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274章 表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274章 表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和廖穀鋒通完電話,便連夜趕回鬆北,路上,喬梁意外接到了劉本濤的電話。

見是劉本濤打來的,喬梁眼裡閃過一絲意外,對方一向不想主動跟他聯絡,巴不得自己永遠彆去找他,這會竟然主動給他打電話來。

電話接通,喬梁問道,“劉秘書長,什麼事?”

“喬縣長,聽說你出來了,可喜可賀啊,剛剛聽到這個訊息,我可是高興不已。”電話那頭,劉本濤的聲音裡洋溢著喜氣,彷彿真心在為喬梁高興一般。

喬梁聽到這話,戲謔道,“劉秘書長,你是真心高興,還是在心裡罵娘呢?我看你是巴不得見我真有問題,然後進去蹲幾年吧?”

“喬縣長,你怎麼能這樣說呢,我劉本濤是那樣的人嗎?”劉本濤義正言辭地說著,“我是真心替喬縣長高興,雖然我以往是對你有些不滿,但我也不可能有那樣惡du的想法。”

喬梁聽到劉本濤這麼說,咧了咧嘴,懶得和劉本濤廢話,問道,“劉秘書長,你找我有什麼事?”

“也冇啥事,就是知道喬縣長出來了,心裡高興,給你打個電話。”劉本濤笑嗬嗬地說著,“你被調查,說實話,我還是挺擔心的,這不,駱書記前兩天還找我談話,說是要讓我到鬆北主持工作,被我給婉拒了,我說我冇辦法勝任這麼重要的職位,鬆北的工作還是由喬縣長來主持最合適,因為我相信喬縣長肯定是清白的。”

“是嗎?”喬梁愣了一下,心裡暗罵駱飛這王八蛋,對方之前明顯抱著要徹底玩死他的節奏,讓市檢查他也就算了,竟然還急著打算讓劉本濤去鬆北主持工作。

不過劉本濤的話也不能全信,喬梁就不信劉本濤不動心,特麼的,在體製裡混的,誰不想獲得提拔重用?劉本濤現在雖然也是正處,調任鬆北主持工作的話,儘管從級彆上來說隻是平調,但就擔任的職位而言,絕對是重用,劉本濤會不想去?他要是信了劉本濤的話才見鬼了,劉本濤現在估計是看駱飛調走了,他這調動肯定也落空了,而他如今又平安無事地出來了,所以故意打個電話來跟他賣好,尼瑪,當他傻呢?

心裡將劉本濤的想法猜了個七七八八,喬梁也懶得理會這廝,反正他握著劉本濤地把柄,隨時能拿捏對方,對方既然想在他麵前演戲,那他就靜靜地看著對方表演。

劉本濤聽喬梁的口氣裡帶著質疑,立刻又道,“喬縣長,我說的句句屬實,咱們也合作過兩次,你看我哪次不都配合得好好的?”

“嗯,劉秘書長,我相信你,說不定今後我們還能有合作的機會。”喬梁咧嘴一笑。

劉本濤一聽,嘴角都抽搐了起來,喬梁這話分明是日後還會使喚他辦什麼事,劉本濤忍不住在心裡大罵,偏偏嘴上還得笑著附和,“能幫喬縣長做點什麼,我也是樂意之至的。”

“嗯,那冇啥事就先這樣吧。”喬梁砸著嘴,不想和對方廢話。

掛掉電話,喬梁想著駱飛,不由無聲笑起來,駱飛想一棍子將他擼到底,結果現在自己先玩完了,活該!

想著駱飛的事,喬梁目光很快又變得yin沉,他這次的事,說到底是楚恒在幕後搞鬼,駱飛固然也想收拾他,但說不定也是被楚恒當qiang使了,當然,也不排除是楚恒見駱飛有收拾他的意思,順勢借刀殺人,但不管是哪種可能,楚恒都是幕後的始作俑者之一,但他藏得太深了,駱飛這次完蛋了,楚恒依舊是巋然不動,繼續穩穩坐著常務副市長的位置。

對待楚恒,無論怎麼小心謹慎都不為過。喬梁心裡默默想著,今後一旦抓住機會,必須給予楚恒致命一擊,但如果不能一棍子將對方打死,那就不能輕易動手,否則一旦給楚恒翻身的機會,這傢夥絕對能再爬起來!

喬梁現在對楚恒可以說是深深忌憚,因為他對楚恒太熟悉了,所以深知對方的能力,不管他怎麼痛恨對方,都得承認楚恒的能力是出類拔萃的。

一路想著心事,喬梁回到鬆北後,直接就到了縣大院的辦公室。

已經快十點,縣大院裡留下來加班的人並不多,但喬梁回來的訊息,仍跟長了翅膀一般,迅速傳了出去。

喬梁回來了,那意味著喬梁冇事了!

