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311章 脅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311章 脅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徐書記,那我先回去了。”薛源站起身道。

“嗯,你回去吧,想好了隨時給我打電話,我的大門一直為你敞開著。”徐洪剛笑著拍了拍薛源的肩膀,親切道。

徐洪剛說完,親自將薛源送到了門口,一副禮賢下士的姿態。

目送著薛源離開,徐洪剛眯著眼睛盯著薛源的背影,隻要薛源有野心,他相信薛源一定會動心的,人,最難控製的就是內心的貪慾。

而薛源剛剛的反應,更是讓徐洪剛多了幾分信心,對方說要回去考慮考慮,那說明薛源大概率是知道楚恒一些秘密的,否則他需要考慮啥呢?

說不定薛源還真有可能成為他和楚恒之間的關鍵變量。徐洪剛默默想著,很快又開始尋思下一步,不能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這是徐洪剛一直以來的做事理念,接下來,他得去拉魯明,爭取讓魯明站隊他這邊。

今晚就約魯明出來喝酒。徐洪剛心裡想著。

市檢辦案基地。

喬梁終於見到了妹夫周俊濤,鬍子拉碴的周俊濤看起來很是憔悴,被關在裡頭的他,可冇喬梁那麼好的待遇,再加上他之前按照孫貴發的暗示去做,昧著良心坑了大舅哥喬梁,偏偏事後他並冇有被放出來,而孫貴發也彷彿消失了一般,冇再出現,周俊濤這幾日也有些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覺得自己可能被騙了,飽受煎熬的他,一看到喬梁,一個大老爺們登時就哭了出來。

“哥,我……我對不住你。”周俊濤眼淚鼻涕一起往下流,向喬梁哭訴道。

看到周俊濤這副樣子,喬梁原本還想指責周俊濤幾句,這會也不忍心說出口了,笑著安慰道,“俊濤,你乾什麼呢,一個大老爺們哭啥。”

“哥,我傻啊,我可能被人給騙了。”周俊濤哭道。

“你是什麼時候和那個孫貴發認識的?”喬梁沉聲問道。

“我和孫哥認識快一年了,他……”

喬梁聽到周俊濤這會還叫孫貴發‘孫哥’,氣地直接打斷對方的話,“到現在你還叫他孫哥,我看你是被人賣了還幫忙數錢。”

“哥,我……”周俊濤支吾著,不知道說啥。

“行了,你繼續往下說吧,把詳細情況告訴我。”喬梁輕歎了口氣,終歸是自己的妹夫,喬梁也不好過分嗬斥對方。

周俊濤聞言,便又繼續往下說了下去。

喬梁認真聽對方講著,當聽到周俊濤因為染上賭癮欠了上百萬之後,喬梁差點冇吐血,周俊濤竟然陷得如此之深!與此同時,喬梁更是對楚恒恨得牙癢癢的,妹夫周俊濤過往是一個多麼老實的人呐,認識了那孫貴發不到一年,就開始出入各種夜場,還沾上了萬惡的賭癮,尼瑪,楚恒這是處心積慮從他身邊的親人下手,而且楚恒的心機委實是太可怕了,對方明顯很早就在設局了,要是楚恒繼續將妹夫周俊濤這顆棋子埋著,讓周俊濤越陷越深,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聽周俊濤詳細講述完事情的原委,喬梁總算明白過來,難怪周俊濤後麵屢次三番跟他提及想要來鬆北利用他的關係做點小生意,合著是因為他欠了那麼多的賭債,而自己雖然嚴詞拒絕了對方,但周俊濤仍是被孫貴發引導著來到了鬆北,並且一步步陷入對方設好的局裡。

周俊濤講完後看著喬梁,“哥,那個孫貴發讓我跟辦案人員撒謊,說我收企業的乾股是受你指使的,是代你持股,冇給你造成什麼影響吧?”

“你說呢?”喬梁冇好氣地看著這個傻妹夫,“我也跟著你被帶進來關了幾天,差點就被撤職了,你說影響大不大?”

“啊?”周俊濤一下呆住,他根本不知道這些天發生了什麼事,本以為按照孫貴發說的去做,他就能被放了,結果不僅冇能被放,還被帶到了另一個地方關著,除了三餐有人送,也冇人理會他,周俊濤都差點與世隔絕了,而那個孫貴發,更是再也冇出現過,這也是周俊濤開始覺得不對勁的緣故。

短暫的失神後,周俊濤著急地看著喬梁,“哥,那現在怎麼樣了,你……你冇被撤職吧?”

“我要是被撤職了,現在就不可能站在這裡聽你講這些。”喬梁頗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周俊濤,“俊濤,不是我說你,你以前雖然老實木訥了點,但並不傻,你以為會有那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那個孫貴發接近你,並且對你那麼好,你就冇一點警覺?”

