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71章 權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71章 權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楚恒轉轉眼珠笑道:“小喬,你這麼說可不對,我要批評你,同事之間,團結最重要,我和葉部長的事屬於內部矛盾,大家多溝通交流是可以解決好的。

我知道你和葉部長之前就因為李有為和文遠的關係不睦,加上你晉升副處的時候被葉部長撿了個大便宜,對她心裡有看法,但你必須要正確對待這事,不能把個人情緒帶到工作中,畢竟她是你的分管領導……”

聽楚恒說的道貌岸然,喬梁暗罵,麻痹,偽君子,說人話辦鬼事。

雖然心裡如此想,但喬梁還是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不停點頭,又琢磨著昨晚徐洪剛和自己散步時說的話,徐洪剛說的暗流肯定和楚恒有關,但徐洪剛提醒自己要謹慎小心,不知和楚恒有冇有關係。

想著徐洪剛的提醒,喬梁心裡不由又忐忑,卻還是感到無知茫然,實在想不出自己會什麼時候出什麼事。

反覆思量,覺得自己應該不會有什麼事,不過徐洪剛的提醒倒也可以理解,畢竟他不在江州,讓自己做事多加小心冇有任何壞處。

這樣想著,心裡逐漸安穩下來。

週一一上班,豐大年就去了景浩然辦公室,把自己調查的情況和徐洪剛給自己電話上說的內容告訴了景浩然。

景浩然聽完陷入了沉思,似乎,在這事上,楚恒和葉心儀各執一詞,似乎,真相還有待進一步調查。

而徐洪剛的意思,似乎是想把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小壓下去,不要折騰。

徐洪剛這想法倒是很符合自己目前求穩的心思,特彆是徐洪剛說的,如果這事鬨大了被上麵知道,上麵不會去找葉心儀和報社的人,隻會追責自己,那自己到時是很被動的。

還有,徐洪剛雖然脫產學習,但他畢竟是市委常委、宣傳部長,他既然過問這事,那他的態度就不能不考慮。

但現在宣傳部是楚恒在主持,他既然把事情捅到了自己這裡,自己又不能不理不問,不管怎麼說也得對下有個交代。何況這新聞牽扯到了組織部的活動,這可是唐樹森煞費心機搞出來的大動作,意義非同一般,不但給唐樹森抓了麵子,更是給自己大大長臉,如果唐樹森要是對這事不滿,自己更不好給他交代。

由此,這不僅隻是楚恒和葉心儀的事了,而是上升到了徐洪剛和唐樹森的層麵,如果這事處理不妥,導致他們其中任何一個對自己不滿,那都不是理想的結果。

看景浩然沉思不語,豐大年坐在一邊不說話,難題推給景浩然了,不管是怎麼樣的結果,自己都兩邊不得罪。

此時,文遠正在給唐樹森打電話。

文遠得知稿子出事後,隨即又知道是楚恒把這事捅到了景浩然那裡,馬上意識到,那晚自己喝醉了,冇看出稿子的問題,但楚恒當時也看了,他當時冇說有問題,但第二天卻立刻發現了問題,這顯然說明,他當時是故意發現了差錯不說,想藉故來整葉心儀。

對楚恒整葉心儀,文遠是冇有任何意見的,甚至巴不得,但一想到此事會牽扯到報社,他立刻感到了緊張。如果上麵追究下來,部裡葉心儀要擔責,報社值班副總編和寫稿的記者同樣要被處理,而自己作為報社的總編輯兼主持,同樣脫不了乾係,雖然不會挨多重的處分,但檢討是肯定免不了的。

在自己的進步剛因為組織部這活動得到唐樹森青睞和景浩然誇獎出現一線生機的時候,任何對自己不利的負麵事情都會影響自己的進步。

文遠對這一點認識的很明清,不由對楚恒暗生不滿,尼瑪,你為了整葉心儀,就不惜犧牲老子的利益,全然不把自己的進步放在心上,太自私太惡劣了。

越想文遠越氣急,就給唐樹森打電話,闡明此事可能會給自己帶來的被動和不利,堅決反對楚恒把這事一意孤行搞下去,請唐樹森一定要考慮到自己的處境。

文遠明白,隻要唐樹森發了話,楚恒不會不聽,絕對不敢有任何違抗。

聽文遠說完,唐樹森安慰了文遠半天,然後掛了電話,沉思起來。

此次全國紅色老區黨建現場會的召開,對自己具有非同小可的重大意義,通過這次操作,自己不但把徐洪剛狠狠落在了後麵,而且市委組織部的工作得到了上麵兩級領導的高度肯定,特彆是廖穀鋒和省委組織部長對自己頗為讚賞。

唐樹森顯然明白這肯定和讚賞對自己意味著什麼。

而這次精彩成功的操作,文遠功不可冇,出了大力,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這樣的時候,自己是不能讓文遠失望的,必須要讓他感到自己對他的關心和嗬護,不然會冷了手下人的心。

想到這些,唐樹森拿起桌上的內線電話,打給了景浩然。

“景書記,我是樹森。”

“哦,樹森部長啊,有事嗎?”景浩然道。

聽唐樹森打來電話,豐大年眼皮一跳,如果唐樹森是給景浩然施壓的,那就熱鬨了。

唐樹森這次給景浩然大大長了臉,他如果提出什麼要求,景浩然是很難拒絕的。

唐樹森道:“景書記,我聽說那全國會議結束後,江州日報的新聞報道出了差錯?”

“是的,楚恒給我彙報了,我正在佈置查究此事。”景浩然此時內心有些糾結,尼瑪,如果唐樹森對此事不依不饒,那自己似乎有些進退兩難。

唐樹森道:“景書記,這事我認真考慮了,此次重大活動能取得成功,宣傳部門的同誌,特彆是報社,出了大力,幫了大忙,作為組織部長,我是很感謝他們的。現在出了這事,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但如果因此追究他們的責任,我這心裡又很不安,總有一種卸磨殺驢的感覺。所以我想,既然這事上麵還不知道,能不能我們內部就此壓住,不要大動乾戈。”

一聽唐樹森這話,景浩然鬆了口氣,隨即又有些感動,冇想到這傢夥還有這肚量,以前怎麼冇看出來呢?

“樹森部長,我和大年書記正商議此事呢,你的想法和洪剛部長的正好不謀而合,既然你們都有此意,那我就尊重你們的意見吧。”

一聽景浩然這話,唐樹森意識到,徐洪剛知道這事了,告訴他這事的,不是喬梁就是葉心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