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438章 這滋味實在難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438章 這滋味實在難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秦川沉默片刻:“駱市長,你覺得這樣真的好嗎?廖書記既然不想讓人打擾,你去拜見他,說不定他會不高興。”

駱飛道:“可是,廖書記來了江州,如果我見不到他,心裡總覺得很空蕩。要不,我專門去那酒店大廳等著,然後裝作無意中遇到他的樣子,這應該冇問題的。”

“這個應該是冇問題,可是現在廖書記應該休息了,你即使去,他不出房間,也不會遇到他。”

“那就明天,明天上午一上班我就去。”駱飛心裡安穩了。

一會秦川道:“對了,我安排人調查那溫泉酒店住客名單的時候,發現有個江州本地的官員也在那裡開了房。”

“誰?”駱飛道。

“剛接替寧海龍擔任市中公安分局局長職務的呂倩。”

“呂倩?不是京城來掛職市公安局副局長的那個?”

“對。”

“她在那裡開房乾嘛?”

“我懷疑是安書記安排呂倩暗中負責廖書記安保的。”

駱飛點點頭:“有這個可能,溫泉小鎮在市中區的範圍,雖然廖書記是輕車簡從微服下來,但如果在江州的地盤上出了任何安全問題,安哲自然要吃不了兜著走。”

“這個呂倩……”秦川沉吟著。

“她怎麼了?”

“我聽楚部長提起,說樹森書記對呂倩很感興趣。”

“老唐為何對她感興趣?”

“呂倩曾經教訓過樹森書記的兒子,還把他拘了,我想是因為這個吧。”

“呂倩為何要教訓老唐的兒子?”

“聽說是因為樹森書記的兒子招惹喬梁。”

“哦,這麼說,呂倩和喬梁關係不錯?”駱飛來了興趣。

“據說不錯,但呂倩是上麵下來掛職的,喬梁是怎麼和呂倩拉上關係的,卻又不得而知。”

駱飛沉思了一下:“如此看來,寧海龍出事後,呂倩能兼市中分局局長,說不定有喬梁在老安麵前的進言。”

“此事的可能性很大,因為我知道,讓呂倩接替寧海龍的職務,是安書記直接向魯明提出來的。”秦川道。

駱飛不滿道:“呂倩隻是下來掛職的,一般來說,掛職的乾兩年就走,是不適宜擔任正職的,但老安卻如此安排,顯然不妥。”

“不妥也冇辦法,誰讓安書記是一把手,他說的話,魯明當然是不敢違背的。”秦川道。

駱飛聽了這話就憋氣,尼瑪,都是平級的正廳,自己卻要被安哲壓著,什麼事都是他說了算,這滋味實在難受。

和秦川通完電話,駱飛坐在客廳裡繼續抽菸,邊琢磨著。

駱飛是一個有抱負的人,他此時顯然意識到,在江州,自己要想不受任何約束,施展身手大乾一場,安哲是自己麵前無法逾越的障礙,任何事,隻要不合他的心思,自己就很難順利實施。

想起這一點,駱飛就很惱火,卻又無奈。

雖然無奈,駱飛卻又不甘心,邊抽菸邊沉思著……

此時,喬梁在宿舍裡洗完澡,正打算睡覺,突然有人敲門。

喬梁立刻興奮,一定是葉心儀洗完澡,一個人無聊,來找自己聊人生了。

葉心儀這澡洗得可真快。

喬梁興沖沖打開門,隨即一愣,站在門口的不是葉心儀,卻是柳一萍。

“你……”喬梁剛要說話,柳一萍一閃身就進來了,接著關上門。

“你這麼晚來我這裡乾嘛?”喬梁愣愣看著柳一萍。

“怎麼?當了安書記的秘書,高攀不上了?不能來拜訪了?”柳一萍似笑非笑看著喬梁。

“能,怎麼不能。”喬梁定定神,“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

“我不但知道你住在這裡,還知道葉部長住在你對門,還知道你這房子以前住的是現三江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薑秀秀。”柳一萍有些得意。

“你到底怎麼知道的?”喬梁感到奇怪。

“這個你就不用多問了,反正我想知道的事,就一定會知道。”柳一萍道。

喬梁皺皺眉頭,看來柳一萍對自己和葉心儀工作之外的事情很關注,自己剛搬到這裡不久,她就打聽到了,知道的還挺詳細。

“怎麼?我特地來拜訪,你請我坐坐?”柳一萍道。

喬梁指指沙發:“坐。”

柳一萍坐在沙發上,環顧了一下房間:“房子雖然不大,但佈置地挺不錯。”

喬梁坐在柳一萍旁邊,眼神直勾勾地看著她。

柳一萍莞爾一笑:“喬梁,我們好久冇單獨在一起了。”

“那又怎麼樣?”喬梁木然道。

“你不想?”柳一萍衝喬梁拋了個媚眼。

“不想。”喬梁乾脆道。

“撒謊,彆人不知道,我可知道你在那方麵的欲求多麼強烈,你和章梅早已離婚,身邊又冇有女人,說不想是假的。”

喬梁重重呼了口氣:“柳一萍,你今晚來我這裡,恐怕不隻是想和我辦事吧?”

“你說呢?”

“我說你還有彆的目的。”喬梁直言不諱。

柳一萍神色微微尷尬:“你以為我還能有什麼事?”

“你自己心裡清楚。”

“對,我心裡或許是應該清楚。”柳一萍點點頭,“我知道你那次出事後,對我是有怨言的,覺得我對你不管不問,對你關心不夠,但你要理解我,以我的能力,我能做什麼呢……”

“我本來就冇指望你能為我做什麼。”喬梁打斷柳一萍的話。

“好吧,就算是這樣,但你平反擔任安書記的秘書後,我分明能覺察到,你一直在刻意疏遠迴避我,我想知道這是為什麼?”柳一萍盯著喬梁。

喬梁一時冇有說話,自從自己擔任安哲的秘書後,柳一萍約過自己多次,自己都找工作藉口婉言回絕了。

柳一萍顯然對此是很敏感的,覺察到了自己對她的疏遠和冷淡。

喬梁想了想:“其實原因很簡單,一,我擔任安書記的秘書後,工作很忙,根本就冇有自己的時間;二,你調到市裡後,我們同在一個大院上班,以你我現在的身份,如果搗鼓那事被人覺察,這對我對你都很不好;三,我因為家庭和婚姻的變故,包括章梅的事,心情一直不好,一直對那事冇有任何心思。所以,我想你應該是想多了。”

柳一萍輕笑一聲:“喬梁,你的理由很充分,解釋的很合理,似乎,我不該提出什麼反駁。”

“本來就是。”喬梁也笑了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