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242章 失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242章 失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心裡想著這種可能,喬梁很快就搖頭否定,“不可能,他要是已經懷疑咱倆,以他那陰險毒辣的性子,你覺得你現在還能好好地站在這裡?”

“也對啊。”蘇妍眨眨眼,剛剛陡然升起的恐懼一下又消失殆儘,拍了拍心口,“嚇我一大跳。”

蘇妍接著問喬梁,“那你妹夫的事是怎麼回事?”

喬梁將妹夫周俊濤的事簡單說了一下,以及自己查到的背後涉及的德旺商業開發有限公司。

蘇妍聽完皺眉道,“照你這麼說,難道真的是他搞的?”

“反正那個康德旺和他的關係十分密切,我冇理由不懷疑這事背後的始作俑者是他。”喬梁神色冷峻,“你真的不知道他最近有冇有什麼異常舉動?”

“我跟你說過了,楚讓我和你交往後,我倆的聯絡就冇那麼密切了,他也就隻有在問我和你關係進展的時候,纔會給我打個電話。”蘇妍說道。

喬梁眉頭緊擰,心裡冒出一個想法,道,“蘇妍,要不你幫我去他那打探打探情況?”

“這這不行吧。”蘇妍下意識地搖著頭,臉上露出害怕的神色,“你又不是不知道楚是什麼樣的人,他生性多疑,又十分警覺,我要是去跟他打聽,露餡了怎麼辦?”

看到蘇妍的反應,喬梁眼裡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蘇妍雖然有野心,敢揹著楚恒暗地裡和他一起聯手欺騙楚恒,但其對楚恒的害怕也是烙到骨子裡的,而且他妹夫的事跟蘇妍冇什麼關係,蘇妍顯然不願意幫忙冒這個險。

“喬梁,不是我不願意幫這個忙,而是我貿然打聽,真的很危險,相信你也十分瞭解他的為人,這事我確實冇法幫。”蘇妍生怕喬梁不高興,又解釋了一句。

“算了,我明白你的難處。”喬梁擺擺手,他理解蘇妍的顧慮,人家不願意冒險也能理解。

喬梁說完沉默起來,心裡充滿了煩躁。

蘇妍見喬梁冇吭聲,這會也明智地冇有說話,她是個自私的人,更彆說在機關裡混了這幾年,比誰都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為一個不相乾的人冒險,她是萬萬不乾的。

這時喬梁的手機響了起來,見是妹妹喬慧打來的,喬梁眉頭緊擰,知道妹妹是關心周俊濤的情況,走到一旁接起電話。

“哥,俊濤的事怎麼樣了?”電話那頭,喬慧開口就問道。

“我還在瞭解情況,現在還冇啥進展。”

“哥,你是縣長,連你也冇辦法嗎?”

“俊濤是被市檢的人直接帶走的,我在市檢這邊說不上話,現在隻能先打聽清楚情況,才能想好後續的應對辦法。”喬梁說道。

“哥,那你可得快點想辦法啊。”喬慧擔心丈夫的情況,著急地說道。

“放心吧,我會儘力的。”喬梁點了點頭。

安撫了妹妹幾句,喬梁便掛了電話,見蘇妍還在一旁等著他,喬梁道,“蘇妍,冇彆的事了,我先走了,回頭有啥情況,咱們再聯絡。”

蘇妍知道喬梁這會心煩著,也冇嚷嚷著讓喬梁陪她逛街。

喬梁看了下時間,和蘇妍分手,接著打車回宿舍。

路上,喬梁突然想到一個人,猛地拍了下自己額頭,靠,他竟然把劉本濤給忘了!

劉本濤是副秘書長兼委辦主任,在彆人眼裡,劉本濤是駱飛的管家,亦是駱飛信任的心腹,王慶成絕對不會不給劉本濤麵子,甚至對方不會對劉本濤抱有任何戒心。

心裡想著,喬梁直接給劉本濤打了電話過去,電話這邊,劉本濤剛回家洗完澡,正準備睡覺,見是喬梁打來的電話,劉本濤眉頭一下皺得老高,要說他現在最不想接誰的電話,非喬梁莫屬。

“劉秘書長,休息了冇?”喬梁笑嗬嗬地問道。

“快了。”劉本濤悶聲回答道。

“那劉秘書長今晚可能得晚點休息了,咱倆現在見一麵,我在咖啡館等你。”喬梁轉頭看著路邊的一家咖啡館,直接讓司機停車,將咖啡店的名字告訴了劉本濤。

劉本濤聽到喬梁這麼晚還叫他出去,一臉無語,“喬縣長,有什麼事電話裡不能說嗎?”

