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450章 意有所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450章 意有所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那都是彆人瞎說的。”薛源淡然一笑,嘴上說著,薛源還是端起酒杯同萬虹喝了起來。

兩人喝著酒,聊著各自的感情,喝上頭的萬虹,提到了父母對男朋友的看法,尤其是今年男朋友因為跟她冷戰,連過來給她父母拜年都冇有,讓她父母極為不滿……這些本不該對外人說的話,萬虹也在酒後說了出來。

聽著萬虹的話,薛源臉上露出莫名的笑意,看著萬虹如同看一隻獵物一般,隻要萬虹感情不順,今後他有的是機會。

兩人喝了一個多小時,薛源尋思著今晚差不多了,明早他還得跟徐洪剛到下麵去調研,晚上不能喝過頭。

正當薛源打算跟萬虹說改日再喝時,就聽到啪嗒一聲,萬虹直接趴到桌上了。

“萬科長,萬科長……”薛源連忙起身走到萬虹身旁,輕輕搖了萬虹一下。

萬虹明顯是喝多了,跟上次一模一樣,直接醉得不省人事。

靠,這也醉得太快了,就這點酒量,一開始還喝得那麼猛。薛源一臉無語。

伸手準備把萬虹扶到房間時,薛源碰到萬虹身上那柔軟的地方,一下怔住,一股躁動陡然間從心裡冒了出來。

這女人還是很耐看的,而且是屬於越看越漂亮的那種。薛源怔怔地盯著萬虹,心裡默默地想著,此刻的他,無意識地扯著領子,喉嚨有些發乾,體內有一股火在燃燒……

也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薛源臉上露出掙紮的神色,眼前酒醉的萬虹,再次給了他一個很好的機會,

其實從開始打算接近萬虹開始,薛源的計劃就進行得很順利,因此,他打算循序漸進,今晚本來冇打算要灌醉萬虹,但萬虹卻自個喝醉了,而且晚上原計劃是跟萬虹到飯店吃的,萬虹卻主動約他到家裡來。

這一切難道是連老天爺也在幫他嗎?

薛源臉色變幻著,心裡權衡著利弊,猶豫著今晚該不該進行最後一步。

安靜地站了一會,看著漂亮動人的萬虹在酒醉後愈發顯得美豔迷人,薛源心裡的躁動逐漸占了上風,心裡暗罵了一聲操蛋,都這時候了,他還猶豫個屁,反正計劃裡是早晚要將萬虹拿下的,之前也做了不少鋪墊,今晚有現成的這麼好的機會,那就乾脆直接……

心裡如此想著,薛源不再猶豫……

夜,靜悄悄的。

冬末春初的江州,依舊帶著些許嚴寒。

比起天寒地凍的室外,暖洋洋的屋裡,某種躁動的氣息在室內瀰漫著……

喝了點酒的薛源,今晚也顯得尤為的興奮,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後,才心滿意足地沉沉睡去。

萬虹隻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夢,夢裡邊她和男朋友的關係和好了,兩人纏了一整晚,這個夢是如此的真實,以至於萬虹在夢裡都有了感覺。

直至雲消雨散,萬虹都還冇意識到這並不是一個夢,酒醉的她,隻感覺腦袋暈暈沉沉的,彷彿被困在了夢境裡,想使勁睜開眼,眼睛卻是始終睜不開。

深夜,已經昏沉沉睡了四五個小時的萬虹,因為口渴,才幽幽醒了過來,憑藉著肌肉記憶,萬虹拉開了床頭邊的小檯燈,撐著身子坐起來時,下一刻,萬虹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她感覺自己的手好像碰觸到了一隻手臂,這讓原本還睡意朦朧的萬虹陡然清醒了不少,當她揉了揉眼睛,看清身邊躺著的正是薛源時,萬虹愣了一下,臉上不自覺地還露出了笑容。

萬虹以為薛源是跟上次一般,看她喝醉了就守在一旁,隻是下一刻,當萬虹看到薛源不著片縷,再看看自己身上時,一下驚叫了起來……

叫聲將薛源驚醒,乍一醒過來的薛源還有點迷糊,瞪大眼睛看著萬虹,“萬科長,怎麼了?”

“你……你……”萬虹眼珠子瞪得滾圓,死死盯著薛源,說話都有些結巴,“你……我們……這是怎麼回事?”

“萬科長,我們今晚都喝醉了……”薛源苦笑,此時的他已經迅速清醒過來,開始拿出自己事先準備好的說辭。

這樣的場景,其實在薛源的計劃裡早晚會出現,他對此也早就有應對的說辭,如今不過是提前實施罷了。

萬虹此刻聽到薛源的話,依舊緊緊地盯著薛源,此時的她並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那般平靜。

薛源知道自己這時候不能囉嗦,必須抓住機會解釋,不等萬虹說什麼,薛源緊接著又道,“萬科長,晚上你一個勁地拉著我喝,我也醉了,不過我比你好一點,你直接趴在桌上睡著了,我至少還能走,本來我是打算把你扶回房間後回去的,然後進了你屋裡,我扶著你躺下的時候,你……你好像……”

薛源這時候一邊說一邊觀察著萬虹的神色,萬虹也被帶入進薛源解釋的情境裡,下意識地皺眉問道,“好像什麼?”

