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513章 寧海龍死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513章 寧海龍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安哲回到房間,喬梁給他泡了杯茶,安哲剛喝了兩口,魯明和呂倩推門進來了。

魯明此時的神情很嚴肅,嚴肅中帶著幾分不安。

呂倩此時的神情則很沮喪,沮喪中帶著幾分惱火。

安哲邊喝茶邊不動聲色看著他們,指指旁邊的沙發:“坐——”

魯明和呂倩坐下,喬梁又給他們泡上茶,然後坐在呂倩對麵。

安哲點燃一支菸吸了兩口,看著魯明和呂倩,不說話。

魯明不安地看著安哲:“安書記,有個事,我們想給你彙報……”

“嗯,說。”安哲道。

魯明看了一眼呂倩,猶豫了一下,似乎在琢磨此事該怎麼開口,是該他先說還是呂倩先說。

“怎麼?這事還有點棘手?”安哲皺皺眉頭。

呂倩輕輕呼了口氣,接著咬咬嘴唇,看著安哲道:“安書記,我請求處分。”

“處分?”安哲微微意外。

“是的,安書記,你撤了我的職務,給上麵打報告結束我的掛職吧。”呂倩道。

喬梁一聽大為意外,到底出什麼事了,呂倩怎麼如此說?

安哲盯著呂倩:“呂倩,說說,為什麼要讓我給你這處分?”

“因為寧海龍的案子我辦黃了。”呂倩道。

“黃了?怎麼黃的?”安哲又皺起眉頭。

“寧海龍死了!”呂倩道。

“什麼?你說什麼?寧海龍死了?”安哲眉毛一跳,兩眼瞪著呂倩。

“啊——”喬梁不由失聲,怔怔看著呂倩,前幾天呂倩還說找到了寧海龍謀殺金濤的重要證據,還自信滿滿地說案件很快會有重大突破,怎麼寧海龍突然就死了呢?

“是的,寧海龍突然死了。”呂倩沮喪地點點頭,神情看起來很懊喪。

“什麼時候的事?怎麼死的?什麼原因?”安哲瞪眼看著魯明和呂倩。

魯明歎了口氣:“就是今天下午的事,吃晚飯的時候,呂局長從專案組得知這訊息,緊急告訴了我,我立刻和局裡取得聯絡,讓他們把詳細情況彙報過來。

根據局裡的彙報,今天下午4點左右,寧海龍在看守所裡突然呼吸困難,捂著心口窩直說胸痛,看守忙報告所長和醫生,接著就抓緊送到醫院,可是搶救了2個多小時,還是……

根據醫院的診斷,寧海龍是死於一種罕見的突發心臟病,這種病平時冇有任何先兆,但發作起來十分迅速,很難救治。根據醫院的診斷,局裡的法醫也做了檢查,證實是這種情況。”

聽魯明說完,安哲狠狠吸了兩口煙,沉默片刻道:“寧海龍的案子,檢察部門和公安專案組剛取得重大突破,怎麼會這麼巧,他突然就死了?”

喬梁心裡同樣帶著這疑問,尼瑪,寧海龍死得不早不晚,正在節骨眼上,也太巧了吧。

魯明道:“是的,確實很巧,誰也不會想到他在這時候突然暴斃。”

安哲看著呂倩:“寧海龍怎麼關押的?”

呂倩道:“單獨關押,我專門吩咐過,除了辦案人員和固定的看守,其他任何人不得接近寧海龍,他吃的喝的東西也是有專人派送。”

安哲又看著魯明:“法醫檢查的徹底不?”

魯明點點頭:“法醫對寧海龍的屍體做了全麵檢查,也抽取樣本做了化驗,除了證實寧海龍確實是死於那種罕見的突發心臟病,冇有發現任何外因。同時,法醫還對寧海龍冇用完的食物和水也做了化驗,都很正常。”

“這麼說,寧海龍的確是死於什麼突發的罕見心臟病了?”安哲道。

“根據目前的情況,應該是這樣。”魯明謹慎道。

“呂倩,你認為呢?”安哲看著呂倩。

呂倩口氣沉重道:“根據局裡給魯局長的彙報,以及我從專案組得到的情況,似乎應該是這樣。”

安哲重重呼了口氣:“如此說來,寧海龍這案子就這麼了了?”

魯明一時冇有說話,心道,人死賬了,既然寧海龍死了,這案子再辦下去似乎也冇有什麼必要。

喬梁此時既惱火又懊喪,還很惋惜,尼瑪,寧海龍一死,金濤那案子就到此為止,後麵無法追查了。方正泰的案子剛要看到曙光,線索一下又斷了。

似乎,雖然大家都覺得寧海龍死得太突然太蹊蹺,但誰都又找不到什麼疑點,起碼目前冇有。

安哲眉頭緊擰,思索片刻,接著摸出手機開始撥號,然後按了擴音。

片刻,電話接通,傳來陳子玉的聲音:“安書記……”

“子玉同誌,寧海龍的事你知道了?”安哲道。

“我剛知道,正打算給你彙報呢。”陳子玉道。

“不用和我說了,具體情況魯明和呂倩剛給我彙報完。”安哲利索道,“我現在問你,你對寧海龍的死是怎麼認為的?”

陳子玉道:“根據我瞭解的情況,我認為,第一,很突然,因為事先冇有任何征兆;第二,很巧,正是在檢察部門和公安聯合辦案要取得重大突破的關鍵時刻;第三,得知此事後,我親自去了醫院,詢問了醫院的搶救醫生和法醫,也仔細看了搶救報告書,寧海龍確實是死於一種罕見的突發心臟病,冇有其他外因。”

聽了陳子玉的話,安哲點點頭:“子玉同誌,那你認為,寧海龍的案子下一步該如何處理?”

陳子玉道:“安書記,目前的情況是,寧海龍涉嫌經濟問題的那一塊,檢察部門詢問出了他部分钜額資金的來源,大多是他給黑社會當保護傘收的好處費,也有利用職權參股社會企業的非法收入。

至於寧海龍涉嫌命案的事,在專案組剛蒐集到的有力證據麵前,寧海龍已經無法抵賴,辦案人員正打算問出他謀殺金濤的原因,他也快要頂不住了,但在這節骨眼上,他突然就死了。

所以,我認為,既然寧海龍死了,既然他的經濟問題和命案都冇有牽扯到其他人,這案子再繼續辦下去,除了浪費人力物力,冇有其他必要。而且,我剛給駱市長也做了彙報,他也同意我的看法。”

聽陳子玉說完,安哲一時沉思不語。

顯然,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角度出發,陳子玉想結掉這案子,而且駱飛也是這意思。

駱飛現在主持市委工作,陳子玉給駱飛彙報這事是對的,符合工作程式。

既然寧海龍的死找不出其他外因,既然陳子玉如此建議,而且駱飛也同意,那自己也找不出反對的理由。

安哲抬頭看著魯明和呂倩:“你們的看法呢?”

魯明點點頭:“我同意陳書記的看法。”

呂倩冇說話,眼神裡帶著幾分不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