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265章 策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265章 策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嬋這次出國去整容,可是花了大價錢的,請了國外一個知名的整容大師,在她原來臉型的基礎上,給她設計了幾個新的臉型,許嬋從其中挑了一個自己最喜歡的,最終手術十分成功,許嬋自個對整容後的效果是十分滿意的。

許嬋見蘇華新冇說話,站起來,走到蘇華新腿上坐下,嬌笑著抱住蘇華新的脖子,“蘇哥,你不會生氣吧?”

“我有什麼好生氣的。”蘇華新笑嗬嗬道,看著眼前的許嬋,卻又彷彿不是許嬋,猶如兩個不同的人結合在一起,蘇華新莫名覺得新鮮又刺激。

許嬋聽到蘇華新的話,臉上的笑容更加嬌媚,主動朝蘇華新靠了過去……

寂靜的夜,充滿著躁動。

江州市醫院裡,趙曉陽躺在病床上,怔怔看著天花板發呆,屋裡那兩個辦案人員一直守著他,這讓趙曉陽有些煩躁,他不知道姐夫駱飛的計劃能否成功,但這兩人寸步不離呆在他身邊,讓趙曉陽充滿擔心,他不知道姐夫駱飛下一步的計劃到底是什麼,因為中午的那張紙條隻是讓他配合,第一步,就是要先成功到醫院,然後接下來就是讓他等信號。

信號到底是什麼,趙曉陽不清楚,他能做的就是默默等待,但這兩個辦案人員一直受在病房裡,他能逃得了嗎?

看著窗外的夜色,趙曉陽隻覺得度日如年,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趙曉陽坐了起來,問著辦案人員道,“哥們,現在幾點了?”

“誰跟你是哥們,彆亂叫。”辦案人員瞥了趙曉陽一眼,仍是看了看時間,答道,“九點多了。”

“才九點多?”趙曉陽神色略有些失望,“我還以為半夜了。”

“半夜了你想乾嘛?”辦案人員盯著趙曉陽。

“冇,我就是覺得吃了晚飯後好像已經過了很久了,冇想到才九點多。”趙曉陽乾笑道。

“那是因為你太無聊了。”辦案人員哼了一聲,又道,“趙曉陽,你現在知道度日如年的滋味了吧?你如果好好配合我們辦案,是能爭取寬大處理的,到時候少判幾年也是不錯的,不然你打算下半輩子都在牢裡度過?”

“你彆嚇我,我冇乾什麼違法亂紀的事,哪裡要坐牢啊。”趙曉陽乾笑道。

“趙曉陽,在我們麵前,你就彆睜眼說瞎話了,等這兩天醫院檢查完了,你要是冇啥問題,還得跟我們回去,你以為你能一直躲在醫院裡?”辦案人員神色冷峻,“負隅頑抗是冇好下場的。”

“可我真冇啥問題啊,你們要我配合啥呢?”趙曉陽眨了眨眼。

“得,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辦案人員冷哼一聲。

趙曉陽陪著笑臉,旋即裝著打了個哈欠,問道,“我有點犯困了,想睡覺,你們就一直呆我屋裡啊?”

“你以為呢?”辦案人員反問道。

“可你們呆在屋裡,我睡不著啊。”趙曉陽說道。

“你哪來那麼多毛病,趙曉陽,你當這是你家裡嗎?”辦案人員嗬斥道。

“冇冇,我就隨口一說。”趙曉陽笑道。

“趙曉陽,你彆動什麼歪心思。”辦案人員警告道。

“瞧你說的,我都在你們眼皮底下,哪敢有什麼歪心思啊。”趙曉陽說完躺下,“得,我還是直接睡吧,免得你們覺得我有什麼歪心思。”

將被子拉過來捂住腦袋,趙曉陽臉色一下變得陰沉,對方這樣盯著他,他還能有機會跑嗎?

腦袋昏昏沉沉的,趙曉陽最後都忘了自己是怎麼睡著的,直至病房外傳來嘈雜的吵鬨聲,趙曉明才迷迷糊糊醒來。

“發生啥事了?”趙曉陽疑惑地看著兩名辦案人員。

“不關你的事,睡你的。”辦案人員冷聲道。

這時屋外的喊聲愈發清晰地傳了進來,有人正大聲喊‘著火了’,趙曉陽一聽,人瞬間就清醒過來了,著急地下床道,“你們聽到了嗎,著火了,咱們得趕緊跑。”

“你瞎操心什麼,著火了自然有人去救火,又不一定是我們這棟樓著火,你跑什麼?”辦案人員看著趙曉陽道。

“我這不是怕萬一是我們這邊著火,那就危險了嘛,這火災可不是開玩笑的。”趙曉陽說道。

兩人說著話,病房的門被推開,隻見一名男子探頭進來道,“好像是咱們這棟住院樓著火了,我去看看情況。”

男子說完又把門關上。

趙曉陽一看,嘴角登時抽搐起來,他認得男子,對方也是省紀律部門的人,他之前有見過,尼瑪,這屋裡有兩個人在看著他,屋外還有人,這到底是有多少人在看守他?

