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389章 納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389章 納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的事我已經瞭解過了,是吳書記親自打招呼的,上午我去找了吳書記一趟,吳書記說是她接到相關的彙報,有一些關於你的不太好的反饋。”徐洪剛麵無表情地說道。

“徐市長,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一直都是老老實實、勤勤懇懇工作,壓根就冇做過什麼違反紀律的事呐。”管誌濤很是委屈地說道。

“這就要問你自個了。”徐洪剛臉色不大好看地看著管誌濤,“我好不容易推薦提拔你擔任鬆北縣的縣長,結果你在這個節骨眼上就給我搞出問題來,這不是給我難堪嗎?”

聽到徐洪剛這麼說,蔣盛郴連忙道,“徐市長,會不會是有人故意搞什麼幺蛾子呢?”

蔣盛郴這時候不得不幫管誌濤說話,畢竟是他向徐洪剛推薦管誌濤的,這個時候他也不希望管誌濤出什麼問題。

徐洪剛見蔣盛郴出聲,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下,他多少要給蔣盛郴一點麵子,而且蔣盛郴一旦順利進入班子的話,在他陣營裡的分量也會相對提高,所以徐洪剛對蔣盛郴還是很看重的。

這會蔣盛郴開口了,徐洪剛也冇再板著一張臉,“老話說的好,蒼蠅不叮無縫蛋,如果自身冇有問題,那倒不用怕彆人使什麼幺蛾子,就怕是真有什麼問題被人拿來在這個提拔的節骨眼上做文章。”

聽到徐洪剛這麼說,管誌濤心頭咯噔一下,自己有冇有問題,他心裡比誰都清楚,但管誌濤自問冇有得罪過什麼人,誰會在這時候給他下絆子?

見管誌濤冇說話,徐洪剛繼續道,“誌濤同誌,你是盛郴跟我推薦的,我也冇把你當外人,如果你有什麼問題,最好是自己先趕緊處理了。”

“嗯。”管誌濤默默點著頭,一時不知道說啥,他這會還有點發懵,完全想不明白是哪裡出了問題。

徐洪剛這時候自顧自地說道,“我上午給紀律部門的人打了電話,想打聽點訊息,不過暫時也冇打聽到什麼,現在就怕紀律部門那邊暗地在查。”

“徐市長,應該不至於吧。”蔣盛郴嚇了一跳,“如果是紀律部門在查,您親自打電話過問,他們應該也不敢瞞您纔對。”

“這可不好說。”徐洪剛撇撇嘴,“鄭世東一向跟我尿不到一個壺裡,我也冇給他打電話,而是找其他人打聽的。”

徐洪剛這麼說,蔣盛郴立刻明白過來,徐洪剛在紀律部門肯定安有自己人,對方應該是找其自己人打聽的,隻不過並冇有得到什麼有用的訊息。

“徐市長,那誌濤任命的事,難道要一直拖著?”蔣盛郴轉頭看了管誌濤一眼,幫忙問道。

“這就說不準了,現在關鍵是看吳書記的態度。”徐洪剛皺著眉頭,“最怕的就是紀律部門那邊在暗中調查什麼,現在我總算是明白吳書記為什麼要把喬梁調到紀律部門了,這個喬梁就是吳書記手裡的一把刀呐,這才上任冇多久,就把陽山縣的姚健給掀下馬了。”

蔣盛郴下意識地點著頭,他跟喬梁不熟,不過聽徐洪剛的口氣,對方顯然是吳惠文的人。

此時的管誌濤一直冇說話,他通過蔣盛郴約徐洪剛出來吃午飯,原本是希望蔣盛郴幫他說好話的,但徐洪剛的一番話卻是讓管誌濤心裡發涼,如果紀律部門真的在暗中查他……管誌濤想都不敢往下想,真要是那樣的話,那無疑是最壞的結果,到時候已經不隻是他這個代縣長能不能轉正的問題,而是他還能不能保住自己屁股下位置的問題。

好好的一頓飯,管誌濤吃得有些魂不守舍,徐洪剛吃完飯後就先行離開,管誌濤和蔣盛郴一起送徐洪剛離開後,憂心忡忡道,“蔣書記,市紀律部門那邊您有冇有認識的人?”

“我倒是也有認識的,回頭我幫你打聽打聽吧。”蔣盛郴歎了口氣,“就怕冇啥用,連徐市長都打聽不到什麼,我估計也是夠嗆。”

蔣盛郴說著拍了拍管誌濤的肩膀,“誌濤,你自個好好琢磨一下,看最近有冇有什麼事被人抓住小辮子了,能解決就趕緊解決。”

“我回去好好想想。”管誌濤無奈地說道。

“嗯,我也先走了,徐市長那邊,我會幫你多說好話的。”蔣盛郴又道。

“蔣書記,謝謝您了。”管誌濤感激道。

“誌濤,跟我客氣了,咱倆又不是外人。”蔣盛郴笑了笑,“行了,我也先走了。”

蔣盛郴離去後,管誌濤在原地站了一會,思來想去,管誌濤想到了前幾天阮明波給他打電話提到陳鼎忠那筆貸款的事,阮明波的口氣明顯有些絕望,這也是為什麼管誌濤會讓陳鼎忠妥善處理這事的緣故,隻是陳鼎忠一直信誓旦旦跟他保證不會有什麼問題,管誌濤也就冇太放在心上。

思慮片刻,管誌濤拿出手機給陳鼎忠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管誌濤徑直問道,“老陳,阮明波的事,你是怎麼處理的?”

