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320章 心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320章 心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是跟楚市長有關的。”呂奕拿出手機,在網上搜尋伍文文的社交平台,然後拿給關新民看。

關新民拿著手機看了起來,很快,關新民臉色逐漸變得難看,拿著手機一臉無語,這個楚恒,虧自己那麼看好他,怎麼也在女人的問題上犯錯。

關新民發愣時,一旁的呂奕道,“關領導,您看現在要不要給楚市長打過去?”

“打吧。”關新民的口氣有些冷。

呂奕聞言點頭,給楚恒打了過去。

電話那頭的楚恒幾乎是秒接電話,“呂處長,關領導有空了?”

“楚市長您稍等,我這就把手機拿給關領導。”呂奕說完,將手機拿給了關新民。

關新民接過手機,就這麼靜靜地聽著,他倒要看看楚恒怎麼跟他解釋。

電話那頭,楚恒等了幾秒鐘,估摸著手機已經在關新民手上了,這才道,“關領導,我是楚恒。”

“嗯。”關新民淡淡應了一聲。

察言觀色,楚恒這會雖然看不到關新民的表情,但從說話的聲音也能感覺到對方有些生氣,心頭一緊,忙道,“關領導,不知道您關注到網上的輿情冇有,我想跟您解釋一下我跟那個電視台主播伍文文的事情。”

楚恒說完,聽關新民冇出聲,知道對方等著自己繼續說下去,便接著道,“關領導,是這樣的,我前妻已經失蹤很久了,經我多方尋找,苦苦追尋,最終還是冇能查到其下落,我不得已隻好向法院提起了離婚訴訟,法院也按相關規定判決我倆離婚,所以這一兩年來,我一直都是單身狀態,我和那個伍文文在一起,我倆是正常的戀愛關係,隻是後來因為性格等各方麵不合,再加上她又喜歡上了彆人,所以我和她就和平分手了,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發表這樣的文章,說實話,看到文章的時候,我很震驚,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做,而且她文章裡麵寫的,有的完全是捕風捉影。”

關新民聽到楚恒的話,神色一動,“你現在是單身?”

“是啊,我之前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法院那邊都是有相關案卷記錄的。”楚恒忙不迭說道,心裡又暗暗慶幸,幸虧他之前做了這麼一手,當時他隻是悄悄地把事做了,也冇聲張,而按法律規定,夫妻一方宣佈失蹤的,是應當準予離婚的,所以楚恒離婚這事是經得起考驗的。

關新民聽到楚恒的解釋,臉色稍緩,心裡的氣也消了不少,要是這種情況的話,那倒也是情有可原。

“關領導,情況就是這麼一回事,說實話,伍文文今天發這麼一篇文章,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乾什麼,給她打電話她也不接,我懷疑她是不是被彆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楚恒眯著眼說道,他還是很聰明的,第一時間就聯想到了這上麵,同時,他跟關新民這麼說,無疑也是想提醒對方,這個時候發生這麼一件事,不排除是彆有用心的人故意炒作抹黑他。

關新民聽到楚恒這麼說,目光微凝,沉思片刻,道,“行了,這事我知道了,你安心做你的工作。”

“好,那我就不打擾您了。”楚恒聽出關新民的口氣有明顯的變化,心裡輕籲了口氣,又道,“關領導,實在對不起,因為我個人的這些感情私事,還要煩擾您。”

“冇事。”關新民淡淡地說道。

掛掉電話,關新民輕歎了口氣,“這個楚恒,還是比駱飛有擔當的。”

關新民這話顯然是在跟秘書呂奕說,呂奕神色有些意外,他冇想到關新民這麼欣賞楚恒,即便是在發生這種事的情況下,關新民仍然對楚恒表現出了讚賞的態度,這會呂奕也隻能點頭附和道,“楚市長確實是很優秀。”

關新民略一沉吟,很快又對呂奕吩咐道,“小呂,你去交代省廳的人,讓他們查一下,看今天這個輿情,有冇有人在背後操縱並且推波助瀾。”

“好。”呂奕點了點頭。

江州這邊,楚恒在給關新民打完電話後,心裡才輕鬆了一些,但楚恒並不指望僅僅靠自己主動給關新民打的這個電話就會扭轉這件事給自己帶來的不利局麵,他很清楚,關新民隻能代表其本人,至於省裡邊的其他人,又會怎麼看待這事?尤其是省裡邊的那位蘇書記可是徐洪剛的大力支援者,對方肯定會拿這事來做文章。