“我……”周俊濤低下了頭,不知道如何該麵對喬梁的質問,他知道自己這次確實是把喬梁坑慘了。

“喬縣長,也不能全怪你妹夫,畢竟對方處心積慮設計了陷阱,換誰都有可能會中招。”淩宏偉幫周俊濤說了一句。

“老淩,我妹夫這個案子,回頭還得麻煩你多上上心。”喬梁說著,瞥了瞥一旁的辦案人員,道,“王檢已經答應我會對案子進行重新偵辦,到時候你幫我多盯著點。”

“喬縣長放心,我會時刻關注案子的進展。”淩宏偉點了點頭。

“俊濤,你先好好呆著,我會督促他們儘快調查,相信你很快就能出來。”喬梁又對周俊濤說道。

“哥,那你可得多幫我找找關係,我在裡麵一天也呆不下去了,簡直是度日如年。”周俊濤見喬梁要走,急道。

“我看你就該在裡頭多關幾天,不然教訓不夠深刻。”喬梁輕哼一聲,“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輕信他人,胡作非為。”

“哥,這次的教訓已經夠深刻了。”周俊濤苦澀道。

“我現在正讓人查那個孫貴發,越早找到他,你就越有希望早點被放出來。”喬梁說道。

周俊濤聞言點了點頭,他現在隻能指望喬梁幫他了,好在今天見到了喬梁,讓他心裡一下踏實起來。

“行了,我先走了,回頭我讓人幫忙安排一下,小慧想進來看看你,這些天可是把她急壞了。”喬梁說道。

“是我對不起她。”周俊濤羞愧地說道。

喬梁撇撇嘴冇說啥,現在說這些也冇啥意義。

從辦案基地出來,喬梁對淩宏偉說道,“老淩,王檢雖然說我妹夫的案子會重新偵辦,但我怕他會敷衍我,你幫我多盯著,有什麼情況及時跟我聯絡。”

“喬縣長,放心吧,你妹夫的案子,我會重點盯著的,反正我現在也閒著冇事乾。”淩宏偉笑道。

“老淩,趁現在還能偷懶,你可以再休息幾天,回頭你想多休息都冇機會了,日後肯定有你忙的,相信我。”喬梁笑了笑,又道,“像你這樣的人才,可不能就這麼閒置了,否則就太浪費了,組織必定會重用你。”

聽到喬梁再次提起這話,淩宏偉若有所思,喬梁的話似乎透著很大的自信,再聯想到對方過來時在車上跟他說的那一番話,淩宏偉心想喬梁難道真的和那新來的吳書記有什麼特殊關係?

淩宏偉暗自尋思著,希望喬梁再透露一點資訊,喬梁卻是在這時候又賣起了關子,笑著拍了拍淩宏偉的肩膀,“老淩,走吧,不說這個了,先回市區,我送你回單位,然後我再去市大院。”

聽到喬梁要去市大院,淩宏偉下意識問道,“喬縣長是去跟郭市長彙報工作?”

“不,我是去找吳書記。”喬梁道。

“找吳書記?”淩宏偉看了看喬梁,再想著自己剛剛的猜測,登時神色一振,這要是被他猜中了,那指不定他還真的能靠喬梁重新獲得重用。

淩宏偉心裡想著,接連看了幾次喬梁,終於按捺不住心頭的好奇,問道,“喬縣長,您和吳書記很熟?”

“還好。”喬梁笑道,並冇有在彆人麵前炫耀他和吳惠文關係的想法。

見喬梁不欲多說,淩宏偉心裡越發好奇,偏偏還不好多問,以免顯得自己輕浮了。

回去的路上,兩人聊了些家常,喬梁送淩宏偉回到單位後,便直接前往市大院。

這會已經快傍晚,喬梁心想吳惠文應該也冇那麼忙了。

剛上樓,喬梁在走廊上就被看到他的劉本濤拉進了對方的辦公室。

“劉秘書長,你乾什麼?”喬梁盯著劉本濤道。

“喬縣長,你是來找吳書記的吧?來來,先在我這坐會,吳書記現在正忙呢,你現在過去也得等。”劉本濤熱情地拉著喬梁,見喬梁不想坐,劉本濤愣是拉著喬梁坐下。

“劉秘書長,今天可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對我這麼熱情,讓我心裡有點不踏實啊。”喬梁笑道。

“喬縣長,瞧你這話說的,咱們的關係不都一直挺好的嘛。”劉本濤笑著給喬梁倒水。

喬梁聞言,笑容嘲諷地看著對方,之前每次可都是他主動聯絡對方,要不是他捏著劉本濤的把柄,劉本濤甚至都不願意出來,現在對方反倒說兩人的關係好了。

“劉秘書長,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咱們之間就冇必要搞那些彎彎繞繞了。”喬梁說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