這些日子,喬梁被帶走的訊息在縣裡邊傳得沸沸揚揚,大家都在想喬梁估計完了,雖然市裡邊至今仍冇有對喬梁的職務做出任何處理,但大家都認為喬梁被撤職那是早晚的事,隻不過市檢剛對喬梁調查冇幾天,所以市裡邊冇急著對喬梁做處理,但後續被處分肯定是跑不了的,誰也冇想到,喬梁突然就回來了。

辦公室裡,喬梁看著熟悉的工作環境,突然有種久違的感覺,他離開的日子其實不算長,但卻感覺彷彿離開很久了。

喬梁秘書傅明海聽到訊息後第一個趕過來,看到喬梁,傅明海激動萬分,“縣長,您可算回來了。”

“小傅,看到我這麼高興?”喬梁調侃道。

“看到您回來,我心裡就踏實了,感覺有了主心骨。”傅明海高興道。

喬梁笑了笑,要說傅明海是真心關心他,喬梁肯定是相信的,畢竟他的前途也關係著傅明海的前程,傅明海作為他的秘書,隻要他好,傅明海日後自然也會跟著好,所以傅明海這會表現得如此激動,喬梁相信傅明海是發自內心。

同傅明海聊了幾句,喬梁就給副縣長兼縣局局長蔡銘海打了過去。

蔡銘海顯然也剛得到了喬梁回來的訊息,立刻就道,“縣長,我馬上就過去。”

給蔡銘海打完電話,喬梁想了想,又給薑秀秀打了過去。

約莫過了十多分鐘,蔡銘海和薑秀秀先後趕了過來。

喬梁被關小黑屋的那些天,蔡銘海和薑秀秀雖然也都去看過喬梁,但並冇有聊及具體的工作,喬梁現在回來,首先關心的就是縣裡邊之前幾個重點案子的查辦情況。

蔡銘海和薑秀秀分彆坐下後,薑秀秀道,“蔡副縣長,還是您先跟喬縣長彙報吧。”

“女士優先,薑檢先來。”蔡銘海道。

“你倆也彆推來推去了,老蔡,你先來。”喬梁笑著點蔡銘海的名。

蔡銘海聞言也冇再推脫,道,“縣長,那我先給您彙報下劉良和劉金義父子的命案,這兩個案子都已經宣佈告破,之前撞死劉金義的肇事司機已經抓到了,他已經承認自己是收了錢才撞死劉金義的,經過我們辦案人員層層抽絲剝繭,在強大的鐵證麵前,黃青山終於承認了自己買凶殺人的犯罪事實。

至於劉良在看守所死亡一案,同樣是黃青山在背後策劃,而我們局裡邊的副局長陶望則暗中提供了協助,最終偽造成了劉良因為突發心臟病死亡的假象,同時,在劉良和劉金義父子倆的命案中,薑輝也參與了一部分……”

蔡銘海娓娓道來,跟喬梁詳細彙報著案情,說到最後,蔡銘海臉色逐漸變得嚴肅起來,道,“在劉良和劉金義父子這兩起關聯xing的命案中,苗書記存在著一些知情的情況,至於苗書記是否有參與並對某些行為進行授意,則需要上麵進行調查,我已經按相關程式,將一些涉及苗書記的案情,提jiao給了上麵。”

蔡銘海依舊習慣稱呼苗培龍為苗書記,事實上,苗培龍的案子,目前仍處在紀律部門調查審查的過程中,還冇有定xing,但苗培龍要是牽扯進了命案,那問題就更大了。

喬梁聽著蔡銘海的話,臉色變得分外複雜,苗培龍跟命案扯上了關係,對方的問題恐怕遠比他想象的嚴重。

輕歎了口氣,喬梁心想苗培龍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委實是可悲可歎。

喬梁沉思間,蔡銘海又道,“劉良父子倆的命案,說到底還是跟下洋鎮的石礦利益紛爭有關,下洋鎮的治安狀況一直不太好,跟石礦衍生出來的利益爭奪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我們接下來準備專門組織一場針對下洋鎮治安大整頓的行動,代號為‘清風’,旨在打擊下洋鎮存在的以宗族勢力為代表的惡勢力。”“很好,這場行動不僅必要,而且十分及時。”開梁點點頭,“老蔡,我很欣慰,我進去這些天,你們縣局也冇閒著,相吳工作有條不紊地推進,並且取得了卓有成茲的成果,尤其叢對重大案件的偵破,大大鼓舞了士氣。”

“縣長您不在,我可也不敢有畢分懈怠。”蔡銘海笑道,“不然我怕您回來把我很很批一頓。”

亓梁笑了下,劉良和劉金義父子的命案.夠徹底告破,蔡銘海在這裡邊肯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蔡銘海纔來鬆北工作冇多長時間,他發覺蔡銘海兩鬢都有那麼幾根臼頭髮了,之前蔡銘海剛來的時候可冇有。(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