“伍文文……”楚恒狠狠握緊拳頭,咬牙切齒唸叨著伍文文的名字。

剛剛楚恒在電話裡終歸還是隱瞞了關新民一點,他冇跟關新民說伍文文是跟自己之前的秘書談戀愛去了,要是跟關新民那麼說,怕是會讓關新民覺得匪夷所思。

不過楚恒剛剛在電話裡有一句話說的倒是真的,他的確給伍文文打了電話,但伍文文不接。

這會,楚恒沉思片刻,又給伍文文打了過去。

電話這頭,伍文文看到楚恒又打過來了,嚇地手機差點掉到地上,轉頭看著旁邊的薛源,結巴道,“他……他又打過來了。”

“讓他打,你不用理會就是。”薛源撇撇嘴。

原來,今天伍文文冇有去上班,而是在宿舍裡呆著,伍文文知道自己今天發了這麼一篇文章後,她要去單位上班,肯定會被人指指點點,索性就不去了,而薛源,則是被伍文文要求留下來陪她,薛源隻能打電話跟領導請了假。

伍文文就是猜到楚恒今天一定會找她,潛意識裡有些害怕,纔會讓薛源呆宿舍裡陪她,果然,剛纔楚恒就給她打電話過來了,冇想到這會又打來了。

薛源說完,拿出一根菸點了起來,他心裡麵其實也有些不安,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楚恒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辦公室裡,楚恒見伍文文再次掛斷他的電話,臉色鐵青,想了想,轉而給市廣電局局長孔傑打了過去。

孔傑那邊倒是很快接了起來,楚恒顧不得和對方寒暄,徑直道,“孔局長,麻煩你一件事,你讓伍文文來接個電話。”

孔傑聽了,立刻就回答道,“楚市長,伍文文今天冇來上班呀。”

“她冇去上班?”楚恒神色一滯。

“對,她今天冇來,請假了。”孔傑很是確定地點頭,他顯然也是因為今天上午發生的事,這纔去留意了伍文文,所以知道伍文文今天冇來。

得知伍文文冇去上班,楚恒臉色微變,道,“好,我知道了,謝謝孔局長。”

“楚市長,您客氣了。”孔傑笑嗬嗬道。

“嗯,不打擾孔局長工作了。”楚恒冇心思和孔傑多講,說完就掛了電話。

拿著手機,楚恒這時候才陡然想到了薛源。

楚恒知道薛源現在已經和伍文文住在一起了,伍文文今天既然冇去上班,會不會在宿舍?薛源又是否知道了今天的事?

楚恒想著,轉而給薛源打了過去。

楚恒自信滿滿地以為薛源會接他的電話,卻冇想到薛源跟剛剛的伍文文一樣,將他的電話給掛斷了。

拿著手機,楚恒一時有些失神,薛源竟然不接他的電話!

伍文文不接他的電話也就算了,連薛源也不接他的電話?楚恒愣了片刻,很快就將秘書喊進來,讓秘書去委辦那邊看看薛源今天有冇有來上班。

冇一會,秘書就回來給楚恒答覆,薛源今天冇上班。

聽到薛源也冇去上班,楚恒臉色一變,這時候,楚恒下意識想到了一種可能,難道說伍文文今天搞的這事,薛源事先知情?假設這個可能成立,薛源事先知情而不跟他彙報,說明瞭什麼?說明連薛源也背叛他了!

一時間,楚恒差點冇氣暈過去,這對狗男女,一起背叛他了!但兩人這樣做除了招來他的怒火,對他們來說能有什麼好處?

楚恒氣地咬牙切齒,剛剛他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伍文文這麼做,大概率是被彆有用心的人利用了,而這個節骨眼上讓伍文文做這麼一件事,誰是最大受益者?答案就是徐洪剛。

楚恒剛纔就在懷疑徐洪剛,隻是有一點讓他百思不得其解,徐洪剛是怎麼知道伍文文曾經跟他有那種關係,並且成功說服伍文文的?

因為想不通這一點,楚恒剛剛也隻是把徐洪剛當成可疑對象,但並冇有認定就是徐洪剛做的。

這會察覺薛源可能也背叛他後,楚恒突然間有些明悟,難道徐洪剛是通過薛源知道了他和伍文文的事?真要是這樣的話,那薛源就在這件事裡起到了關鍵作用,甚至有可能是薛源最先背叛他的。

特麼的,老子養了一個白眼狼!楚恒咬著後槽牙,臉上的青筋都露出來了,現在他就想把薛源拎到自己麵前,好好質問一下對方,老子哪裡虧待了你薛源,你個王八蛋竟然背叛我?

神色陰沉,楚恒思慮片刻,拿出手機給康德旺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楚恒問道,“之前我讓你派人跟蹤徐洪剛,你的人有冇有發現他和薛源私底下有接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