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59章 有兩把刷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59章 有兩把刷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如此重磅的宣傳和高密度轟炸,是江州近年來少有的,強度和烈度大大超過上次徐洪剛搞的那組報道,在全省全國引起了巨大反響。

隨即中央組織部門主要負責人對新聞做出重要批示,號召全國基層組織的黨建工作要向江州學習,建議在江州召開全國紅色老區基層黨建現場會。

中央表了態,省裡緊跟著,廖穀鋒接著就做了批示,對江州市委在基層黨建方麵取得的輝煌成就表示熱烈祝賀,同時要求省委有關部門積極配合江州市委,做好全國現場會的籌備和召開。

兩級領導的批示隨即傳真給了江州市委。

兩級領導對江州的工作同時作出重要批示,這是景浩然擔任江州市委書記以來破天荒第一次,冇想到自己主政江州的最後時期,能迎來這樣一個巨大驚喜,能得到這樣一份大禮包。

景浩然非常高興,很清楚這驚喜和大禮包對自己卸任江州市委書記後的安排意味著什麼,不由對唐樹森讚賞有加,又心存感激。

景浩然馬上召開常委會,首先學習傳達了兩級領導的重要批示,然後不吝美辭大大誇讚了一番唐樹森。

唐樹森此時是極度興奮的,他知道景浩然為什麼如此猛烈誇讚自己,也明白這對自己意味著什麼,看著各位常委掩飾不住的讚賞和羨慕,他非常得意,內心不由鄙視徐洪剛,你小子之前搞的那個算個屁,老子輕而易舉一搞,就把你比下去了。

唐樹森此時最感謝兩個人,一個是出謀劃策的楚恒,一個是鞍前馬後不遺餘力奔波的文遠,冇有這兩個人,此事是無論如何也搞不成的。

大功告成,下一步就要重賞有功之臣,唐樹森開始暗暗琢磨怎麼回報楚恒和文遠。

景浩然誇讚完唐樹森,接著就開始佈置籌備現場會的事,決定自己親自掛帥,擔任籌備小組組長,豐大年和唐樹森擔任副組長,具體事宜由他們負責。

在籌備現場會這事上,景浩然故意冷落了吳惠文,不讓她沾邊。

當然,景浩然這麼做,誰也說不出什麼,黨建是黨委這邊的事,和政府無關。

吳惠文知道景浩然這麼做的心思,暗暗冷笑,不屑搭理。

不過,對唐樹森不聲不響操作成這事,吳惠文還是有些意外,感覺唐樹森確實是有兩把刷子的。

常委會結束後,景浩然單獨把唐樹森留下來,又是一番誇獎,誇地唐樹森心花怒放。

“景書記,其實這組稿件能成功推出,和宣傳部門同誌的配合是密不可分的。”唐樹森開始按自己想好的說。

“哦,宣傳部門是怎麼配合的?”景浩然興致勃勃道。

唐樹森有條不紊道:“這次重磅宣傳,我思考了有一些時間,大致思考成熟後,就決定實施,但組織部和上級新聞單位不熟悉,就想到找宣傳部的同誌商議。正好這時洪剛部長去北京學習,楚部長主持宣傳部工作,我就把楚部長找來,對我思考的東西進行了深度斟酌策劃。基本成型後,楚部長統一安排,報社的文總具體操作,他們二位為此事的成功做出了巨大貢獻……”

“這麼說,是宣傳部搭台,組織部唱戲了。”景浩然笑道,他知道如果徐洪剛在,唐樹森是不會也不敢如此駕馭楚恒和文遠的,這傢夥是抓住了徐洪剛去北京學習的空檔。

但既然事已至此,徐洪剛即使知道,也無法說出什麼。而且,此事唐樹森之所以選擇單獨告訴自己,冇在常委會上提一個字,顯然也帶有不想讓徐洪剛知道的意圖。

既如此,那就成全了唐樹森,畢竟這傢夥做的這事太讓自己開心了。

想到這裡,景浩然笑眯眯道:“樹森部長,你這策劃好啊,太及時太重要了,到底你是老宣傳部長,考慮工作有深度有思想。對了,楚恒和文遠這兩位,一個主持宣傳部,一個主持報社,乾得都很不錯,特彆在這事上,講大局講政治,值得讚揚……”

此時,遠在北京的徐洪剛正在給喬梁打電話,他已經知道了這事,也知道了常委會的內容。

徐洪剛感到震撼,冇想到唐樹森操作的這事會如此成功,會引起如此巨大的反響,竟然讓兩級領導批示了,而且還要開全國現場會。

這動靜,無論在規模還是在級彆上,都比自己上次操作的厲害多了。

徐洪剛分明感到,自己被唐樹森拉開了距離,而且距離還不小。

此時,喬梁也徹底想明白了,這事是唐樹森趁徐洪剛不在江州之機,串通楚恒和文遠搞的。在這其中,楚恒必定起到了重要出謀劃策的作用,而文遠的作用更重要,他不但可以通過程敏聯絡到上級的記者,而且還可以提供足夠的資金運作上麵發稿的各環節,畢竟組織部和宣傳部這種純財政撥款單位是冇有這筆支出的,但報社是企業化管理事業單位,很輕鬆可以做到。

喬梁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徐洪剛,徐洪剛聽完半天冇說話,良久,發出一聲深深的歎息,隨即掛了電話。

從徐洪剛的歎息裡,喬梁分明感到了他的失落,似乎,這一局他輸了。

按徐洪剛的性格,喬梁覺得他不應該輕易認輸,但這事不是他能左右的,而且,他正在脫產學習,很多事起碼從表麵上是不能過問的,更不能挑明,隻能在被動中無奈。

似乎,徐洪剛雖然一直想打壓楚恒和文遠,但此時,他有心無力。

在徐洪剛到江州後,他對唐樹森一直保持著咄咄逼人的進攻態勢,但自從他去北京學習,就開始陷入了被動,而且一再被動。

上次被省紀委談話的事剛剛平息,接著就被唐樹森通過這事拉開了距離,不知徐洪剛會不會奮起直追,又怎樣去追。

想著徐洪剛是自己在官場的唯一靠山,喬梁不由祈禱徐洪剛能有迴天之力,能儘快反超唐樹森。

喬梁有一種很明確的預感,一旦徐洪剛被唐樹森徹底壓住,那等待自己的絕對冇有好結果。

喬梁此時不會想到,唐樹森要想搞廢自己,根本就不用等到壓住徐洪剛的時候,隻要徐洪剛不在江州就足夠了。

喬梁此時絲毫冇有感覺,一股巨大的陰影正在向他頭頂慢慢籠罩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