。

看完稿子和評論員文章,秦川思忖片刻,昨晚安哲在會上口氣嚴厲的那幾句警告在稿子裡冇有出現,從葉心儀的角度,她寫稿子的時候是不會漏掉的,那麼,就應該是安哲看稿子的時候刪去了。

還有這評論員文章,也應該是安哲要求的,也是按安哲的意思寫的。

如此,綜合考慮,安哲這麼做,似乎一方麵表明瞭自己要把作風整頓繼續下去的堅定意誌,另一方麵又給駱飛留了一點情麵,同時向他發出了含蓄的提醒。

這留情和提醒,可以理解為是委婉的勸告,也可以理解為一種警告,還可以理解為講大局講團結。

秦川不由暗暗佩服安哲處理問題的高明和技巧,在原則性問題上,他毫不退讓毫不動搖,但卻又巧妙地把握著一個度,這個度,既能敲打駱飛,又能表現出他維護班子團結的用心。

秦川此時覺得,在對這事的處理上,安哲顯出了相當的智慧,在這方麵,駱飛比安哲是有差距的。

想到駱飛和安哲有差距,想到自己和駱飛的密切關係,秦川不由心裡暗暗擔憂。

此時,遠在黃原的駱飛也正在看今天的江州日報電子版。

認真看完稿子和評論員文章,細細品味著其中的每一句話,駱飛點燃一支菸慢慢吸著,眼神怔怔地看著嫋嫋的青煙在自己眼前逐漸擴散。

雖然自己昨晚操作冇有成功,但在今天的稿子裡,卻並冇有看到昨晚秦川告訴自己的,安哲那幾句讓自己心驚肉跳的嚴厲警告。

這似乎意味著,安哲雖然對自己的那篇署名文章進行了反擊,但還是放了自己一馬,冇讓自己太過難堪。

站在安哲的角度考慮,他似乎還是把班子的團結看得很重,不想因為工作上的不同意見搞內鬥。

這一點,在評論員文章裡表現地尤為明顯。

如此,安哲對自己還是有些忌憚的,雖然自己是二把手,但和他平級,他做事多少會考慮到這一點。

想到這一點,駱飛又有些底氣,雖然安哲做事霸道,批評下屬毫不留情,但他還是不敢把自己怎麼樣。

當然,安哲雖然在這事的處理上給自己留了些情麵,但在原則問題上冇有後退一步,他稿子裡說的那些話,還是會讓自己冇麵子。

而且,他那幾句嚴厲的話,雖然報紙上冇發出來,但昨晚參加會議的那些縣區和市直部門負責人卻都聽到了,他們或許很快就能意識到安哲那話是針對誰來的。

這讓駱飛又感到惱羞。

駱飛咬咬牙,把菸頭在菸缸裡用力摁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