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295章 有擔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295章 有擔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就是楚恒的聰明之處,他嘴上不提任何跟人事任命有關的話題,隻是在這個節點上專門來關新民麵前露下臉,然後也認認真真地彙報自己的思想,如此也就夠了,其餘的,說多了反倒不明智。

楚恒的彙報持續了小半個小時,關新民雖然冇有全程在認真聽,偶爾有些走神,但也冇有打斷楚恒,從這一點來說,他對楚恒的態度確實是不一般的,這其實是主要是出自於他對楚恒個人的欣賞。

等楚恒彙報完,關新民站了起來,親切地拍了拍楚恒的肩膀,“好好乾,你在江州的表現還是很好的,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這個時候,你更應該端正態度,擺正心態,努力協助維持江州的局麵”

聽著關新民頗有些耐人尋味的話,楚恒若有所思,他是個聰明人,關新民一點就透,很快就道,“關領導,您放心,我會兢兢業業乾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絕不辜負您的期望。”

“嗯,我相信你,你的能力我還是很放心的。”關新民笑道。

兩人寒暄了一會,一起從酒店離開,楚恒目送著關新民上車後,這才離開。

這趟來黃原,楚恒知道自己不一定會有收穫,但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鄭國鴻突然安排了到江州視察的行程,這一趟行程十分突然,江州市方麵,甚至是在鄭國鴻的車子已經從江州高速出口下來後,才知道鄭國鴻來到了江州,哪怕是市長郭興安,事先都不知道鄭國鴻今天會過來。

距離鄭國鴻上次來江州也纔沒過去多少天的時間,上一次,鄭國鴻雖然也是臨時安排的行程,但起碼還讓工作人員提前通知了江州市方麵,但這次,鄭國鴻完全是搞了個突然襲擊,直至抵達江州後,才讓人通知了市裡。以至於市裡邊都有些措手不及,郭興安隻能在市大院裡等著鄭國鴻到來,想提前到高速出口迎接都來不及了。

除了郭興安外,副書記徐洪剛,常務副市長楚恒等人,也都一起站在大院裡等待著,一行人翹首以盼,等待著鄭國鴻的車隊到達。

此刻,跟郭興安一起站在前麵的徐洪剛突然充滿慶幸,幸虧昨晚他和蘇華新吃飯時,蘇華新提醒了他,越是這個時候,越要堅守崗位,不要老往黃原跑,否則隻會給省裡的領導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昨晚跟蘇華新吃完飯後,徐洪剛就直接連夜返回了江州,否則按他原來的計劃,是打算在黃原住一晚的,如果他昨晚真的在黃原過夜,那上午肯定是趕不回江州了,因為他今天上午原本就冇什麼重要的工作安排,今天也不可能一大早就急吼吼地趕回江州,那這會鄭國鴻到了,他可就不在崗了!

靠,簡直是太凶險了!徐洪剛心裡暗呼僥倖,這要是鄭國鴻今天來了,讓鄭國鴻知道他這個副書記無緣無故缺崗,尤其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尼瑪,這可就影響鄭國鴻對他的印象了,接下來更有可能影響他的進步,幸虧昨晚冇在黃原過夜,否則還真的是操蛋了。

徐洪剛心裡想著,忍不住又在心裡暗暗嘀咕,這鄭國鴻也真是的,老是喜歡搞突然襲擊。

此刻,一行人等著鄭國鴻抵達,彼此心思各異,因為駱飛的任命昨天就下來了,所以駱飛今天直接去省工會報到了,現在的江州市,一把手的職位已經空缺著。

除了徐洪剛外,楚恒這會也帶著莫名的心思,他昨天去黃原,是當天去當天回來,本就冇有過夜的打算,隻不過楚恒並不知道,徐洪剛昨天跟他一樣,也去了黃原。

約莫過了幾分鐘的時間,鄭國鴻的車隊就到了,郭興安神色一凜,快步迎了上去。

鄭國鴻選擇在這個敏感時間點突然來江州,其實主要是為了穩定人心,畢竟江州市在省裡占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而省裡對駱飛的調整又十分突然,所以鄭國鴻選擇在這個時候下來,是為了給江州市的乾部打氣。

鄭國鴻到了後,並冇有過多廢話,直接來到了市裡的會議室,讓郭興安召集市裡的主要領導乾部開會。

會上,鄭國鴻發表了重要講話,代表省裡表了態,鄭國鴻表示,省裡對江州市的工作是滿意的,對江州市絕大多數乾部是信任的,江州市能有今天的大好局麵,是江州市的乾部一起努力打拚出來的成果。

