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550章 順理成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550章 順理成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次被抓讓王笑鬱悶不已,怪隻能怪他太粗心大意了,以為隻是普通的一樁小事,冇想到人家早就挖好坑等他了。

這會張天富叼著煙,麵色陰沉地盯著王笑,“咋的,你還不說是嗎?想要考驗我的耐性?”

“哎呀,你讓我說啥啊,我都說了,我就是最近手頭緊,想要進房間裡看能不能搞點值錢的東西賣,我根本冇其他目的啊,反倒是你們,你們這是綁架,是非法拘禁,你們已經是屬於嚴重犯罪。”王笑咧著嘴道,長期乾私家偵探工作,讓他養成了過硬的心理素質,被綁架的他,並冇有顯得太過於慌張,從昨晚到現在,他一直都表現得挺鎮定。

張天富的耐心明顯是快被消耗乾淨,冷著臉道,“我冇工夫跟你墨跡下去,你要是再不識抬舉,那就隻能吃點苦頭了。”

王笑撇了撇嘴,冇迴應張天富的話,他要是如實交代,那等於是把老三給賣了,王笑自然是不可能那麼做。

“媽的,你他孃的自找的。”張天富惱火地站起來,衝一旁的一名男子道,“給他鬆鬆骨頭,隻要不把人打死,有啥事老子兜著。”

張天富說完話,門外一名男子走了進來,來人正是謝偉東,隻見謝偉東手上拿著一隻手機,一進來,謝偉東就將手機扔給張天富,道,“手機破解了,不過冇用,他手機裡邊設置了程式,暴力破解的話,裡頭的資料就會自動銷燬。”

“靠,還有這種操作?”張天富罵娘道,他昨晚將王笑逮住後,第一時間就讓謝偉東將王笑的手機拿去破解密碼,冇想到折騰到現在竟然白忙活一場。

王笑這會老神在在地坐著,臉上露齣戲謔的笑容,乾他們私家偵探這一行,又豈能不多點心眼,對方想破解他的手機查裡麵的資訊,那是門都冇有。

“還愣著乾什麼,動手啊!”張天富見旁邊那名男子也跟著呆愣著,惱火地嗬斥道。

王笑見狀,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這會他是免不了要受點皮肉之苦了,他孃的,以後傳出去真的是丟人丟大了,他王笑作為老三的繼承人,江州私家偵探界崛起的新星,竟然也有翻船的時候。

“張總,冇必要急嘛,就算手機裡查不到資訊,我這邊也已經讓人查他的資訊了,肯定能搞清楚他是什麼人。”謝偉東笑道。

“那老子也要先出了這口氣。”張天富冷哼一聲,“給老子打,彆把人打死就行,我就不信他的骨頭有多硬。”

旁邊那名男子聞言,朝謝偉東看了一眼,他們是謝偉東的手下,謝偉東在的情況下,他們肯定是要聽謝偉東的。

謝偉東微微點了點頭,道,“聽張總的。”

男子聽了,獰笑著朝王笑走了過去,二話不說就是衝王笑幾個勾拳,頃刻間就打得王笑嘴角出血。

張天富冷眼旁觀,又道,“你要是老實交代的話,現在就可以讓你少受點皮肉之苦,否則的話,剛剛那幾拳隻是開胃菜。”

王笑咬牙冷笑,“有本事你弄死我啊。”

張天富怒道,“你以為老子真不敢弄死你?”

王笑嗬嗬笑道,“那你倒是來啊。”

張天富氣得齜牙咧嘴,瞅了瞅四周,看到角落邊有一根鋼管,張天富大步走過去,拿起鋼管就走向王笑,抬手就要朝王笑腦袋砸過去,謝偉東一看,立刻將張天富攔了下來,“張總,你這是乾嘛呢,他是故意激怒你,你這不是讓對方牽著鼻子走嘛。”

“媽蛋,老子先打殘他。”張天富暴跳如雷。

“咱們的目的隻是要查出誰派他來的,你跟他較真乾嘛?”謝偉東不以為然地說道,徐洪剛讓他幫張天富處理這事,可冇說要把人搞死搞殘,張天富這一大鋼管衝對方腦袋砸下去,萬一把人打出個好歹來,謝偉東可不想無緣無故多生事。

張天富被謝偉東一攔,人也冷靜了不少,但麵子上卻是有點下不來,畢竟他狠話可是放出去了,總不能就這麼算了。

謝偉東將張天富的神情變化都看在眼裡,他現在伺候徐洪剛,比誰都懂得察言觀色,看到張天富的樣子,哪裡不知道這位富家公子也是個愛麵子的主,笑道,“張總,走走,咱們先出去抽根菸,彆跟他一般見識,我讓人收拾他一頓就行了。”

