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500章 背黑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500章 背黑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心儀隨即道:“原稿裡有安書記在陽山吃飯時,和程書記的一段談話,但不知何故,稿子發出來冇有了。”

葉心儀儘量說的委婉,不說安哲訓斥程輝,而是說對話。

“哦,原來是這樣。”楚恒點點頭,接著皺眉看著陸平,口氣嚴肅道,“陸書記,從講政治的高度,這是安書記的重要活動,而且這稿子是安書記親自看過的,你們報社這樣搞,顯然是大大不妥,這是嚴重錯誤。”

陸平聽楚恒這麼講,心裡暗暗叫苦,又暗罵楚恒,尼瑪,不是你給我來那個電話,我敢這麼搞嗎?現在安哲責問這事,你倒冇事人似的批評起我來了?

特麼,楚恒分明是想扯清他和這事的關係,把責任都推到自己身上,讓自己當替罪羊。

陸平心裡很生氣,但卻不敢有任何表現,心念一轉,既然楚恒讓自己當替罪羊,那自己就讓羅陽來背這黑鍋。

想到這裡,陸平瞪眼看著羅陽:“羅總編,昨晚是你值夜班,這稿子你是怎麼處理的?為何不和我說一下?”

這回輪到羅陽心裡叫苦了,尼瑪,這分明是你讓我這麼做的,現在安哲一追責,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了,太不夠意思了。

但羅陽顯然不敢說出實情,陸平是自己老大,從文化局開始就是自己的老上級,自己還要在報社繼續跟著他混呢,何況他對自己一直很信任,一直把自己當親信。

如此,在這種關頭,自己冇有任何選擇,隻能替陸平背這黑鍋了。

“陸書記,這稿子……我,我不知道是安書記看過的,當時因為版麵的原因,這稿子有些長,版麵放不下,我就擅作主張刪除了一部分……”羅陽結結巴巴道,又覺得自己找的這理由比較合理。

聽羅陽這麼說,陸平暗暗鬆了口氣,又覺得羅陽腦子轉悠很快,迅速就從專業角度給出了貌似合理的解釋。

楚恒也暗暗點頭,羅陽這小子腦瓜挺靈活啊,這理由似乎還可以。

隨即陸平開始訓斥羅陽:“胡鬨,版麵再緊張,也不能動這稿子啊,完全可以撤換其他稿子修改版麵,我看你腦子裡就是缺少講政治這根弦……”

羅陽垂頭喪氣:“各位領導,我錯了,我做深刻檢討。”

然後陸平小心翼翼看著安哲:“安書記,這事我也要檢討,作為報社黨委書記,我有領導責任。”

喬梁不動神色觀察著楚恒、陸平和羅陽的細微表情,心裡暗暗琢磨,尼瑪,這到底是羅陽自己的操作呢?還是羅陽得到了陸平的指示,而陸平又得到了楚恒的吩咐這麼做的?至於楚恒為何要這麼做,顯然是有人找了他。

越想越覺得後者的可能性大,以自己在報社多年工作的瞭解,一般情況下,值班副總編是不會擅自改動一把手活動的稿子的,即使版麵緊張,也會壓縮其他稿子,為一把手的稿子騰出版麵。即使萬不得已要修改稿子,也會和審稿人打個招呼,而葉心儀對此卻完全不知。

如此,應該就是後者,他們在配合演戲忽悠安哲。

喬梁暗暗點頭,看了一眼葉心儀。

葉心儀此時也想到了這一點,看喬梁看自己,知道他此時心裡所想,微微點了下頭。

看葉心儀點頭,喬梁對此更加肯定了。

但喬梁也知道,雖然自己和葉心儀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但安哲卻未必能想到這些,畢竟上稿安排版麵是專業的技術活,他不熟悉。

安哲此時雖然對羅陽的解釋有些懷疑,但又覺得合理,找不出什麼破綻。

安哲此時很惱火的,程輝這事正好可以作為乾部作風整頓的一個反麵典型,正好可以在正處級層麵警示各縣區委書記和市直部門一把手,冇想到就這麼被浪費了。

越想越生氣。

安哲呼地站起來:“陸平,關於報社作風整頓中存在的問題,我給你幾天時間整改,如果年後還是冇有改觀,你給我向市委遞交辭職報告。”

說著安哲抬腳就走。

陸平忙站起來跟上去,使勁點頭:“安書記,我一定徹底整改,一定讓市委滿意,一定……”

“好了,我不聽你說,我看你怎麼做。”安哲打斷陸平的話,頭也不回往外走。

陸平神情極度尷尬,不停擦額頭的汗。

楚恒跟在安哲後麵邊走邊道:“陸書記,既然安書記下指示了,回頭部作風整頓領導小組會定期來督促檢查,希望你心裡有數。”

“哎,哎,我一定嚴格落實兩位領導的指示,一定做好。”陸平使勁點頭。

柳一萍邊往外走心裡邊嘀咕,艾瑪,這報社一把手不好乾啊,要是當初自己真的當上了報社黨委書記,此刻挨批的說不定就是自己。

如此說來,自己冇當上報社黨委書記也未必就是壞事。柳一萍不由有些自我安慰。

各位書友,我剛開通了自己的微信公號,搜尋“天下亦客”就可以找到我,裡麵經常會有小精彩放送,歡迎大家關注。

下樓後,安哲接著上車離去,連手都冇和陸平握。

隨即楚恒也帶著柳一萍和葉心儀離去。

陸平此時心情沮喪到了極點,這是自己到報社上任後安哲第一次來報社視察,冇想到卻是一頓疾風暴雨般的猛批,甚至他走的時候都不和自己握一下手。

顯然,安哲是對自己很不滿的,按安哲的脾氣,按他今天看到的情況,還有那稿子的事,他冇當場宣佈撤自己的職就算是好的了。

陸平心裡不由極度不安,作為市委直屬單位的一把手,自己得不到市委書記的賞識,這絕對不是好苗頭。

此時,在回去的路上,喬梁把自己剛纔的想法告訴了安哲。

安哲聽完,沉默片刻道:“小喬,不錯,你學會分析問題了。”

得到安哲的表揚,喬梁雖然開心,但卻又惋惜道:“可惜啊,這麼一篇對乾部作風整頓具有重要警示意義的稿子,就如此毀在了報社手裡。而且,這種稿子又不能重發。”

安哲冇有說話。

喬梁從後視鏡看到,安哲此時帶著沉思的表情,目光深邃卻又犀利。

看這安哲這神情,喬梁稍一琢磨,心裡突然一動……

中午下班後,吃過午飯,喬梁摸出手機開始撥號……

陸平此時正心情煩悶關在辦公室裡抽菸,羅陽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心神不定地看著他,兩人都冇有心思吃飯。

司勝傑推開門小心翼翼看著他們:“陸書記,羅總,該吃午飯了,要不我安排人把飯給你們送過來?”

陸平煩躁地擺擺手:“出去,不吃。”

司勝傑自討冇趣,關上門離開。

這時陸平的手機響了,陸平焦躁地拿起手機,也不看來電,直接道:“誰?”

“陸書記,是我,市委辦公室的喬梁。”喬梁平靜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