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481章 徐洪剛的尷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481章 徐洪剛的尷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點點頭:“我和秦秘書長除了工作,其他方麵幾乎不打交道,總體來說,他對我還不錯,隻是有些時候,可能和我做事考慮欠周到有關,讓他微微有些不快。”

吳惠文沉思片刻:“作為你的身份來說,一方麵要為老安搞好服務,另一方麵,從工作角度來說,秦秘書長是你的最高領導,和他搞好關係非常重要,切不可因為是老安的秘書就輕慢了秦秘書長。這一點,你要有清醒的認識,該請示的請示,該彙報的彙報,該擔責的擔責,不該擔責的事,也不要硬往自己身上攬。”

喬梁琢磨著吳惠文這話,似乎她到關州後,對秦川之前在關州的做事風格和情況有一些瞭解,所以如此和自己說。

吳惠文接著道:“老安是一個具有開拓創新精神的人,我知道,他到江州後,是一心想做出一番事業的,但依我對江州高層人員目前情況的瞭解,今後老安肯定會遇到很大的阻力和障礙,甚至會遭遇地雷陣。你作為老安的秘書,最需要做到的就是對他忠心,任何時候,都要唯一不二的忠心,任何時候,都要堅定不移地和他站在同一戰線。這不僅隻是為了你的個人利益,還有大局和道義。”

吳惠文這話讓喬梁心裡感到震動,她說這些的意思似乎在暗示自己什麼,似乎她已經覺察到了江州市委常委內部的一些動向,似乎安哲和她交流過一些東西。

以吳惠文做人的品質,以吳惠文和安哲的友誼,以及對自己的關心,她告訴自己這些,一方麵是為自己好,另一方麵,卻又在提醒自己,做人要有底線,做事要講道義。

喬梁鄭重地點點頭:“吳書記,你的話我牢牢記住了。”

吳惠文笑了下:“其實以我所瞭解的你做人做事的風格,我這話可能是多餘。”

“不,一點都不多餘,十分有必要。說實話,吳書記,任何時候,都我希望得到你的教導和指導,你和我說過的每一句話,我都會記在心裡。”喬梁認真道。

“每一句話?真的嗎?”吳惠文笑道,“是不是有點誇張了?我纔不信你記性有那麼好。”

喬梁撓撓頭皮:“或許是有點誇張,我想表達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想表達什麼意思。”吳惠文打斷喬梁的話,幽默道,“你是不是想說,吳書記的話句句閃金光啊。”

喬梁忙點頭:“對對,吳書記的話都是箴言真理。”

“你這傢夥,拍起馬屁來真在行。”吳惠文開心地笑起來。

看吳惠文笑得開心,喬梁心情也很愉快。

一會吳惠文看看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老安的稿子搞定了,我的還需要再回去修改一下。”

“要不要我幫忙?”喬梁道。

吳惠文看著喬梁,眼神動了下,一時冇說話。

喬梁接著道:“我的意思是,你修改完後,如果修改篇幅比較大,我可以幫你錄入電腦重新列印出來。”

“你覺得這活我的秘書不能乾嗎?”吳惠文似笑非笑道。

“這倒也是。”喬梁嘿嘿笑了下,覺得自己有些自討冇趣。

“不過你的心意我還是領了,但讓你乾打字員的活,我還是覺得大材小用。”吳惠文想了想,“這樣好不好,我剛纔散步的時候,腦子裡又湧現出幾個新想法,回去後你去我房間,先看稿子,然後我把我的新想法說給你聽,你幫我把這幾個想法揉到稿子裡去。”

喬梁一聽來了精神,這可是技術活,不是大材小用了,吳惠文到了關州,自己還能幫她乾活,這很讓人激動。

“行,冇問題。”喬梁忙道。

兩人回到賓館,直接去了吳惠文房間。

吳惠文讓喬梁坐下,接著把稿子給他,喬梁低頭看起來。

這時有人敲門,吳惠文打開門,她的秘書進來了。

“吳書記,還有什麼事冇有?”秘書問道,隨即看到了正坐在沙發上看稿子的喬梁,一怔,這不是安哲的秘書喬梁嗎,他怎麼坐在自己老大的房間裡?

吳惠文道:“冇事了,你休息吧,我讓喬科長過來幫我整理下明天的發言稿。”

喬梁這時抬起頭衝秘書笑了下。

秘書也衝喬梁笑了下,然後就退出去。

秘書回到房間,皺眉沉思片刻,接著摸出手機開始撥號,片刻道:“秦秘書長……”

此時,在安哲房間裡,煙霧繚繞,徐洪剛和安哲正邊抽菸邊交談。

“安書記,有個事我想給你彙報一下。”徐洪剛看著安哲。

“嗯,你說。”安哲點點頭,邊抽了一口煙。

“上週,駱市長主持召開了一次市長辦公會,會上通過了一個事項。”徐洪剛邊說邊從包裡拿出一份檔案放在安哲麵前,“鑒於此事比較重要,會後,我給駱市長建議,此事在實施前,是不是先給市委彙報一下,可駱市長說這純粹是市政府的內部事務,不需要給市委彙報……”

安哲拿起檔案看了一下,不動聲色看著徐洪剛:“洪剛市長,你為什麼想到和我說這事?”

“因為作為常務副市長,作為市委常委,我覺得此事你有必要知道。”徐洪剛平靜道。

安哲又看了一眼那檔案,然後緩緩放下,接著又吸了兩口煙,沉默片刻:“那你認為,駱市長為何要如此說?”

徐洪剛冇有回答,心道,原因你自然是知道的,何須問我?

看徐洪剛不說話,安哲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沉思片刻:“洪剛市長,其實這份檔案我已經看到了。”

“哦?”徐洪剛微微一怔,看著安哲。

安哲繼續道:“我是前天看到這份檔案的,市府辦報給了秦秘書長,然後秦秘書長呈轉給了我。”

“這……”徐洪剛有些意外,駱飛不是說不需要給市委彙報嗎,怎麼又這麼做了?

隨即徐洪剛有些尷尬,安哲已經知道此事了,自己卻又如此給他彙報,不知安哲心裡會怎麼想。

看著徐洪剛尷尬的神情,安哲意味深長道:“洪剛同誌,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徐洪剛皺眉不語,安哲這話問的模棱兩可,可以理解為自己想藉此事離間他和駱飛的關係,也可以理解為自己被駱飛耍了。

如果是前者,安哲會覺得自己存心不良,想破壞兩位一把手之間的和諧。

如果是後者,那就是駱飛猜到他如此回答自己後,自己會暗地給安哲通報這事,但他卻又讓人按程式報給了市委,讓自己在安哲麵前出洋相,甚至讓安哲懷疑自己如此做的用心。

徐洪剛突然感覺自己裡外不是人,處在一個滑稽而難堪的位置。

這讓徐洪剛的神情愈發尷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