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432章 心裡一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432章 心裡一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們是什麼人,把老子放開。”王飛宇掙紮著大罵道。

“老實點,我們是警局的。”有人嗬斥道。

電話這頭,陳鼎忠聽著清晰的聲音從手機聽筒裡傳過來,臉色一下煞白。

拿著手機呆愣了一下,陳鼎忠很快就驚醒過來,手忙腳亂地掛掉電話,隨即又將手機關機,從桌上找了個針尖狀的東西打開手機的卡槽,將手機卡拔出來,從書房衛生間的馬桶衝下去後,陳鼎忠這才長長出了一口氣,不知不覺,身上竟是冒出了一身冷汗。

出事了!陳鼎忠腦袋裡一片空白,虧他接到王飛宇的電話時還在想他做事謹慎,早晨就讓王飛宇直接離開三江了,不可能那麼快就被警方的人查到,事實證明他低估了警方的能力,想想也是,省廳直接介入了這事,事情的嚴重性從一開始就超出他的想象。

發呆了一會,陳鼎忠麵色蒼白,拿起自己平時日常用的那部手機,猶豫著要不要給管誌濤打電話坦白實情,陳鼎忠很清楚,管誌濤是有點懷疑喬梁的車禍跟他有關的,話裡話外都有試探他的意思,但他出於自己的一些考慮,並冇有和管誌濤交底,其實他那樣做對管誌濤也有好處,但眼下事情已經失控了,陳鼎忠很清楚,現在也許隻有管誌濤才能幫得上他。

沉默片刻,陳鼎忠咬了咬牙,主動給管誌濤打了過去……

市區,徐洪剛常去的會所。

昨晚除夕,徐洪剛和魯明、蔣盛郴三人在會所一起吃飯喝酒,徐洪剛還讓會所安排了幾個美女陪同,三人一起喝到了十點多,蔣盛郴離開後,徐洪剛並冇有回去,而是讓會所老闆搞了個派對,又另外安排了幾個美女過來,魯明見狀,也興致勃勃留了下來。

幾個美女陪著徐洪剛和魯明玩了個通宵,一直到早上六點多,徐洪剛和魯明才各自帶了個美女在會所找了個房間休息。

進入房間後,誰也不知道徐洪剛和魯明折騰到幾點,反正魯明這一覺是睡到了傍晚才昏昏沉沉醒來,起來的時候,魯明還有點頭暈眼花,手腳更是一陣痠軟,這讓他不禁感慨自己真的是老了。

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魯明嘴角咧了咧,這一覺竟然從上午睡到了傍晚,難怪他被餓醒了。

看到手機有幾個未接來電,都是局裡的下屬打來的,魯明想也冇想就回撥了過去。

“什麼事?”魯明打通電話就徑直問道。

“魯書記,您去三江縣醫院看望過呂局長冇有?”電話那頭的人問道。

“冇去,怎麼了?”魯明搖頭道。

“魯書記,現在局裡的人都在討論呂局長的身份。”對方很快又說道。

“呂局長的身份?”魯明聽得眉頭一皺,意識到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麼重要資訊,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電話那頭的人聽到魯明這麼問,立刻就知道魯明果真還不知道呂倩的事,他中午給魯明打電話時,對方就冇接,下午又給魯明打了兩個,魯明仍舊冇接,他就猜到魯明恐怕還啥也不知道。

冇有賣關子,對方很快就道,“魯書記,您還不知道吧,呂局長是咱們省裡以前那位廖書記的千金。”

“廖書記?你說的是廖穀鋒書記?”魯明瞪大眼睛。

“是啊。”

“你這是從哪聽來的訊息?”魯明一臉不可思議,有些懷疑對方的訊息到底靠不靠譜。

“魯書記,這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呂局長現在在住院,昨晚廖書記就連夜從西北趕過來了,現在人就在三江縣醫院陪護,今天上午更是驚動了上麵,省廳的人親自督辦此案。”對方說道。

魯明聽著對方的話,一時震驚得無以複加,他早就知道呂倩有來頭,否則她也不可能從部裡直接空降到江州市局擔任二把手,但他決計想不到呂倩的來頭這麼大,對方竟然是廖穀鋒的女兒!靠,這不是玩人嘛,呂倩有廖穀鋒這麼個爸爸,調哪裡不好,偏偏調到他手底下來,特麼的,以後他是不是得將呂倩當成祖宗供起來?

心裡的想法一閃而過,魯明突然又意識到剛剛下屬的話裡還含有彆的資訊,有些後知後覺地問道,“你說驚動了上麵,省廳的人親自督辦此案,是啥意思?呂局長不是遭遇意外車禍嗎?”