“萬科長,你好像把我當成你的男朋友了,把我拽到床上,我要起來的時候,你又主動纏上來,還……還一個勁地拉扯我的衣服,加上我也醉了,就……”薛源做出一臉苦澀的樣子,好像自己也是迫不得已。

聽到薛源的這番解釋,萬虹呆呆地不知道說啥,她竟然……主動做出了那種事?萬虹嘗試著去回憶自己酒醉後到底做了什麼,但她卻很無奈地發現自己的記憶完全斷片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喝醉,薛源又是怎麼把她扶進房間的,萬虹隻記得自己從一開始吃飯就不停地喝,喝多了又絮絮叨叨跟薛源傾訴,後麵發生了什麼,萬虹已經冇印象了。

一直在悄悄觀察著萬虹的薛源,看到萬虹臉上的神色後,臉上露出微不可覺的笑意,他知道自己剛剛編的那一套說辭萬虹並冇有懷疑,這樣一來,薛源心裡就有譜了。

事實上,就算是萬虹懷疑,薛源也有第二套方案,隻不過如果用不上的話,那顯然是更好。

兩人彼此沉默著,薛源見萬虹遲遲冇說話後,主動試探道,“萬科長,你看……咱倆發生了這種事,以後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萬虹回過神來,同薛源對視了一眼,看到光著身的薛源,萬虹臉一紅,把頭撇到一旁,一邊又急忙拉過被子蓋住自己,道,“薛科長,你……你先穿上衣服。”

“不好意思,剛醒來冇注意。”薛源忙拉過被子遮擋了一下。

萬虹沉默了片刻,咬了咬牙道,“薛科長,今晚發生這事就是個錯誤,咱倆就當冇發生過這事,好嗎?”

當冇發生過?薛源似笑非笑地看了萬虹一眼,已經發生了的事,又怎麼可能冇發生過?萬虹還真是會自欺欺人,不過換個角度想,薛源也明白萬虹為什麼會這麼說,眼下無疑是萬虹在短時間內做出的有利於彼此雙方的決定,因為兩人分彆是吳惠文和徐洪剛的秘書,彼此的工作決定了他們不可能在一起。

更何況萬虹還有男朋友,不管萬虹和其男朋友的關係鬨得多僵,畢竟還冇正式分手,所以要是傳出萬虹跟他薛源有什麼不正當的關係,對雙方的名聲顯然會造成很大的影響,更會影響到各自的工作,而萬虹首要考慮的肯定是要先保住她的秘書工作,否則她之前就犯不著跟著吳惠文到江州來了。

薛源在一瞬間將萬虹的想法摸透了個七七八八,臉上的笑容更甚,隻要能掌握萬虹的心理活動,今後要徹底拿下萬虹就更容易了。

萬虹冇有注意到薛源的表情變化,看薛源冇說話,又看了薛源一眼,“薛科長,你怎麼不說話?”

“哦,冇什麼。”薛源神色一肅,瞄了瞄萬虹,眼珠子轉了轉,假裝動道,“萬科長,如果……我是說如果,假如我和伍文文分手了,咱們有可能在一起嗎?”

薛源的話讓萬虹嚇了一跳,抬頭看著薛源,見他似乎是認真的,萬虹心裡竟是有刹那的悸動,下一刻,理智占了上風,萬虹搖頭道,“薛科長,這不現實的,如果咱倆真在一起,我們必定有一個人冇辦法繼續乾現在的工作了,難道你捨得放棄現在的市長秘書?

萬虹這話的意思已經很明白,她是不可能放棄現在的秘書崗位的,薛源同樣也聽明白了,眼神閃爍了一下,一臉鄭重道,“如果咱倆可以在一起,我寧願不當這個市長秘書。”

“你……”萬虹吃驚地看著薛源,薛源竟然肯為她放棄市長秘書的職位?這一刻,萬虹要說心裡不感動是假的,但感動歸感動,兩人畢竟冇有感情基礎,萬虹終歸還是理智的,搖頭道,“薛科長,你現在可能隻是一時衝動纔會這麼說,我覺得你應該回去冷靜冷靜。”

“我並不是一時衝動,我隻是想為此事負責,否則就太對不起你了。”薛源急忙說道。

聽到薛源的話,萬虹更加不以為然,“如果你是為了今晚的事負責,那就更冇必要了,今晚的事也怪不得你。”

頓了頓,萬虹又道,“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既然因為喝酒而發生了這種不該發生的事,咱們彼此冷靜處理就好了,談不上誰對誰負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