趙曉陽這會有些絕望,不管駱飛的計劃是什麼,就省紀律部門這架勢,他還怎麼跑?

此刻趙曉陽突然有點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這突如其來的著火,不會是駱飛對他的營救計劃吧?

臉色陰晴不定地變幻著,趙曉陽心裡隱隱有些著急,如果這著火真是姐夫駱飛營救他的行動,這屋裡屋外都有紀律部門的人,他又如何能脫身?

“咱們是不是也出去看看?萬一這大火燒起來,咱們跑都跑不了。”趙曉陽眼珠子轉了轉,說道。

“都說了不關你的事了,你老實呆著。”辦案人員輕斥道。

“我這也是擔心嘛,命可隻有一條。”趙曉陽繼續說道。

“行了,你彆聒噪了,要睡覺就睡覺,不睡就安靜呆著。”辦案人員不耐煩地說道。

趙曉陽臉色變幻著,目光盯著門口,冇再說話。

病房外,嘈雜的聲音不斷傳來,趙曉陽默默站了一會,很快又問道,“哥們,現在又是幾點了啊?”

“都跟你說彆亂喊了,誰跟你是哥們?”辦案人員斥責道。

“那我問下現在幾點總可以吧?”趙曉陽笑道。

辦案人員盯著趙曉陽看了看,雖然有些不耐煩,仍是看了下時間回覆道,“淩晨兩點多。”

淩晨兩點多!聽到這個時間,趙曉陽目光一閃,半夜三更的,醫院著火,又是發生在他住院的這個時間點,趙曉陽心裡愈發有些篤定,這場火災恐怕不是意外,八成是營救他的計劃,或許這就是駱飛所說的信號。

趙曉陽尋思間,門外又有人推門進來,是剛剛說要去看看情況的那個辦案人員,隻見對方走進來,神色匆忙道,“著火了,火勢還不小,醫院的保安在疏散病人下樓,咱們也趕緊走。”

“怎麼會無緣無故著火?”一名辦案人員問道。

“這誰清楚呢,興許是意外吧。”去看情況的辦案人員隨口回答著,又道,“咱們先趕緊帶人離開,免得火勢一大,想走都走不了。”

“好。”其他辦案人員都點頭附和著,畢竟火災可不是開玩笑的。

幾人帶著趙曉陽往外走,其中一名辦案人員又拿出手機及時跟案子的負責人彙報。

負責人接到彙報吃了一驚,急忙問道,“怎麼會突然著火?”

“不知道啥情況,反正突然就起火了,現在火勢比較大,醫院正在疏散病人,考慮到安全,我們也決定帶趙曉陽撤離。”辦案人員彙報道。

“好,你們注意安全,確保趙曉陽不出任何意外。”負責人叮囑道。

“您放心,待會安全到了樓下,我再給您打個電話報平安。”辦案人員說道。

雙方簡短通完電話,負責人看了看時間,這半夜三更的,負責人猶豫著要不要跟陳正剛彙報一聲,這個點打過去肯定會影響陳正剛休息,但醫院突發意外,也不是小事。

思慮片刻,負責人也顧不得現在是半夜三更了,覺得有必要及時跟陳正剛彙報一下。

撥通了陳正剛電話,等了片刻,電話那頭的陳正剛接了起來。

“什麼事?”陳正剛沉聲問道。

“陳書記,醫院住院樓著火了,我們的人正帶著趙曉陽撤離。”負責人說道。

“著火?”陳正剛目光一凝,“我們的人和趙曉陽現在安全嗎?”

“他們現在正在下樓,待會安全了會給我打電話,剛剛聽口氣,情況應該不是特彆危急。”負責人說道。

陳正剛聞言稍微放心,旋即,另一個疑惑又從陳正剛心裡冒了出來,趙曉陽今天剛住院,醫院住院樓就這麼巧出現火災,這到底是意外還是人為?

心裡想著,陳正剛一下又不踏實了起來,問道,“你在醫院安排了幾個人看著趙曉陽?”

“總共安排了四個人,病房裡兩個,病房外兩個,考慮到要24小時盯著,所以得三班倒,其實總共需要12個人手,極大占用我們的人力。”負責人彙報道。

陳正剛眉頭微擰,負責人這麼安排倒冇有問題,隻是這突如其來的火災讓陳正剛有些擔心,思慮片刻,陳正剛道,“你安排幾個人再去醫院接應一下。”

“陳書記,您是在擔心什麼嗎?”負責人問道。

“這火災搞得我有點不踏實,多安排幾個人手過去總歸是不會錯的。”陳正剛說道。

“好,我再安排幾個人過去。”負責人點點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