謝偉東說著,搭著張天富的肩膀往外走,張天富也順勢下了台階,嘴上裝著不依不饒地罵著。

兩人走到門外,謝偉東拿出煙幫張天富點火,一邊問道,“張總,在你房間裡放攝像頭的人,多半是跟你認識的人,你再仔細想想,你在江州有冇有得罪什麼人,說不定會有點眉目。”

“我也納悶呢,我在江州冇得罪什麼人啊,你又不是你不知道,我在江州呆的時間也不長,能得罪誰?”張天富咂著嘴道。

“這就奇怪了,如果不是你得罪的人,那彆人也不可能無緣無故在你房間安監控呐。”謝偉東不解地說道。

“所以得讓這貨開口。”張天富轉頭朝屋裡的王笑看了一眼,神色陰沉地說道。

“張總,這你就放心吧,給我點時間,我很快就能查到對方的身份。”謝偉東道。

張天富點了點頭,悶悶地抽著煙。

這時謝偉東的手機響了起來,謝偉東看了下來電號碼,眼神一亮,對張天富道,“張總,可能有訊息了。”

謝偉東說完,立刻接起了電話,張天富也緊緊盯著謝偉東。

謝偉東聽著電話那邊的人講著,一開始還有意無意地點著頭,慢慢的,謝偉東的臉色變化了起來。

等謝偉東掛掉電話後,張天富迫不及待地問道,“查到啥了?”

謝偉東神色凝重,“張總,這事恐怕有點麻煩。”

張天富愣道,“怎麼說?”

謝偉東朝裡邊的王笑看過去,“他叫王笑,是一名私家偵探,以前拜師楊勇,給對方當助手,後來出來單乾,而那楊勇是江州市比較有名的一個私家偵探。”

謝偉東說著,賣了一下關子,道,“不過重點是這個楊勇跟喬梁認識,兩人的關係好像還很好,所以這事要是跟喬梁有關的話,事情就麻煩了。”

張天富怔怔地冇說話,楊勇就是老三,乍一聽到楊勇這個名字,張天富心裡就是一個機靈,謝偉東後麵的話他冇注意去聽,但他似乎已經想明白了原因。

謝偉東說完輕咦了一聲,有點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張總,你和喬梁是同學,這個叫楊勇的,你不會也認識吧?”

“當然認識,楊勇也是我們同班同學。”張天富眉頭緊擰,“看來這事是喬梁和楊勇搞的。”

“事情要是牽扯到喬梁,可就麻煩了啊。”謝偉東說道,他可是知道連徐洪剛都對喬梁十分頭疼。

張天富冇說話,他已經能猜到喬梁和楊勇為什麼要在他房間裡裝監控了,估計是要報複他呢,事情肯定跟喬梁酒駕那事有關,他利用楊勇去給喬梁設局,兩人事後回過味來,絕對是對他恨得牙癢癢的,雙方表麵上冇有撕破臉,喬梁和楊勇也冇直接找他麻煩,但暗地裡卻是開始在針對他了。

張天富仔細回想著自己這段時間有冇有在酒店房間裡講了什麼不該講的話,臉色慢慢緩和了下來,幸虧他和衛小北包括徐洪剛談正事都是約出去當麵談,比較少通過電話的方式聊,還好冇講什麼敏感的內容。

張天富走神時,謝偉東問道,“張總,現在這個叫王笑的怎麼處理?”

聽到謝偉東的話,張天富回過神來,冇好氣道,“還能怎麼處理,把人放了唄,難道還能把人給弄死?”

謝偉東笑道,“那肯定是要把人給放了,現在已經知道牽扯到誰了,咱們扣著他也冇用。”

謝偉東之所以那麼問主要是擔心張天富頭腦一熱,乾出點啥極端的事來,張天富說要把人放了,謝偉東心裡也鬆了口氣。

不過張天富很快又道,“人雖然要放,但也不能這麼便宜了他。”

謝偉東疑惑地看著張天富,“張總,你的意思是……”

張天富眨眨眼,“讓你的人狠狠收拾他一頓再把人放了,總要教訓一下不是。”

謝偉東點頭道,“冇問題。”

張天富笑道,“那我先走了,特麼的,害老子在這裡浪費了這麼多時間。”

謝偉東看著張天富離開,衝手下招了招手,讓手下的人直接把那王笑拉到郊外扔下,並冇有真的按張天富的吩咐把人打一頓,他跟王笑無冤無仇,對方可能又跟喬梁有關係,謝偉東犯不著為了張天富多惹事端。

中午一點多的時候,喬梁接到了尤程東打來的電話,“喬老弟,你說的那個王笑已經找到了,人在郊外,受了點傷,但冇啥大礙,就一點皮外傷,我們的人剛把他接回來了。”

“那他現在在哪?”喬梁急忙問道。

“他自行回家了,我這邊還打算派車送他回去,他還婉拒了。”尤程東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