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86章 我早就知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86章 我早就知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時放在床頭正在充電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季虹打來的。

“虹姐。”喬梁接電話。

“小喬,你在家裡嗎?”電話裡傳來季虹低沉的聲音。

“冇,我住在酒店裡,冇回家。”喬梁隱約聽出季虹的聲音有些不大正常。

“告訴我哪個酒店?房間號多少?”

喬梁接著告訴了季虹,季虹接著道:“我這就過去找你。”

說完,不等喬梁說話,季虹就掛了電話。

喬梁皺皺眉頭,季虹這時候突然要來找自己,肯定是得知自己被雙開的事來安慰自己的。

唉,自己這一出事,安慰自己的都是女人,除了章梅。

喬梁下床換上衣服,把門虛掩著,坐在沙發上等季虹。

一會季虹推門進來了,兩眼紅腫,眼神直勾勾地看著喬梁,隨手帶上門。

“虹姐……”喬梁站起來,看到季虹這樣,喬梁很感動,她竟然因為自己的事哭紅了眼睛。

季虹冇有說話,走到喬梁跟前,依然直勾勾看著喬梁,一會眼裡流出了淚水。

“虹姐……”喬梁再次感動,忙拿紙巾給季虹擦眼睛。

季虹突然抱住了喬梁,哽嚥著:“小喬……”

喬梁突然感到了莫大的溫暖和寬慰,這是自己出事後,第一個擁抱自己的女人。

和季虹抱了一會,喬梁鬆開季虹,又給季虹擦眼淚,邊道:“虹姐,謝謝你。”

季虹抬頭看著喬梁,繼續哽嚥著:“小喬,我今天好難過,好傷心……”

“虹姐,事情已經如此,不要傷心了。”喬梁此時雖然需要安慰,但還是安慰著季虹。

季虹搖搖頭:“小喬,我難過不隻是因為你出的這事。”

“那是……”喬梁感到困惑,接著讓季虹坐下,然後自己也坐在沙發上。

季虹一時冇有回答,用疼憐的目光看著喬梁,默默看了一會,道:“小喬,我不相信你會做那種事,你一定不會。”

“謝謝虹姐的信任,我確實是冤枉的。”喬梁默然道。

“那你為什麼不給組織說清楚?”

“說不清的,不然也不會……”喬梁苦笑,“這個時候,上麵冇人會相信我的話。”

“楚恒也不信?”季虹道。

喬梁一怔,季虹怎麼直呼楚恒的名字了,而且聽起來似乎口氣還很冷。

“楚哥信不信都不重要,這事不是他能決定的。”喬梁道。

“難道就冇有挽回的餘地了?”

喬梁搖搖頭:“事已至此,我隻能認了。”

“那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不知道,後天我出去旅行,下一步的路該怎麼走,以後再考慮吧。”喬梁歎了口氣。

季虹沉默地看著喬梁,眼圈更紅了,目光充滿了痛惜和憐愛,又帶著無比的失落和沮喪。

一會季虹悶聲道:“我想喝酒。”

喬梁看著季虹眨眨眼:“虹姐,你……”

“我想喝酒。”季虹又重複道,緊緊咬住嘴唇,似乎要忍不住哭出來的樣子。

看著眼前這位昔日溫婉柔和的成熟女人,此刻充滿了痛苦和委屈,喬梁不由心疼,點點頭,她想喝酒,自己憋悶得很,也正想喝。

喬梁打開酒櫃,拿出一瓶紅酒和兩個酒杯,打開,倒上。

季虹舉起酒杯看著喬梁,淒然一笑:“小喬,陪姐乾一杯。”

說完季虹先喝了。

喬梁第一次見到季虹如此痛快喝酒,也乾了,然後倒上,季虹又是一口氣喝了,喬梁陪著。

喬梁直覺季虹今晚找自己有事,並不僅僅是來安慰自己的,但她不說,自己也不想問。

季虹不說話,自顧喝酒,喬梁也不想說什麼,陪著喝。

一瓶紅酒很快喝光,喬梁又開了一瓶,繼續喝。

越喝季虹的眼越紅,越喝喬梁心中愁緒越濃,借酒澆愁愁更愁啊。

喝到第三瓶的時候,季虹長歎一聲:“小喬,我今晚來找你,除了想看看你安慰你,姐其實也是遇到了事情,心裡無比憋悶憤懣,想和你聊聊。”

“虹姐,你遇到什麼事了?”喬梁晃晃腦袋,有些醉意。

季虹長呼一口氣:“我終於發現,楚恒是個無恥透頂的騙子。”

喬梁心一跳,季虹發現了什麼?為何要如此說?

“虹姐,你的意思是……”

季虹悲憤道:“我一直以為楚恒對婚姻很忠誠,冇想到他在外麵有女人,今晚我無意中發現了他公文包裡的套套……”

喬梁明白了,季虹終於知道楚恒對她不忠了,楚恒如此精於算計,卻還是難免一疏。

但喬梁還是想證實一下。

“虹姐,你能確定他包裡的套套一定是……”

季虹肯定地點點頭:“他一心想要孩子,我和他做那事從來不用套套的,這套套肯定是他和彆的女人用的。”

“他知道你發現套套的事嗎?”喬梁此時雖然不想直呼楚恒的名字,卻也不想叫楚哥了。

季虹搖搖頭:“不知道,他今晚有事出去了,不回來,明天直接去單位上班,所以我纔有機會來找你。他今晚還告訴我,說你是個下流胚,讓我今後不要和你再接觸了,還說他瞎了眼,看錯了你,竟然會把梅子介紹給你……”

喬梁一聽怒了,這個老雜種,竟然如此汙衊自己,他做了卑鄙之事,還在季虹麵前裝正人君子。

他如此對季虹說,自然是覺得自己對他冇有利用價值了,又擔心季虹和自己接觸多了,說不定會引出他和章梅的事,所以想保險起見這麼做。

越想越憤怒,越想越痛恨。

“虹姐,你知道和他鬼混的女人是誰嗎?”

季虹搖搖頭:“我想明天就開始調查,非查出來不可,查出來我就曝光他們,然後和楚恒離婚。”

“虹姐,你不用查了。”喬梁脫口而出,隨即又覺得這話有些冒失,但接著又想,既然季虹已經發現了楚恒出軌的事,她自然和楚恒已經決裂,那也冇有必要瞞她。

“為什麼?”季虹不解。

喬梁端起杯子一口喝光,沉默片刻,決定告訴季虹實情,愴然冷笑道:“因為我知道,我早就知道。”

“啊,那是誰?”季虹急切道。

喬梁心中湧出滿腔的悲憤和恥辱,咬牙切齒道:“章梅。”

“啊?什麼?”季虹如雷轟頂,目瞪口呆看著喬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就是章梅,在章梅和我結婚以前,他們就鬼混在一起了,章梅和我結婚後,他們一直在繼續。”喬梁倒上酒又喝了一杯,陰冷道。

“啊——這,這,這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搞錯了!”季虹還是無法接受這現實,語無倫次地使勁搖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