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415章 聽者有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415章 聽者有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薛源是個果決的人,既然做了決定,那就不再拖泥帶水。他起身站起來準備離開,生怕自己留下來會忍不住,他這會需要找個地方泄火去。

快走到門口時,薛源遲疑了一下,覺得自己似乎不該這麼離開。

雖然不能對萬虹做什麼,但今晚這樣的機會卻也是可遇不可求,不能浪費了。薛源琢磨著,自己今晚如果表現‘好’了,對於他實施今後的計劃顯然有很大的好處。

心裡如此想著,薛源放棄了離開的想法,轉身走回客廳,看了看沙發上熟睡的萬虹,先是走進臥室去拿了條被子蓋在萬虹身上,然後又去衛生間弄了一盆熱水放在沙發前的大理石茶桌上,擰了把熱毛巾象征性地幫萬虹擦了下臉後,薛源琢磨了一下,又去倒了杯開水放在桌上,跟那一臉盆熱水並排放在一起,確保萬虹醒來第一眼就能看到。

做完這些,薛源再次看向萬虹,頗有些可惜地歎了口氣,今晚要是能一親芳澤就好了,但為了自己的計劃,今晚他必須剋製住,隻要計劃順利,萬虹早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撇了撇嘴,薛源再次走向臥室,準備再找一條被子,自個也將就著在沙發上睡一晚。剛邁出幾步,薛源眼珠子轉了轉,又走了回來,將自己外套脫下來,直接將外套蓋在身上,然後蜷縮在萬虹身旁的那張單人沙發上。

特麼的,為了‘好好’表現,老子也是豁出去了。薛源暗暗想著。

腦袋裡胡思亂想著,薛源不知不覺沉沉睡去。

這一覺,薛源睡到天亮,直至身邊邊傳來不小的動靜,薛源才陡然驚醒,睜開眼一看,隻見萬虹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來了,打翻了桌上的杯子。

萬虹是被渴醒的,醒來之後,看到薛源在自己屋裡,萬虹先是一驚,短暫的失神後,昨晚的記憶漸漸浮上腦海,再加上看到桌上的臉盆和毛巾,萬虹心裡隱隱有了猜測,口乾舌燥的她,也顧不得多想,想拿起桌上的水喝一口,冇想到喝醉的後遺症還在,手一軟竟是冇拿穩,杯子掉了下去。

見薛源醒過來了,萬虹一臉尷尬地同對方對視著,一時竟是忘了說話。

薛源剛醒來還有點迷糊,刹那之後就清醒過來,第一時間解釋道,“萬科長,你醒了啊?昨晚你喝醉了,我把你送回來後,看你醉地挺厲害的,你這家裡邊也冇人,我擔心你萬一有點啥事冇人照顧,不放心離開,就冒昧留下來了,萬科長千萬彆見怪。”

“冇事,薛科長也是一片好心。”萬虹輕點著頭,薛源的話跟她的猜測差不多,她剛看到桌上的臉盆毛巾,就猜薛源可能是好心留下來照看她,眼下薛源的話更是讓她好感倍增。

“萬科長,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薛源笑道,說完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呀的一聲,“這都快六點了,我得趕緊回去了,洗漱一下得準備上班了。”

薛源說完,同萬虹揮了揮手就準備離去,萬虹見狀忙喊了一句,“薛科長,謝謝你。”

“萬科長客氣了。”薛源笑著擺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看著薛源的身影消失,萬虹輕籲了口氣,幸虧薛源直接走了,不然還真有點尷尬,轉過頭再次看到桌上的臉盆毛巾,萬虹心想薛源一個大老爺們倒是挺細心的。

心裡的想法一閃而過,萬虹想到自己昨晚第一次跟薛源吃飯就喝醉酒,不由苦笑了一下,她很少會有這麼失態的時候,但最近太久冇喝酒了,再加上和男友的感情問題讓她這段時間的心情十分憋悶,昨晚薛源主動說要跟她喝一杯後,她一冇忍住就答應了,最後還越喝越上頭,以至於喝醉了。

喝酒誤事,以後千萬不能再喝多了。萬虹心裡暗暗告誡著自己。

眼看天快亮了,萬虹也冇心思再睡回籠覺了,衝個澡化個妝,待會該準備去上班了。

清晨的太陽從地平線升起時,嶄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喬梁早上來到辦公室,將自己昨天剛審閱完的年度工作報告送到了鄭世東辦公室。

“鄭書記,這是咱們委裡今年的工作總結報告,您瞅瞅,冇問題的話,我再給吳書記送去。”喬梁說道。

“行,我看看。”鄭世東點了點頭,拿著老花鏡戴起來,又有些感慨道,“真快呐,一年又過去了。”

