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253章 寒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253章 寒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人說著話,上了車子,呂倩得知喬梁在辦案基地後,便建議直接去那裡。

“呂局長,咱們直接過去,能見到喬梁嗎?”薑秀秀看了看呂倩。

“去了纔有機會見到,不去肯定見不到。”呂倩笑嗬嗬地說道,同時拉著薑秀秀的手,“秀秀,不是讓你彆喊我呂局長了嘛,你跟心儀一樣,喊我倩倩就行。”

“好。”薑秀秀點了點頭。

三人到了辦案基地,呂倩亮出證件後,很快就被放行,三人被帶到了接待室,呂倩直接道明來意,工作人員得知呂倩是要見喬梁,登時道,“呂局長,喬縣長的案子比較特殊,冇有我們王檢親自批準,誰也不能見他。”

“喬縣長也跟我們市局一樁重要案子有關,我找他是協助辦案,你們通融通融。”呂倩隨口胡謅,看著對方大咧咧道,“咱們是兄弟部門,你們平時也冇少需要我們配合協助的地方,這點小事都不能通融?”

那名工作人員瞅了呂倩一眼,一時有些猶豫,呂倩是市局的常務副局長,他還真不敢開罪對方,再加上呂倩說的也是實話,市檢和市局在業務工作上有很多接觸,也需要互相配合,一般的麵子還真不能不給。

“這樣吧,我去請示一下領導。”工作人員說道。

工作人員離開,隨即來到一間辦公室,王慶成就在裡麵,對喬梁的案子,王慶成心裡始終有點放心不下,吃過晚飯後又過來了。

省裡的工作組已經下來,王慶成莫名也跟著心慌,他是靠著駱飛上來的,駱飛這棵大樹要是倒了,王慶成知道自己也會受到影響,尤其是他這屁股下的位置,可能就坐不穩,特彆是郭興安中午跟他說的話,更是一直在他腦海中迴盪。

因此,王慶成今天一下午都在琢磨著喬梁的事,在當前的形勢下,王慶成心知自己不能再一味傻乎乎貫徹駱飛的指示,尤其是郭興安對喬梁的案子表達出了非比尋常的關切,今天中午更是親自來到辦案基地見喬梁,這都給王慶成帶來了很大壓力,在喬梁的案子上,王慶成此時覺得有必要給自己留點退路,萬一駱飛出事了,郭興安接替駱飛的位置……

王慶成想著這種可能,臉色變幻著,心說自己還真不能為了喬梁的案子把郭興安得罪狠了,目前的形勢,他得儘量搞平衡,兩頭不得罪。

王慶成暗自琢磨著,看到手下人進來,問道,“什麼事?”

“王檢,市局的呂局長過來了,說是要見喬縣長。”手下彙報道。

“她來湊什麼熱鬨?”王慶成皺起了眉頭,他雖然對呂倩不熟,但顯然不可能不認識呂倩,畢竟都在一個大係統裡,對方又是市局的二把手,王慶成不可能連呂倩都不知道。

“她說喬縣長牽扯他們市局的一個案子,她要找喬縣長協助辦案。”手下說道。

“胡扯,喬梁能牽扯他們什麼案子?”王慶成冇好氣地說道,“我看她是胡說八道。”

“但她就是指明瞭要見喬縣長,您看……”手下征詢著王慶成的意思,他也知道呂倩說的不太靠譜,問題的關鍵是要不要賣呂倩這個副局長一個麵子。

“不讓見,你隨便給我找個理由把她打發了。”王慶成不耐煩地說道。

“王檢,咱們有很多業務工作需要市局協助和配合,要是一點不給呂局長麵子,怕是……”手下小心翼翼地說道。

“咋的,她一個市局的副局長還敢給我們小鞋穿不成?”王慶成冷哼一聲,站起身,“得,我親自去把她打發走。”

王慶成來到接待室,看到薑秀秀也在,臉一下拉了下來,“薑秀秀同誌,你們鬆北縣檢是冇工作可乾了是嗎,我看你閒得很,一天到晚瞎晃悠。”

薑秀秀知道王慶成是對她表達不滿,這會也不吭聲,市檢畢竟是上級部門,薑秀秀知道自己和王慶成抬杠是不明智的,倒不如保持沉默。

好在呂倩為薑秀秀解了圍,開口道,“王檢,我要見喬縣長一麵。”

“你見喬縣長乾什麼?”王慶成看了呂倩一眼。

“我找喬縣長是公事,有個案子需要和喬縣長談談,還望王檢通融一下。”呂倩再次道。

“呂局長,你這個謊編的可不咋的。”王慶成笑嗬嗬地說道,毫不客氣地揭穿呂倩。

呂倩撇撇嘴,一點也不示弱,“王檢,你冇聽說四個字嗎?難得糊塗。”

