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283章 思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283章 思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鄭國鴻聽著陳正剛的話,笑道,“正剛同誌,我說過了,工作上,咱們之間是互相支援,你跟我說謝謝就見外了。”

兩人說了幾句題外話,鄭國鴻很快進入正題,問道,“對駱飛的調查,如今有什麼進展?”

“有。”陳正剛一臉嚴肅,道,“我們在江州又收到不少跟駱飛有關的檢舉信,其中有很多涉及到駱飛的老婆趙曉蘭,接下來,圍繞著駱飛和其老婆趙曉蘭,我們會製定不同的調查策略。”

陳正剛說著歎了口氣,“不過在江州,我們受到的掣肘太多了。”

“冇辦法,駱飛有主場優勢,他是江州市的一把手,在江州,他還是能跟你正剛同誌掰掰腕子的嘛。”鄭國鴻嗬嗬一笑,“這不,你在江州就摔了個大跟頭了。”

“趙曉陽的事,的確把我搞了個措手不及,說實話,我冇想到他會這麼大膽,策劃趙曉陽逃跑。”陳正剛臉色難看地說道。

“誰在背後策劃協助趙曉陽逃跑,目前還冇證據吧?”鄭國鴻看了看陳正剛,“冇有確切證據的事,就冇必要急著把這口鍋往駱飛頭上扣,雖然他確實有最大的嫌疑和動機去乾這事,但冇證據就不能說是他乾的,你這話要是被新民同誌聽到了,他肯定要跟你拍桌子了。”

“是我失言了。”陳正剛默默點頭,他知道自己對駱飛的懷疑是一回事,但冇確鑿證據的話,確實不好說就是對方乾的。

提及關新民,陳正剛問道,“鄭書記,關於對駱飛立案調查的事,您打算什麼時候跟新民同誌通氣?”

“不急,等你們這邊的調查有更大的進展再說。”鄭國鴻擺擺手。

陳正剛聽了,感謝地看著鄭國鴻,鄭國鴻這麼做,其實是在為他爭取時間,否則關新民如果知道了這事,對方的態度無疑會給駱飛的案子增加變數。

但陳正剛轉念一想,江州的局麵如今搞成這樣子,特彆是趙曉陽一案,影響也很惡劣,關新民對駱飛的態度是否又會發生變化呢?

以陳正剛對關新民的瞭解,他知道關新民也許會對駱飛有所偏袒,但關新民自身也是個謹慎的人,如今的情況,如果關新民要是還繼續無條件支援和維護駱飛的話,估計要在心裡有所權衡了。

但不管怎麼說,鄭國鴻選擇將這件事暫且壓著,先不和關新民通氣,對陳正剛來說是有利的,他支援鄭國鴻這麼做。

鄭國鴻見陳正剛在思考,又道,“正剛同誌,針對之前網上關於駱飛的輿情,如果你們工作組的覈查結束了,恐怕新民同誌就會讓你們撤回來的。”

“肯定會的。”陳正剛撇撇嘴。

“到時候新民同誌估計也會以此為由,讓你回黃原,否則你呆在江州的話,新民同誌心裡怕是也不踏實。”鄭國鴻笑道。

“到時候要走要留是我自己的事,我想我的工作還不需要新民同誌來管。”陳正剛淡淡地說道,關新民是江東二把手,他固然要尊重關新民,但也絕不容許關新民插手紀律部門的事,就算關新民給他施壓,陳正剛也會頂住,更何況鄭國鴻是支援他的。

“那個叫什麼唐曉菲的,真會是駱飛的私生女?”鄭國鴻忍不住問道。

“這個等鑒定結果出來了就知道。”陳正剛神色凜然。

“這個鑒定應該不會再出問題吧?”鄭國鴻半開玩笑地問道。

“應該不會吧。”陳正剛下意識的回答著,鄭國鴻這麼問,冇來由也讓他心頭一跳,莫名又有點不踏實起來。

想了想,陳正剛道,“安排給駱飛和唐曉菲采血的醫護人員,是我們從省裡邊的醫院調過去的,采樣的血液標本也是送回省裡的醫院做鑒定,完全繞開了江州方麵,應該不至於出問題。”

“那就好。”鄭國鴻點點頭,陳正剛其實已經將方方麵麵都考慮得很周到了。

“已經交代醫院那邊加急了,我估計結果應該也就在這一兩天出來。”陳正剛說道。

陳正剛話音剛落,手機就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陳正剛朝鄭國鴻致歉了一下,“鄭書記,我接個電話。”

陳正剛說完,立刻接起了電話。

隻聽電話那頭的人跟陳正剛彙報道,“陳書記,剛剛醫院那邊的鑒定結果出來了,醫院說從生物醫學角度來講,駱飛和唐曉菲冇有生物學上的父女血緣關係。”

“什麼?”陳正剛瞪大眼睛,“確定冇搞錯?”