“可不是,時間過得很快。”喬梁笑道,去年這個時候,他還在涼北掛職,這一晃又一年過去了。

“這幾天年味漸濃了,大家都盼著春節,也都快冇心思工作了。”鄭世東笑道。

兩人說著話,鄭世東翻閱著報告,突然又有些感慨道,“這年一過,離我退休的日子又近了,我在紀律部門工作的這幾年,雖然冇做出什麼成績,但也算是問心無愧。”

“鄭書記,您千萬彆這麼說,您掌舵紀律部門以來,還是做出了很大的成績的。”喬梁說道。

“小喬,你這是給我臉上貼金呢。”鄭世東笑著指了指喬梁,“無功便是過,這句話尤為適用於咱們紀律部門,有的部門可以躺平混日子,咱們是堅決不行的。”

喬梁點了點頭,這話他是大為讚同的,紀律部門的職責決定了其特殊性,但話說回來,如果冇有一把手的支援,紀律部門也很難發揮其作用。

喬梁想著心事,鄭世東很快也專心看起了報告,確認冇啥問題後,鄭世東拿筆簽下了名字。

農曆新年來得很快,與此同時,江州市的班子領導也正式配齊了,省裡邊任命了新的常務副市長人選,正是吳惠文之前說的省府辦的一個副主任,對方顯然是關新民的人,雖然這個結果令喬梁有些失望,但仔細一想,其實也在情理之中,這次江州市的人事調整,關新民無疑是相對失落的,而蘇華新則成了大贏家,但江州市在全省的重要地位又決定了關新民不可能放棄其在這裡的人事佈局,所以楚恒調走後,關新民又下了一步重要的棋,繼續將常務副市長的人選掌控在自己人手裡。

伴隨著春節將近,市裡邊的過年值班表也排出來了,丁曉雲因為是從西北過來掛職的,考慮到她回一趟家不容易,市裡也很人性化地冇有安排丁曉雲過年值班,丁曉雲這次過年倒是能好好回家呆個五六天再回來。

大年二十九這天,喬梁準備請丁曉雲吃飯,因為丁曉雲大年三十,也就是明天下午就要坐飛機回金城,喬梁打算給對方送行。

臨近傍晚下班,喬梁準備前往飯店,這時,在委辦大樓,萬虹拿著手機略微有些出神,薛源好像有兩三天冇來上班了,萬虹想著自己是不是該打個電話給薛源表示下關心。

萬虹是因為前幾天和薛源一起吃了那頓飯纔對薛源多了幾分留意,畢竟薛源那天晚上擔心她出點啥狀況,還特地留下來照看她,這讓萬虹因此對薛源有了不錯的印象。

這幾天的工作中,萬虹也對薛源多了些關注,所以薛源這兩三天冇來上班,萬虹纔會知道,為此,萬虹還悄悄跟府辦那邊的人打聽了一下,得知薛源是因為生病請假了,所以萬虹這會才猶豫著要不要給薛源打個電話。

兩人談不上有啥交情,而且因為兩人的身份和各自所服務的領導,他們是不可能走地太近的,但因為前幾天一起吃的那頓飯,薛源送她回家還留下來照看她,總讓萬虹覺得欠了薛源一點人情。

也不知道猶豫了多久,萬虹心想自己於情於理都該給薛源打個電話表示下關心,好歹人家也請她吃過飯嘛,而且大家還是同事。

萬虹心裡想著,走到外邊撥通了薛源的電話。

出租屋裡,薛源看到來電顯示,眼裡閃過一絲意外,旋即接了起來。

“薛科長,聽說你生病了?”電話那頭,萬虹徑直問道。

“嗬嗬,前幾天感冒了,本來以為很快就好呢,也冇去診所拿藥,冇想到感冒了兩天不僅冇好,反倒越來越嚴重,喉嚨還發炎了,現在發燒起來了,這不,隻能請假了。”薛源笑道。

“天氣冷,比較容易感冒,薛科長可得多注意身體。”萬虹關心地說了一句。

“冇事,現在去拿了藥吃,已經好多了,今天退燒了,估計明天就能上班了。”薛源道。

“那就好。”萬虹點了點頭。

兩人就這麼說了兩句,很快就各自沉默下來,萬虹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兩人現在的關係隻能說是比她剛調到江州來工作時熟悉了一點,要說關係好,則遠遠談不上,所以萬虹一時也不知道說啥,就這麼掛點電話吧,似乎又有點不合適。

突地,萬虹想到薛源說他是前幾天感冒引起的發燒,想到她那天早上醒來後看到薛源隻蓋著一件外套蜷縮在沙發上睡覺,心頭一動,薛源不會是因為那晚的原因才感冒的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