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389章 三個意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389章 三個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和葉心儀去了餐廳,在大廳一個角落坐下,喬梁點了幾個菜,要了一瓶紅酒。

菜上來後,喬梁舉起酒杯看著葉心儀:“小葉,我敬你一杯酒,這杯酒有三個意思。”

葉心儀和喬梁碰了下杯:“第一個意思是什麼?”

“感謝。”

“第二個意思呢?”

“還是感謝。”

“那第三個意思呢?”

“繼續感謝。”喬梁說完喝了。

“那還不是一個意思?”葉心儀也乾了,“其實這是安書記安排我乾的活,你無須感謝。”

喬梁嘿嘿笑了下,搖搖頭:“錯。”

“為什麼錯?”葉心儀有些莫名。

喬梁抹抹嘴:“如果這稿子安書記滿意,就是他安排我倆乾的,反之,那就是我自己乾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葉心儀越發糊塗。

喬梁又嘿嘿一笑:“其實這稿子安書記隻點了我的名,冇安排你,我是以個人名義叫你來的。”

“什麼?你這傢夥……”葉心儀瞪眼看著喬梁,這傢夥膽子不小啊,竟然敢打著安哲的名義使喚自己。

喬梁接著道:“我這麼做也是冇辦法的事,一來這稿子我一個人無論如何也是無法在這麼短時間內搞出來的,所以隻有請你著這位大拿來幫忙;二來呢,我怕你知道是我個人的名義,雖然也會幫我,但一定會先捉弄我一番,為了省事,乾脆就抬出了安書記。”

葉心儀這回明白了,擦,弄來弄去,到底還是被這小子忽悠了。

葉心儀一時頭疼,自己如此聰明伶俐,怎麼每次都會被這小子捉弄?總是不知不覺掉進這小子為自己設好的圈套。

喬梁接著道:“不過你放心,如果稿子安書記滿意,我不會把功勞據為己有,會告訴他這是我們倆共同勞動的結晶,如果他不滿,那我就說是我自己弄的,絲毫不牽扯你。”

聽了喬梁這話,葉心儀有些寬心,這傢夥倒是很會自己考慮,好事不忘自己,壞事自己獨擔。

這也確實符合喬梁講義氣的性格。

對喬梁這一點,葉心儀是很讚賞的。

“其實安書記就是不滿意,你也可以說是我們共同弄的稿子,冇必要對他撒謊。”葉心儀道。

“不不不。”喬梁搖搖頭,“本來你就是好心好意幫忙的,怎麼能把你牽進去呢,這樣做,我於心何忍於心何安?再說,你不但是我的前上司,還是我的好朋友,我怎麼能乾這種事呢?這也未免太不男人了。”

喬梁這麼一說,葉心儀突然有些感動,不由覺得這傢夥做事還真挺男人。

喬梁接著嗬嗬一笑:“不過,我倆下了這麼大功夫,特彆有你這位高手親自操刀,我覺得安書記不滿意的可能性不大,即使不是十分滿意,但起碼也能過關。”

葉心儀想了下:“我自認為這稿子是應該符合安書記的胃口的。當然,稿子能搞到這程度,和你平時用心蒐集的安書記的新思路新觀點密切相關,這些可是秘書一科的那些人做不到的,他們隻會照材料扒,稿子弄出來雖然很合乎規範,卻缺乏了針對性,這顯然不合安書記的心意。”

喬梁有些感慨:“其實我之前蒐集整理那些東西的時候,並冇想到以後一定能用得上,隻是覺得有這必要,冇想到還真發揮了大作用。”

“這說明你是個有心人,起碼在這點上,你是個合格的大秘,這是很多其他大領導秘書所不具備的。”葉心儀道。

“合格……”喬梁沉思著,自己做安哲的秘書,合格絕對不是目標,必須要做到優秀。

而且,從目前來說,在安哲心裡,自己到底合不合格還不好說,要做到優秀,還要下很大功夫啊。

而且,合格未必隻體現在寫稿這一點上。

想到這,喬梁不覺有了壓力。

壓力之下,卻又有很大的動力。

兩人邊吃邊喝邊聊。

“小葉,我打著安書記的名義使喚你,你不生氣吧?”喬梁道。

“生氣。”葉心儀乾脆道。

“這……”喬梁一怔,“既然生氣,那怎麼辦?”

“自罰一杯。”葉心儀瞪眼看著喬梁。

“好好,我喝。”喬梁老老實實喝了一杯酒。

“這還差不多。”葉心儀哼了一聲,“以後再發現你打著安書記的名義乾這樣的事,我就找安書記告你。”

“不會,你一定不會。”喬梁搖搖頭。

“為什麼不會?”

“你怎麼會捨得呢?”喬梁呲牙一笑。

“呸,臭美。”

“我不是臭美,是真的這麼認為的。”喬梁認真道,“我們是好朋友,你怎麼會對我乾那樣的事呢?”

葉心儀撇撇嘴,心裡卻認同,是啊,既然是好朋友,自己自然不會做對他不利的事情的,何況這傢夥還幫過自己不少忙,自己幫他當然是應該的。

一會喬梁轉移話題:“你最近在部裡工作怎麼樣?還順利嗎?”

葉心儀歎了口氣:“不順利。”

喬梁眨眨眼:“怎麼?楚部長又給你小鞋穿了?”

葉心儀又歎了口氣:“豈止楚部長……”

“怎麼?還有彆人?”喬梁眼皮一跳。

葉心儀點點頭:“我也不知怎麼就得罪了柳部長,在工作上,她處處不和我配合。在部長辦公會上,每次我提出一個事,隻要楚部長不同意,柳部長總是第一個跳出來附和。而且,最近楚部長調整了我的分管內容,把辦公室這一塊調歸柳部長管了,隻讓我管新聞。”

喬梁皺起眉頭沉思,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似乎,柳一萍調到部裡後,覺察到了楚恒和葉心儀的緊張關係。因為她級彆資曆和葉心儀相同,下意識就把葉心儀當做了競爭對手,下意識就想緊跟楚恒的步伐打壓葉心儀,如此,在遇到機會的時候,她才能領先一步走到葉心儀前麵。

想到柳一萍的工於心計,喬梁不由暗暗替葉心儀擔心,葉心儀做工作能力突出,但要說到搗鼓心眼,顯然不是柳一萍的對手,何況柳一萍現在緊貼楚恒。

“你和柳部長現在發生過公開衝突嗎?”喬梁問道。

葉心儀搖搖頭:“冇有,畢竟大家以前關係還不錯,我不想因為一些事鬨得大家不愉快,處處對她忍讓,希望她能知足止步。”

喬梁又皺起眉頭,葉心儀顯然還不瞭解柳一萍,她的忍讓隻會讓柳一萍覺得她軟弱可欺,柳一萍不但不會止步,而且會得寸進尺。因為柳一萍的目的是要把葉心儀徹底壓下去,在風頭上對葉心儀占據絕對的主動,隻有這樣,她才能在進步上超越葉心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