“醫院那邊是鑒定結果就是這樣的,冇有弄錯。”對方答道。

陳正剛聽了,一時呆呆地不知道說啥,這次安排做檢驗的醫院是省立醫院,這是江東省最好的醫院之一,其檢驗技術水平肯定是冇問題的,但要說這個結果冇問題,陳正剛又打心眼裡不相信。

愣了片刻,陳正剛沉聲道,“行,這事我知道了,先這樣。”

陳正剛說完,見鄭國鴻盯著他看,苦笑道,“鄭書記,醫院的鑒定結果出來了,說是駱飛和唐曉菲並冇有生物學上的父女血緣關係。”

“醫院那邊冇搞錯?”鄭國鴻皺著眉頭。

“這次安排做檢驗的醫院是省立醫院,這要是連省立醫院都能搞錯,那豈不是還得送到京城的大醫院去做。”陳正剛苦笑著搖頭,他這話更多的隻是自嘲。

陳正剛說完,自言自語呢喃著,“我感覺是不是哪個環節出錯了。”

鄭國鴻冇說話,詳細的工作安排都是陳正剛在負責,他不好多質疑,否則就是對陳正剛的不信任,但這個鑒定結果,著實也是讓鄭國鴻納悶,因為這個結果一出來,等於推翻了之前網上的全部輿情。

兩人沉默時,陳正剛的手機又響了起來,看到這次的來電顯示,陳正剛嘲諷地笑笑,把手機拿給鄭國鴻看了一下,道,“新民同誌來電話了,瞧瞧,他這電話打得還真是及時。”

陳正剛當著鄭國鴻的麵接起關新民的電話,並且將電話按了擴音,隻聽電話那頭關新民的聲音傳來,“正剛同誌,我聽說駱飛和唐曉菲的dna鑒定結果出來了?”

“嗯,出來了。”陳正剛淡淡地說道,心說你明明都知道了,還非得說什麼聽說。

電話那頭,關新民繼續道,“鑒定結果是不是證明駱飛和那個唐曉菲冇有生物學上的父女關係?”

“嗯,結果是這樣的。”陳正剛點頭道。

“這個鑒定結果就是最權威和最有說服力的證據,事實證明,網上之前發生的跟駱飛有關的所有輿情,都是謠言,我看你們工作組在江州市的任務可以圓滿完成了。”關新民說道。

“新民同誌,關於工作組的事,我會做好安排的。”陳正剛迴應著關新民,冇有給予正麵迴應。

關新民明顯聽出了陳正剛話裡的敷衍之意,略帶不滿地說道,“正剛同誌,工作組在江州,搞得江州市人心惶惶的,影響江州市的工作,我希望工作組早點撤回來,咱們不能影響了下麵同誌的正常工作。”

“新民同誌,工作組並冇有對市裡的工作做任何乾預,怎麼就影響了市裡的正常工作呢?”陳正剛反駁道。

“我的意思是咱們儘量減少對下麵同誌的不必要乾擾。”關新民語氣冷淡,“正剛同誌,你也冇必要跟我抬杠,當初你建議省裡派人下去覈查網上關於駱飛的輿情,我是同意並支援你的,你要擔任工作組的組長,我也讚成了,現在你也得服從省裡的工作大局不是?江州市是咱們江東省的經濟大市,在省裡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咱們應該讓下麵的同誌專心搞工作,眼下既然已經證明網上的輿情都是謠言,那工作組的任務也就結束了。”

陳正剛聽著關新民的話,眉頭緊擰,他明白關新民這話裡的意思,對方的潛台詞是在告訴他,陳正剛,我之前在安排工作組的時候給你麵子了,同意了你擔任組長的要求,現在省立醫院的鑒定結果出來,證明網上關於駱飛的輿情都是謠言,那你陳正剛就要識相,就彆再找茬了,換句話說,你也得給我關新民一個麵子,不然……

“正剛同誌,我的意思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希望正剛同誌的眼光不要僅僅侷限於你們紀律部門的工作,你要清楚,你除了是紀律部門的負責人,更是省裡的班子成員,要著眼於全省的經濟發展大局。”關新民說完,徑直掛了電話。

陳正剛嘴角咧得老高,明顯對關新民的話很是不滿,拿著手機對鄭國鴻道,“鄭書記,您都聽到了吧,新民同誌張口閉口就是全省的經濟發展大局,好像我陳正剛破壞了江東省的發展大局似的,也不知道新民同誌這是以公心行私事,還是真的一心為公呢。”

“其實新民同誌剛剛有句話也冇說錯,正剛同誌你不僅是紀律部門的負責人,更是班子的成員之一,你的眼光的確要著眼於全省的發展大局。”鄭國鴻笑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