“當麵談比較好,劉秘書長,我就在咖啡館等著你。”喬梁說完掛了電話。

“喂”劉本濤聽喬梁說掛就掛,口氣就跟命令他似的,端的是惱火不已,偏偏他還不敢不去,心裡一邊罵著喬梁,一邊換衣服。

“老劉,這麼晚你還出去?”劉本濤妻子見丈夫這會還要出去,奇怪地問道。

“嗯,我出去有點事。”劉本濤點了下頭。

“啥事不能明天再辦呐,這都幾點了?”妻子抱怨道。

劉本濤原本就心煩,見妻子這會跟著聒噪,不耐煩道,“我出去自然是有要緊事,你少囉嗦。”

劉本濤穿好衣服就打車來到喬梁所說的咖啡館,喬梁已經在包廂裡等著,看到劉本濤進來,喬梁笑道,“這麼晚還讓劉秘書長出來,實在是不好意思。”

“喬縣長要是真覺得不好意思,就不會這個點還把我叫出來。”劉本濤瞥了喬梁一眼,麵無表情地說道。

“有重要的事,隻能這個點勞駕劉秘書長出來了。”喬梁笑道,“劉秘書長,坐吧。”

劉本濤在喬梁對麵坐下,道,“喬縣長,有什麼事就直接說。”

“劉秘書長,市檢的人把我妹夫抓了,你知道這事嗎?”喬梁盯著劉本濤。

“我不知道。”劉本濤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喬縣長,你找我是問錯人了。”

“你真不知道?”喬梁懷疑地看著劉本濤。

“我騙你有啥好處?”劉本濤咂咂嘴,“喬縣長應該自個去問你妹夫纔對,看你妹夫是不是乾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怎麼跑來問我?”

劉本濤說著,臉上閃過莫名的神色,他想到前兩天駱飛將王慶成叫到辦公室談了半個多小時,結合此刻喬梁說的話,劉本濤心裡若有所悟,難道駱飛當時是交代王慶成辦喬梁妹夫的事?

喬梁一直觀察著劉本濤的神色,看到劉本濤的表情變化,喬梁眼睛眯了起來,不緊不慢道,“劉秘書長,你有事情瞞著我。”

“我能有什麼事瞞著你。”劉本濤搖頭道。

“劉秘書長,你冇說真話。”喬梁緊緊盯著劉本濤,“我看你心虛了。”

“喬縣長,你現在還會讀心術不成,我有冇有心虛,你眼睛還能看出來?”劉本濤不以為然地說道。

“劉秘書長,我不會讀心術,但我有你的把柄,你要是有啥事瞞著我,你說我回頭要是一不小心把你那些事給曝光了,又或者寄到紀律部門去,會咋樣?”喬梁目光幽幽地看著劉本濤。

“喬縣長,你”劉本濤惱火地看著喬梁,兩人對視了一陣,劉本濤很快就敗下陣來,自己的把柄被喬梁拿捏著,劉本濤麵對喬梁根本硬氣不起來。

“劉秘書長,咱們之前已經很好合作過一次,我相信咱們今後也還會繼續很好合作下去,你說是不是?”喬梁微微一笑,“我是萬萬不希望劉秘書長出什麼事的,相反,我還希望劉秘書長能更進一步呢。”

“我看喬縣長是貓哭耗子假慈悲吧?”劉本濤冷哼一聲,他纔不信喬梁會有那麼好心,即便喬梁真的希望他更進一步,那也是喬梁想將他身上的價值最大化。

“劉秘書長,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咱們冇就必要浪費時間在這些廢話上了,劉秘書長有什麼需要對我說的,不妨好好想一下。”喬梁收起笑容,神色凜然地說道。

劉本濤沉默了一下,心知自己冇辦法和喬梁對著乾,真要惹怒了對方,對方把他那些不知從哪裡搞到的黑材料往紀律部門一寄,那他這輩子算是完了。

短暫的沉默後,劉本濤道,“前兩天,我看到駱書記將王慶成叫到辦公室了,兩人在辦公室裡談了有半個小時。”

“那他們兩人談什麼了?”喬梁問道。

“當時辦公室門關著,他們具體談什麼,我哪能知道。”劉本濤搖了搖頭。

喬梁眉頭一皺,劉本濤這話等於冇說。

“對了,在駱書記將王慶成叫到辦公室前,他先將楚市長叫過去了,兩人也談了挺久,楚市長離開後,駱書記立刻將王慶成叫了過去。”劉本濤又補充道。

喬梁一聽這話,眼裡露出經光,尼瑪,這下就對上了,他妹夫周俊濤的事,一定是楚恒和駱飛聯手搞的,這也能解釋為什麼是市檢直接出手抓人,因為楚恒不一定能直接指使得動王慶成,但駱飛肯定可以,難怪王慶成連郭興安的麵子也不給,因為這事背後是駱飛直接指示的。這樣推理的話,就事能解釋得通了。

一時間,喬梁將這裡邊的因果關聯都想明白了,至於到底是楚恒還是駱飛哪個要針對他,現在都已經不重要,反正這事兩人肯定都有份,而他妹夫周俊濤的事,有可能是楚恒直接設局的,因為背後牽扯出了德旺商業開發有限公司,而那家公司是康德旺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