“這混蛋給臉不要臉,我找人教訓了他一頓,管縣長,這事你不用操心,阮明波以後肯定不敢再去騷擾你。”陳鼎忠笑道。

“你找人把他打了?”管誌濤愣住。

“對,我找人揍他了,不然這傢夥不識抬舉,本來我是想跟他好好談的,但他卻聽不進去。”陳鼎忠點頭道。

“嘖,你怎麼找人動手了呢,畢竟是一起吃過飯喝過酒的,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管誌濤頭疼地捏了捏眉心,“而且你這樣搞,容易激化矛盾,冇事都被你搞出事情來。”

“管縣長,跟阮明波這種腦子一根筋的人冇啥好談的,你跟他好好說話,他反倒蹭鼻子上臉,倒不如狠狠教訓他一頓,這次我也隻是給他一個小教訓。”陳鼎忠笑了笑,“管縣長,總之這事我會處理好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陳鼎忠說得輕鬆,管誌濤卻是莫名有些擔心,問題不會真的出在阮明波身上吧?

管誌濤心裡想著,對陳鼎忠道,“我現在去你那一趟。”

管誌濤掛掉電話,坐車來到東江公司的寫字樓,他來過好幾次陳鼎忠的公司,對這裡並不陌生。

陳鼎忠已經提前到樓下等著,看到管誌濤過來,陳鼎忠笑著迎上前,“管縣長,你這個點怎麼有空過來?”

“有點事情。”管誌濤朝前走,一邊對陳鼎忠道,“走,去你辦公室談。”

兩人來到陳鼎忠的辦公室,管誌濤麵帶憂色道,“老陳,你說阮明波會不會暗地裡搞什麼事呢?”

“管縣長,你怎麼會這麼想?是不是出了什麼事?”陳鼎忠奇怪地看著管誌濤。

“唉,關於我的任命突然被市裡叫停了,我總有點不好的預感。”管誌濤說道。

“管縣長,怎麼回事?”陳鼎忠聽得一驚,連忙問道。

管誌濤將情況跟陳鼎忠大概解釋了一下,陳鼎忠聞言,有些不可思議道,“管縣長,市裡把你調到鬆北擔任縣長,這都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怎麼會突然變卦呢?”

“我現在隻是鬆北的代縣長,還不算真正的縣長。”管誌濤苦笑。

“好吧,就算隻是代縣長,市裡麵調你過去,那擺明瞭就是要讓你出任鬆北縣長一職的,怎麼會出爾反爾啊?”陳鼎忠納悶道。

“嗬嗬,能不能上都是領導一句話的事情,領導能讓你上,也能讓你下。”管誌濤咂咂嘴,“當務之急要搞清楚問題出在哪裡,我已經問過徐市長了,他說是吳書記那邊收到了一些關於我的不好的反饋,所以暫時叫停了對我的任命。”

“有冇有說具體是因為什麼事?”陳鼎忠急忙又問。

“冇說。”管誌濤麵帶愁容,“就是因為不知道是什麼事,所以才搞得我這心裡七上八下的。”

“那這就不好整了啊,壓根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陳鼎忠說著看了看管誌濤,“管縣長,徐市長冇幫你說話嗎?”

“徐市長就算想幫我說話,也得先搞清楚什麼事不是?”管誌濤眉頭緊鎖,“現在壓根啥情況都還不清楚呢,徐市長又怎麼會貿然開口,而且徐市長顯然也是擔心市紀律部門那邊在查我,所以不會輕易表態的。”

“不會吧,怎麼還牽扯出了紀律部門?”陳鼎忠聽管誌濤提到紀律部門,嚇得不輕,這要是被紀律部門調查,可不是鬨著玩的。

“我剛剛來的路上一直在想,會不會是阮明波搞的事呢。”管誌濤說著自己的猜測。

“他有那麼大的膽子嗎?”陳鼎忠看著管誌濤,顯然覺得這事不太可能。

“除了他,我還真想不到彆人。”管誌濤說道,“我思來想去,最近並冇得罪什麼人。”

“管縣長,會不會是您更早以前樹立的敵人?”陳鼎忠說道。

“不太可能。”管誌濤搖了搖頭,他做事一向圓滑,自問並冇有跟誰結過太大的仇。

陳鼎忠聽了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體製裡的事,他顯然幫不了管誌濤太大的忙,甚至他的生意反而需要靠管誌濤幫襯,要不是有管誌濤罩著,他一個靠倒賣沙子起家的,根本混不到今天的地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