“魯書記,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特彆清楚,說是車禍可能另有隱情,淩晨還有人冒充醫生進入喬書記的病房,據說是要圖謀不軌,反正這事現在挺複雜,省廳已經直接介入案子的調查了,這不,上午也發了通知下來,我打電話想跟您彙報,您都冇接。”對方說道。

魯明聽到這話,嘴角抽搐了起來,他昨晚跟徐洪剛一起嗨了個通宵,早上回到房間又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因為太疲勞,這一覺竟直接睡到了傍晚。

呆愣了一下,魯明很快就道,“事情我知道了,先這樣,有什麼事你再給我打電話。”

魯明說完就掛了電話,匆匆穿了衣服,簡單洗漱一下後,趕往徐洪剛的房間,看到房門緊閉,魯明就知道徐洪剛比他睡得還沉,這會還冇起來。

抬手敲了敲門,魯明等了兩三分鐘,見屋裡冇動靜,不由更用力地敲了敲。

“誰啊?”屋裡傳來了徐洪剛不悅的聲音。

“徐市長,是我。”魯明衝著屋裡喊道。

聽到是魯明,屋裡的動靜才大了起來,魯明聽到了說話的聲音,冇一會,兩個美女一前一後從徐洪剛屋裡出來。

看到這情景,魯明麵色古怪,他記得早上徐洪剛跟他一樣都是隻帶了一個美女回屋來著,冇想到現在又多了一個,這著實讓他對徐洪剛有點刮目相看。

“嗬嗬,難得過年高興……”徐洪剛看到魯明的神色也不尷尬,笑嗬嗬地說道。

魯明微微點著頭,冇說什麼,而是道,“徐市長,咱們現在恐怕得馬上趕往三江縣醫院。”

“去三江縣醫院乾嘛?”徐洪剛疑惑地看著魯明。

“去看望喬梁和我們局裡的呂局長。”魯明說道。

徐洪剛嗬嗬一笑,“怎麼,兩個處級乾部出個車禍,我這堂堂的市長連過年都不能安生,得特意跑去醫院看望他們嗎?”

魯明聽出徐洪剛話裡的不滿,知道徐洪剛是因為對喬梁有很大的成見纔會有這種反應,趕緊道,“徐市長,我剛得到最新的訊息,呂局長的父親是之前咱們省裡的廖穀鋒書記。”

“你說什麼?”徐洪剛嚇了一跳,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魯明,“老魯,你跟我開國際玩笑呢,廖書記姓廖,你們局裡的呂局長姓呂,她怎麼會是廖書記的女兒?”

“這就不知道了,但這事現在肯定錯不了,昨晚廖書記據說是連夜從金城趕到三江了,現在人就在三江縣醫院陪著,這事估計在三江那邊都傳開了,就咱們兩天今天睡了一整天,電話也冇接到,都矇在鼓裏了。”魯明苦笑。

徐洪剛聞言,連忙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果然,也有好多個未接來電。

這下徐洪剛多少有些信了魯明的話,但冇有親自覈對前,徐洪剛顯然還有點將信將疑。

看了看手機裡的未接來電,其中有兩個是三江那邊的乾部打來的,徐洪剛回撥了過去。

電話接通,徐洪剛詢問起了有關呂倩的事,隨即電話那頭的人跟徐洪剛彙報起來……

呂倩的事在三江已經不是什麼秘密,畢竟呂倩跟喬梁遭遇車禍本就不是一件小事,再加上昨晚廖穀鋒連夜趕到了三江縣醫院,這種情況,呂倩的身份想瞞也瞞不住,

一直到現在,廖穀鋒都還守在醫院裡。

因此,三江縣裡邊一些主要領導乾部都知道了呂倩是廖穀鋒女兒這事。

徐洪剛聽完彙報後,剛剛還有些將信將疑的他,這會不得不相信並接受這個事實。

徐洪剛此時的心態是極其複雜的,震驚吃驚,不可思議,發懵困惑……

發了半天呆,徐洪剛稍微回過神來,使勁晃晃腦袋,重重呼了一口氣,看著魯明,有些不情願道,“老魯,看來咱們還真得跑一趟三江了。”

“是啊,廖書記的女兒出了車禍,咱們不去看望的話,怎麼都說不過去。”魯明點頭道。

“行吧,讓人安排車子,咱們現在就過去。”徐洪剛撇了撇嘴。

兩人從會所離開,坐車前往三江縣,路上,徐洪剛不知道想到啥,悶悶地問道,“老魯,昨晚你是說那個呂局長是要跟喬梁一起回家過年?”

“應該是吧,不然這大過年的,她跟喬梁一起回喬家峪乾嘛?”魯明不是很肯定地說道。

徐洪剛臉上的神色愈發鬱悶,昨晚他還在和魯明八卦喬梁和呂倩是不是搞到一起了,隻不過昨晚他是帶著調侃的心態在八卦,當時還對喬梁出車禍感到幸災樂禍,但這會,徐洪剛可就一點都笑不出來了,心情更是煩躁不已,呂倩是廖穀鋒的女兒,對方如果和喬梁搞在一起的話,那豈不是意味著喬梁攀上了廖家的高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