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92章 說誰誰知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92章 說誰誰知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冇有生氣,平心靜氣道:“你可以罵我混蛋,其實我就是個混蛋,不過我再混,也有自己的底線,不像有的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喪失底線做某些拿不上檯麵的事。”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在說誰?”柳一萍敏感道。

“我什麼意思你自己意會,我說誰誰知道。”喬梁乾脆道。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柳一萍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發虛。

“柳一萍,我什麼意思不重要,你還是用心伺候好大領導吧,好好為你的美好前程去奉獻吧,祝你成功,不過你即使成功了,我也不會恭喜你。”喬梁說完掛了電話。

柳一萍冇再打過來。

喬梁知道,自己剛纔這話,依柳一萍的聰明,她應該能聽出什麼。

喬梁是故意這麼說的,不輕不重敲打一下柳一萍,讓她對自己死心也好。

喬梁此時感到悲哀,尼瑪,在自己周圍的女人裡,除了章梅和柳一萍,其他女人都相信自己,章梅不信倒也罷了,柳一萍竟然也不信,還火氣失足質問自己,實在讓人失望。

喬梁再次感覺到了柳一萍和自己周圍其他女人的區彆,特彆是和葉心儀、張琳。

喬梁知道柳一萍最近的心思都放在謀取三江縣長位置上,正在對豐大年下大功夫。她之前和自己好,那是因為她想藉助徐洪剛往上爬,想當報社黨委書記。但隨著目標的改變,她的重心轉移到了豐大年身上,徐洪剛對她的作用相對減弱,由此,自己對她的性質也發生了變化,現在似乎更多的作用是在滿足她的生理需求方麵。

越想越覺得悲哀,為柳一萍悲哀,為自己悲哀。

喬梁回味著這兩天的經過,似乎,隨著自己的出事,自己周圍的眾生相也都紛紛露出了真麵目。

所謂患難見人心,或許就是指的這個吧,現實就是如此殘酷冰冷,殘酷到了骨子裡,冰冷到了內心最深處。

但同時,喬梁又從張琳、葉心儀、方小雅、呂倩和薑秀秀身上感到了莫大的暖意,這暖意讓他刻骨銘心。

同時,喬梁又想起了季虹,想起自己昨晚和季虹的難忘之夜,這個被殘酷現實幾乎要擊垮崩潰的女人,最終選擇了最無力的反抗方式,她是如此無辜,又如此讓人疼憐。

喬梁心中湧出大片的迷茫,季虹就這麼走了,帶著巨大的創傷離開了帶給她巨大痛苦和傷害的江州,不知她去了哪裡,不知今生還會不會見到她。

想到季虹的淒慘結局,想到自己遭受的巨大恥辱,喬梁心中湧起無儘的恨。

楚恒,你等著,隻要老子還活在這世上,總有一天要和你算這筆賬!

喬梁暗暗發恨。

天快黑的時候,方小雅來了,帶來一個旅行箱,裡麵有喬梁明天出去旅行需要的東西,然後她陪喬梁一起吃晚飯,吃完兩人在房間閒聊。

“喬梁,你出的這事,家裡還不知道吧?”

喬梁不知方小雅說的家裡指的是誰,道:“章梅知道了,父母還不知道。”

“章梅怎麼表現的?”方小雅問道。

喬梁淡淡一笑:“她還能怎麼表現?她怎麼表現對我都無所謂。”

方小雅又問:“打算告訴父母嗎?”

“不。”喬梁搖搖頭,接著道,“他們知道會遭受不了這打擊的,等以後慢慢再告訴他們吧。”

方小雅沉默了,一會道:“如此離開官場,你甘心嗎?”

喬梁的心一陣作痛,悶聲道:“你說呢?”

從喬梁的口氣裡,方小雅感覺出了他的不甘和沮喪,心裡一陣歎息,又很疼喬梁。

“喬梁,隻要你能開心快樂,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方小雅輕聲道。

喬梁感動地握住方小雅的手:“小雅,謝謝你。”

方小雅溫情地看著喬梁:“不管你遇到什麼事,不管你身處何種逆境,我都相信你,都願意陪著你。”

喬梁怔怔看著方小雅,覺得她對自己是真心好,也知道她說這話的意思。

但喬梁隨即又產生了巨大的自卑,這自卑從大學時代就有,至今依然存在。

自己和方小雅之間的差距太大了,根本就不在一個層麵,特彆是現在,自己已經淪落為社會最底層。

這深深的自卑又帶給喬梁強烈的自尊,雖然他覺得這自尊很可憐可笑可悲,但無法戰勝自己根深蒂固的內心。

喬梁的內心在自卑和自尊之間衝突糾結矛盾著,自己是男人,應該做頂天立地的大男人,可現在呢,自己一無所有,在女人麵前,如何能挺起腰桿抬起頭?

喬梁覺得自己很無能,不由很沮喪,深深歎息一聲。

喬梁的歎息讓方小雅再度心痛,撫著喬梁的手輕聲道:“喬梁,不要歎息,不要沉淪,不要放棄,不管你現在遇到什麼挫折,我都相信你是個大男人,相信你一定會重新站立起。”

麵對方小雅的鼓勵,喬梁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衝方小雅笑了下:“嗯,我會走好今後的路,我不會放棄自己所追求的東西。”

“那麼,你追求的東西是什麼呢?”方小雅問道。

喬梁微微一怔,隨即感到了困惑和迷惘,還有失落和失意,是啊,自己這一生到底想追求什麼?到底追求到了什麼?

曾經的自己豪情萬丈,滿懷奮鬥的衝動和激情,可現在,以自己的身份和處境,還能追求什麼呢?還有資格和條件去追求什麼呢?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喬梁搖搖頭。

“所以我想,你需要靜靜心,好好梳理一下大腦和思路,所以我認為你這次出去散心很有必要。”方小雅道。

喬梁點點頭:“也許吧。”

方小雅又道:“雖然你暫時落魄了,雖然你周圍某些人的表現讓你心冷和失望,但你卻並不孤單,還有很多人在關心你陪伴你,比如我,比如琳姐、葉心儀、呂倩、薑秀秀她們,比如李大哥,比如老徐……”

聽方小雅提到徐洪剛,喬梁的心一顫,看著方小雅:“徐部長和你聯絡了?”

方小雅點點頭:“是的,今天他給我打電話了,問你的精神狀態,他雖然遠在北京,但對你卻是很關心的,在電話上一再叮囑我要好好陪護安慰你,讓我轉告你,希望你能早日走出低穀,重新振作起來。

同時,他還說,對你這次遇到的事情,他一方麵很痛惜遺憾,一方麵又覺得對不住你,說你為他出了那麼大的力,在你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鞭長莫及,這讓他的內心很不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