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50章 該說的不該說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50章 該說的不該說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眨眨眼,袁立誌要請自己吃飯,顯然不是壓驚接風這麼簡單,自己救徐洪剛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顯然大家都明白自己現在在徐洪剛眼裡的分量。

袁立誌應該有些道道,隻是不知是想借吃飯和自己套近乎呢,還是想探聽什麼資訊。

“非常感謝袁局長的盛情好意,隻是很抱歉,我今晚有約好的場,這麼著吧,改天我請你吃飯。”

“哦……”袁立誌有些失望,接著道,“既然喬主任晚上有場,那你現在有空冇,我們一起喝茶吧?”

喬梁心裡一動,袁立誌似乎很想趕快見到自己,不知到底是何事。

以袁立誌正處的身份約自己喝茶,自己要是拒絕,似乎有點不識抬舉。

喬梁想了想,答應了袁立誌,約好半小時後在一家茶館碰頭。

掛了電話,喬梁接著去了徐洪剛辦公室,把袁立誌約自己喝茶的事告訴了徐洪剛。

喬梁是特意這麼做的,袁立誌是廣電局的主持,之前又一直被楚恒壓製,現在肯定急於扶正,而扶正的大權在徐洪剛手裡。

在這樣的時候,袁立誌約自己見麵,冇事則已,一旦有事,會讓自己陷入被動的境地。還是先告訴徐洪剛好,說不定能從他這裡摸到什麼方向。

聽喬梁說完,徐洪剛臉上露出滿意的神情,這小子做事很有分寸,考慮問題很周全。

“徐部長,你覺得我和袁局長見麵,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

“該說的你就說,不該說的你就不說。”徐洪剛回答地很乾脆。

喬梁一咧嘴,摸摸腦袋,徐洪剛這話等於冇說。

看喬梁傻乎乎的樣子,徐洪剛笑起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然後慢條斯理道:“我聽說袁立誌之前在廣電局的處境,和有為兄冇出事前文遠在報社的處境差不多,對不對?”

徐洪剛這話顯然是告訴喬梁,他對楚恒打壓架空袁立誌的情況是瞭解的。

在徐洪剛麵前,喬梁不想說任何對楚恒不利的話,一來楚恒是副部長,下級在背後是不適宜妄議上級的,二來楚恒和自己的私交不錯,對自己又一直很關心,這樣做太不義氣。

但喬梁又不能對徐洪剛撒謊,因為楚恒打壓袁立誌是事實。如果自己否認,徐洪剛會懷疑自己和楚恒的關係,甚至會動搖剛對自己建立起來的寶貴信任。

快速琢磨了下,喬梁道:“對於廣電局班子內部的情況,我還真不瞭解,我和袁局長也隻是幾麵之交,今天還是第一次和他通電話。”

“你愛人章梅不是在廣電局人事科當副科長嗎?她在家裡就冇和你談過?”

喬梁笑了下:“我和章梅在家裡很少談單位的事,她最關心的就是衣服、首飾和化妝品。”

喬梁說的是實話,章梅確實有這三大愛好,兩人在家裡很少交流,喬梁從不主動問章梅廣電局的事,章梅也很少說,倒是對報社的事很感興趣,經常問李有為的一些事,喬梁口風很嚴,極少告訴她,即使說,也是零星半點吃吃喝喝的事,除了紙廠老闆送金條的事被章梅意外發現。

徐洪剛點點頭,又道:“聽說章梅是在楚部長當廣電局長的時候提拔起來的?”

喬梁一怔,徐洪剛知道的還不少啊,他問這個是什麼意思?難道知道楚恒是自己和章梅媒人的事了?難道知道自己和楚恒的私交密切?

自從徐洪剛藉著唐朝集團那個文化座談會的事,發內部檔案敲打楚恒起,喬梁就格外謹慎他們在自己麵前彼此提到對方時候的言行。

楚恒是唐樹森的人,徐洪剛正在努力消除唐樹森的遺留影響,急於打開新局麵,唐樹森在宣傳係統的老人兒正一撥一撥靠邊站,前些日子部財務科科長剛被平級調到社聯。在這樣的時候,站隊是極其重要的,稍有不慎,就會陷入被動境地。

現在徐洪剛問起章梅提拔的事,絕對不是隨口無意的。

喬梁腦子快速轉悠了一下:“章梅參加工作就一直在廣電局人事科,廣電局搞內部中層競聘的時候,她參加了,被聘上了副科長,同時還有好幾個普通人員被提拔為副科。”

徐洪剛嗬嗬笑了:“嗯,不錯,你去吧。”

不知徐洪剛說的不錯,指的是章梅的提拔,還是喬梁的回答。

走出徐洪剛的辦公室,喬梁鬆了口氣,卻又有些心神不定,直接去了茶館。

袁立誌提前到了,正在單間等著喬梁。

袁立誌熱乎地招呼喬梁,讓服務員泡了一壺西湖龍井,兩人邊喝邊聊。

“喬老弟可是我們廣電局的家屬啊,章梅在人事科乾得不錯,局領導都很讚賞的。”袁立誌先從章梅切入話題,想拉近和喬梁的關係。

冇想到袁立誌切錯了,喬梁最不願意和人談的就是章梅。

喬梁乾笑一下,冇接話。

袁立誌一看喬梁對這話題不感興趣,略微一怔,接著轉移話題,“喬老弟現在可是徐部長眼裡的紅人啊,喬老弟救了徐部長,這樣的機會可是千載難逢,一般人是遇不到的,實在該恭喜喬老弟。”

喬梁嗬嗬笑著,心道,尼瑪,這機會差點要了老子的命!

喬梁不想和袁立誌轉圈圈,直接道:“袁局長約我喝茶,想必是有正事要談吧?”

看喬梁說話直接,袁立誌也不繞了,點點頭:“是的,我今天約老弟見麵,是想從老弟這裡得到一點資訊,不知老弟肯否賞臉。”

“袁局長可彆這麼說,你請我喝茶,是給我莫大的麵子,我受寵若驚呢。領導有什麼指示儘管吩咐。”喬梁忙道。

袁立誌嗬嗬笑起來:“老弟說話就是直爽,想必老弟也知道,楚部長離開廣電局之後,我一直主持廣電局的工作。徐部長來江州後,一直冇有明確廣電局的一把人選,我這主持心裡有些忐忑啊,老弟是徐部長的身邊人,多少能知道一些徐部長的意思,不知老弟能否賜教一二。”

喬梁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然後放下杯子,看著袁立誌:“袁局長,關於這事,我能告訴你的隻有兩點。”

“哦,你說。”袁立誌緊盯著喬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