毫無疑問,鄭國鴻此行過來主要就是肯定江州市的工作,消除駱飛一事的影響。

在市裡召開了主要領導乾部的座談會後,鄭國鴻又安排了兩場調研活動,分彆是到市紀律部門和市檢調研考察工作。

鄭國鴻如此安排,也不知道是不是帶著特彆的深意,在市紀律部門調研時,鄭國鴻又強調道,紀律部門要主動擔當,主動作為,以對組織和人民高度負責的態度,以猛藥去屙、重典治亂的決心,懲治一切違法亂紀的行為

鄭國鴻在市紀律部門調研時,市檢大院,王慶成已經帶著市檢的主要乾部在大院裡焦急地等待著,剛剛市裡通知過來,說是鄭國鴻要到市檢調研,王慶成聞聽嚇得不輕,這可是他頭一次接待鄭國鴻這個省一把手,尤其是在駱飛被調走這個節骨眼上,王慶成更是惴惴不安,也不知道鄭國鴻怎麼就突然想到他們這裡來調研考察了。

王慶成如臨大敵一般等待著鄭國鴻到來,而在市檢位於市郊的辦案基地,喬梁正在基地的辦公室裡同前來探望他的三江縣書記尤程東和常務副縣長莊家銘開心地聊著天。

今天尤程東和莊家銘是特地來看喬梁的,所謂患難見真情,喬梁出事,彆人巴不得敬而遠之,尤程東和莊家銘卻是一點不避嫌,今天抽空來看他。

而這兩天,市廣電局局長孔傑,包括陽山縣縣長耿直等人,也都來過,還有最近一直在暗中密切關注喬梁情況的市長助理丁曉雲,昨晚七點多的時候,也過來跟喬梁呆了半個多小時。

彆人要進辦案基地或許很難,但大家都是體製裡的領導乾部,找找關係,想進來還是很容易的,特彆是現在王慶成打了招呼,對喬梁的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辦案人員更是不會特意去為難喬梁,至於鬆北縣本地的乾部,來看望喬梁的人也不少,以至於辦案人員都有些傻眼,艾瑪,喬梁來這裡到底是接受調查來,還是把這裡當成會客場所了?

當然,腹誹歸腹誹,就連辦案人員都不得不承認,喬梁的人緣不是一般的好。

喬梁和尤程東、莊家銘兩人在聊天時,市檢大院,鄭國鴻結束了在市紀律部門的調研考察,來到了市檢。

市檢大院,早就在著急等待的王慶成一看鄭國鴻和市裡領導的車隊到了,連忙平複了下心情,走向鄭國鴻的車子。

鄭國鴻一下車,王慶成立刻滿臉堆笑地迎上前,恭恭敬敬道,“鄭書記,您好。”

王慶成這會還在想著,自己一定要在鄭國鴻麵前好好表現,千萬不能露了怯。

王慶成腦海裡的念頭一閃而過,就聽鄭國鴻徑直問道,“小喬縣長的案子辦得如何了?”

刹那間,王慶成臉上的表情僵住了

王慶成打死都想不到鄭國鴻開口詢問的第一句話就是喬梁的案子,而且鄭國鴻看似詢問,但他口中稱呼的‘小喬縣長’,那語氣卻是分外親切,王慶成要是還看不出鄭國鴻對喬梁的關心,那他這麼多年算是白混了。

鄭國鴻還在等著王慶成回答,此刻的王慶成卻是一時呆住了,忘了說話。

一旁的郭興安見狀,麵露不悅之色,“慶成同誌,鄭書記還等著你回話呢,你發什麼愣?”

“啊?”王慶成回過神來,見鄭國鴻正盯著他,心頭一顫,硬著頭皮道,“鄭書記,喬縣長的案子還在調查中。”

“小喬縣長的案子我也瞭解了一些情況,應該不複雜嘛,這麼難查?”鄭國鴻笑嗬嗬地看了王慶成一眼。

“不難查不難查,已經差不多查清楚了,喬縣長是清白的,我們這邊馬上就結案了。”王慶成眼珠子一轉,立刻說道。

鄭國鴻聽到王慶成的話,臉色一下嚴肅起來,“是嗎?案子必須秉公調查,不能因為我關心了小喬縣長的案子,你們就冇有嚴格按照辦案程式來。”

“鄭書記,絕對冇有這種情況,您放心。”王慶成一臉鄭重地說道。

“嗯。”鄭國鴻聞言,這才滿意地點頭。

鄭國鴻這會之所以會再問起喬梁的案子,也是源於昨晚廖穀鋒又給他打了個電話,兩人拉了下家常,然後廖穀鋒就詢問了下喬梁的事,廖穀鋒也冇提啥要求,更冇說要對喬梁的案子進行乾預,隻是簡單問了一下情況,鄭國鴻這邊則是聞絃歌而知雅意,立刻就明白了廖穀鋒的意思,所以鄭國鴻今天到市檢來調研,第一句話問的就是喬梁的案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