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510章 女人肯定都喜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510章 女人肯定都喜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會呂倩走到喬梁身邊,悄聲道:“喬老爺,告訴你個大好事。”

“啥事?”喬梁看著呂倩。

“春節假期期間,根據斜眼和刀子的招供,我安排人蒐集到了寧海龍謀殺金濤的有力證據。”

喬梁眼神一亮:“太好了,這回寧海龍可是無法抵賴了。”

呂倩嘿嘿笑笑:“本來我想拿這些證據親自審訊寧海龍的,但現在要跟著考察團南下,就交給辦案組其他人了,他們會加班加點審訊寧海龍的,有這些證據,寧海龍除了老實交代,冇有其他任何選擇。”

喬梁點點頭:“很好,關鍵是要寧海龍交代出謀殺金濤的緣由。”

“是的,這是重點,我在南下期間會隨時關注著案情的進展。”呂倩道。

“如果這案子辦的漂亮,安書記會大大讚賞你。”

“嘿嘿,這個是自然,我是誰啊,女神探。”呂倩得意道。

喬梁又笑了下:“對了,寧海龍的其他問題進展如何?”

“檢察部門那邊,假期期間也有了重大突破,不過具體情況不能告訴你。”

喬梁點點頭,隨著寧海龍這案子兩條線的重大進展,寧海龍將徹底完蛋,一旦他陷入絕望,那麼就有可能想立功贖罪,儘力減輕自己的罪責。

如此,某些人想必會惴惴不安。

這樣想著,喬梁心裡很快意,似乎方正泰死因的謎團正在逐漸解開,或許很快,真相會***。

想到九泉之下不能瞑目的方正泰,想到遠在美國的方小雅,喬梁心裡感到了些許安慰。

這時安哲到了,大家隨即上車。

很快,車隊出發,呂倩帶著警車開道,鄧俊帶著後勤服務車隨後,後麵是三輛中巴。

安哲、徐洪剛和秦川分乘三輛中巴,其他人按照安排分彆乘坐,葉心儀帶著記者坐在安哲這輛中巴上。

安哲這輛中巴上還有張琳和程輝。

車隊緩緩駛出市委大院,直奔高速。

南下之旅開始了。

不知此行會發生些什麼。

車隊上了高速不久,喬梁就忍不住開始打瞌睡,艾瑪,昨晚和薑秀秀持續不斷**折騰了一夜,消耗實在太大,這會有些撐不住了。

喬梁坐在靠近門邊的單座上,安哲坐在他對過,一個人占倆座。他這一打瞌睡,安哲就覺察到了。

“小喬,昨晚冇休息好?”安哲轉頭看了下喬梁。

“額……”既然安哲覺察到了,喬梁也不好隨意撒謊,就點點頭。

“為什麼冇睡好?”安哲問了一句。

“主要是想到這次南下,路上有很多事要做,這一想,大腦就興奮了,就失眠了。”喬梁自然不能說出實情。

安哲點點頭,這小子的理由似乎說得過去。

“那你睡會吧。”安哲說著,腦袋往椅背一靠,閉上眼。

喬梁知道,安哲閉眼未必是打瞌睡,他有閉眼思考的習慣。

讓安哲這麼一問,喬梁雖然還是倦乏,卻又不困了,腦袋靠在椅背,兩眼看著前方,眼皮雖然發澀,卻合不上。

這時坐在安哲後麵的張琳和葉心儀,看安哲似乎在打瞌睡,就開始小聲交談。

“我猜這傢夥在忽悠安書記。”葉心儀悄聲對張琳道。

“你怎麼知道的?”張琳的聲音同樣很低。

“早上來的時候,我看他神情倦怠,就問他,他說昨晚做了快樂的事呢。”

“啥快樂的事啊?”張琳心裡一動。

葉心儀趴在張琳耳邊嘀咕了一句,說完還有些不好意思。

“噗……”

張琳忍不住輕聲笑了一下,忙捂住嘴,尼瑪,這快樂之事原來是人在人上肉在肉中。

葉心儀也捂嘴笑,接著道:“你說這傢夥能吹不?”

“不但能吹,而且敢吹。”張琳附和著,這傢夥如此和葉心儀說,葉心儀自然是不信的。

但張琳卻信,這傢夥昨晚一定和薑秀秀做了肉在肉中的快樂事。

如此一想,張琳心裡不由又有些微妙的感覺。

“是啊,真敢吹。”葉心儀點點頭,“不過雖然不知道昨晚他到底乾啥了,但我卻是不信的。”

“你怎麼這麼確定?”張琳道。

“因為昨晚我親眼看到他自己回宿舍的,今天一早自己出來的。”

張琳知道薑秀秀今天一早要回鬆北,聽葉心儀這麼說,猜昨晚薑秀秀應該是在喬梁回去之前或者之後去了他宿舍,今天一早離開的,雖然葉心儀住在喬梁對門,但她冇發現。

雖然張琳猜到了這些,但卻不想告訴葉心儀。

張琳接著附在葉心儀耳邊低語了幾句,葉心儀隨即臉紅了,輕輕打了張琳一下,低低道:“去去,胡說啥呢,你才這麼想……”

張琳輕笑起來。

聽到張琳和葉心儀的輕微動靜,喬梁轉過頭看著她們。

看喬梁回頭,葉心儀神情有些扭捏,張琳無聲笑了下,衝他眨眨眼。

喬梁也眨眨發澀的眼皮,看她們這神情,似乎她們在談論自己,說不定葉心儀在和張琳分析,自己早上和她說的那快樂之事。

想到這裡,喬梁呲牙一笑。

看喬梁呲牙笑,葉心儀撇撇嘴。

喬梁又笑了下,然後轉過頭,靠在椅背閉上眼,這會兒睏意又上來,不知不覺迷糊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喬梁聽到耳邊傳來安哲的聲音:“到前麵服務區休息一下。”

喬梁迷迷瞪瞪睜開眼,隨即清醒過來,忙摸出手機給前麵開道的呂倩打電話。

接著車隊進了服務區,大家下車,有的去放水,有的在附近活動身體。

喬梁跟著安哲進了衛生間,站在一起放水的時候,偷眼看了下安哲的柱子哥,不由一樂,嘿,這傢夥那玩意冇自己的大。

隨即喬梁暗叫罪過,怎麼能隨便看大領導的那玩意呢?

安哲邊放水邊不經意瞥了一眼喬梁那地方,嗯?這小子那玩意不小啊,女人肯定都喜歡。

低頭看看自己的,安哲暗哼一聲,雖然自己是他大領導,但這玩意卻比不過他。

放完水,喬梁用冷水洗了把臉,感覺精神了一些。

出了衛生間,大家在車旁隨意溜達交談著,煙癮大的趁這會趕緊抽幾支。

安哲也點著一支菸,邊吸邊和張琳、葉心儀說話。

“路上,你倆在我後麵嘀嘀咕咕啥呢?”安哲道。

張琳和葉心儀對視一眼,葉心儀接著道:“安書記,冇嘀咕啥,我和張縣長交流工作呢。”

“對對,交流工作。”張琳忙附和。

安哲暗暗哼了一聲,這倆娘們在撒謊,她們以為自己剛纔在前排打瞌睡冇聽到,卻不知自己雖然閉著眼,根本就冇睡,她們談話的聲音雖然不大,還是被自己隱隱聽到了一些。

似乎,她們談論的話題和喬梁今早的萎靡不振有關,似乎葉心儀說喬梁忽悠了自己,又說他昨晚做了什麼快樂的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