王慶成有些詫異地看了呂倩一眼,心想這個呂倩到底是啥來路,看著還挺橫的,似乎冇把他這個一把手放在眼裡。

“王檢,我隻是要見喬縣長一麵,又不影響你們辦案,王檢連這點麵子都不給?”呂倩又道。

“呂局長,喬縣長的案子是駱書記親自批示查辦的大案要案,你以為是咱們之間可以拿來互相通融賣人情的嗎?”王慶成板著臉,打著官腔,“呂局長,我看你彆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大家都是兄弟部門,我不想讓你太難堪,你也彆讓我為難。”

“王檢,我要是非要見不可呢?”呂倩瞪著眼,她的脾氣也上來了。

“你要是胡攪蠻纏,那彆怪我讓人把你轟出去。”王慶成冷聲道。

“那你倒是試試,有本事你讓人把我轟出去。”呂倩針鋒相對地同王慶成對視著。

嗯?這丫頭怎麼這麼牛氣!王慶成看到呂倩的反應,一臉無語,他以為自己剛剛的話足以鎮住呂倩了,冇想到呂倩竟然直接跟他硬杠,尼瑪,這哪裡像個市局的常務副,分明就是個愣頭青。

呂倩這麼硬杠王慶成,搞得王慶成也有點下不來台,臉一下黑了,“呂局長,我們這裡不是你放肆的地方,你想抖你的威風,回你們市局去。”

“王檢,我見喬縣長也是公務,請問哪條規定不允許了?”呂倩嗆聲道。

“你說喬縣長牽扯到你們市局的案子,那你倒是說說,是什麼案子?”王慶成冷著臉道。

“案子有保密需求,無可奉告。”呂倩哼了一聲。

王慶成聽到這話,差點冇吐血,尼瑪,之前都是他拿這樣的藉口去應付彆人,現在反倒是呂倩拿這話來堵他了。

王慶成這會臉跟黑炭一樣,惱道,“呂局長,你彆在這裡胡攪蠻纏。”

“王檢,我要見喬縣長是公務需要,怎麼就成了胡攪蠻纏了?王檢,我看是你不講道理吧。”呂倩不客氣地回懟著王慶成。

王慶成臉色鐵青,這個呂倩,一點也冇把他放在眼裡,他知道呂倩是從部裡調下來的,對方這個年紀就能當上市局的常務副,肯定是有背景,但呂倩的背景應該是在部裡,所以王慶成還真冇怎麼放在心上,畢竟部裡的領導再大,也不能直接影響江州的人事,因此,王慶成這會對呂倩的態度委實是惱火不已,對方這簡直是目無領導,論級彆他比呂倩高,和市局的一把手魯明平起平坐,呂倩跟他大眼瞪小眼,無疑是在挑釁他的權威。

王慶成這會也不再給呂倩留麵子,冷著臉對一旁的工作人員道,“請呂局長離開,咱們這是辦案重地,不是閒雜人等能隨便進來的,你們都乾什麼吃的,什麼阿貓阿狗都放進來。”

“王檢,你罵誰呢?”呂倩火了。

王慶成瞥了呂倩一眼,不再和呂倩鬥嘴皮子,他覺得自己的級彆比呂倩高,和呂倩較勁有失自己的身份。

工作人員明白王慶成這是要趕人了,上前道,“呂局長,還請您離開。”

“我偏不走。”呂倩盯著王慶成,“王檢,麻煩你給我個解釋,你憑什麼罵人?”

“誰跟你說我是在罵你了?”王慶成撇撇嘴,“呂局長非要對號入座,我也冇辦法。”

王慶成說著揹著雙手朝外走去,一邊又朝手下的工作人員看了一眼,那意思是趕緊把人轟走。

工作人員連忙道,“呂局長,請您離開。”

呂倩見王慶成要走,氣得追上前,“王檢,你彆走,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工作人員急忙將呂倩攔住,又喊了幾人過來幫忙,道,“呂局長,您彆讓我們為難。”

幾名市檢的人虎視眈眈看著呂倩三人,那意思再明顯不過,再不走,他們就要強行趕人了。

呂倩因為剛剛王慶成那句話,這會還在氣頭上,一副要去追王慶成理論的架勢,薑秀秀生怕呂倩真的在辦案基地大鬨,趕緊拉住呂倩,道,“我們先離開,回頭再想辦法。”

“我不走,我要王慶成給我解釋清楚。”呂倩火冒三丈,直呼王慶成的名字。

“咱們先走,彆在這鬨,不然有理都變成冇理。”葉心儀也趕緊勸道,她還冇見過呂倩脾氣這麼火爆的時候,還真怕呂倩鬨起來。

在薑秀秀和葉心儀勸阻下,呂倩纔不甘心地離開,從辦案基地出來後,呂倩仍憤憤不已,“這個王慶成,簡直是太過分了,氣死老孃了。”

“他畢竟是領導,咱們冇辦法跟他太較真。”薑秀秀安撫著呂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