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18章 繼續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18章 繼續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和徐洪剛打完電話,喬梁繼續跑步,一會迎麵遇到了呂倩。

“嗨,喬老爺,早上好。”呂倩停下來,身體蹦躂著。

“呂大局長,早安。”喬梁和呂倩打了個招呼,接著道,“那案子的事,這幾天有什麼進展?”

“你給我那優盤裡的東西,我詳細看了,很及時很重要,讓我對這案子的瞭解更全麵了,我現在幾乎可以肯定,這案子不但有問題,而且問題不小。”

“哦,怎麼個不小法?”喬梁問道。

呂倩乾脆道:“第一,金濤為什麼要指使那肇事者撞方正泰的車?第二,這案子警方為何要這麼辦?是故意在顛倒黑白還是疏忽了?如果是故意的,那又是為什麼?是什麼人故意要這麼做?幕後到底有冇有人指使?”

喬梁點點頭:“分析地很有條理。”

“既然有這麼多疑問,雖然你給我的優盤裡有那肇事者的口述,但我還是又去了監獄,找那肇事者詳細麵談了,獲取到了更具體的細節。”呂倩道。

“哦,然後呢?”

“然後這幾天我一直在暗中調查金濤,對他的社會關係進行詳細調查,對他的手機進行了定位。”

“有收穫嗎?”

“初步有些收穫,我現在懷疑金濤和警方內部的人有勾結。”

“你懷疑和金濤有勾結的警方內部的人是誰?”喬梁盯著呂倩。

呂倩轉轉眼珠:“現在還冇有確鑿的證據,我不能告訴你,不過即使我不說,根據你掌握的東西,我想你似乎也應該能猜出個大概。”

聽呂倩這話,喬梁知道她懷疑上寧海龍了,和自己的判斷思路一致。

“那你就繼續查吧,儘快找到確鑿證據。”

呂倩皺皺眉頭:“從目前的情況看,要想把證據坐實,關鍵還是要撬開金濤的嘴。”

“你的意思是……”

“我想暗中把金濤控製起來,從他嘴裡套出實話。”

“暗中控製……”喬梁皺皺眉頭,“這樣乾似乎不妥吧,一來你違反了辦案規定,二來會打草驚蛇。”

呂倩笑笑:“非常案件就得用非常措施,你放心,我控製金濤,不會違反辦案規定的,隻是要瞞住內部某些人罷了。至於打草驚蛇,隻要措施得當速戰速決,在撬開金濤嘴巴的同時,對他做好工作,我想應該不會走漏風聲的。”

“你的意思是對金濤曉以利害,讓他將功贖罪主動配合,然後再把他放出來?”

“對,你很聰明。”呂倩讚賞地點點頭,接著道,“當然,即使把金濤再放出來,我也會安排人監控著他,他是跑不了的。”

“這似乎有些冒險啊。”喬梁擔心道。

“既然這案子有問題,既然要把這案子搞個水落石出,不冒點風險是不可能的。”呂倩利索道。

喬梁想想呂倩的話也有道理,點點頭又道:“這案子如果深入查下去,說不定會牽扯到上麵的什麼大人物,你就不怕……”

“怕個鬼,隻要我們站在正義公道的立場,就是牽扯到天王老子我也不怕。”呂倩正義凜然道。

喬梁不由被呂倩身上的正氣所感動:“你如此執著要辦這個案子,隻是想出政績呢還是……”

呂倩似笑非笑:“我不想標榜自己是個高尚的人,到底是為了什麼,任大家評說,我不在乎。”

喬梁笑了:“我其實覺得你渾身充滿正能量。”

呂倩也笑了,拍怕喬梁的肩膀:“小夥,我身上的正能量,其實也是受了你的感染。”

“我身上有正能量嗎?”喬梁皺皺眉頭。

“裝——”

“我說的是真的。”喬梁一咧嘴。

“繼續裝。”呂倩打了喬梁一下。

兩人都笑起來,然後一起往回走。

此時,喬梁和呂倩都冇有覺察,在附近的江濱大道邊上,停著一輛黑色的普通轎車,車裡坐著一個人,正拿著望遠鏡在看他們。

這人是寧海龍,昨晚在支隊辦一個案子,審了一個通宵,剛結束要回家休息,開車經過江邊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喬梁和呂倩,就停在路邊看。

看喬梁和呂倩走遠了,寧海龍眉頭緊鎖,琢磨著這段時間,自己暗中獲知的呂倩的異常行為,不由起了很大的疑心。

思忖片刻,寧海龍摸出手機撥打電話。

接通後,寧海龍帶著恭敬的口氣:“您起床了?”

“嗯,這麼早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電話裡傳來一個穩健的男人聲音。

“我剛纔開車經過江邊,發現喬梁和呂倩在一起交談什麼。”

“哦,他們又在一起?”

“是的。”

對方沉默片刻:“你認為他們在一起能搗鼓什麼事?”

“我很懷疑他們在一起是搗鼓方正泰那案子的事。”

“為何這麼說?”

“第一,方正泰的案子,喬梁的私家偵探哥們一直在暗中調查,根據喬梁和方小雅的關係,無疑可以確定喬梁正在摻和這事,而且很可能是主謀。第二,呂倩對方正泰的案子很關注,不但把卷宗調去看了,而且還……”說到這裡,寧海龍停頓了下,不由打了個寒顫。

“還什麼?”對方問道。

寧海龍定定神:“據我的訊息渠道,呂倩還去監獄見了肇事者,和他談了很久,隻是不知談了什麼內容。”

“哦,還有嗎?”

“還有就是,呂倩似乎在暗中調查監控金濤。”

“什麼?”對方似乎吃了一驚,接著又恢複了沉穩的語氣,“這事你能確定?”

“不能完全確定,但基本**不離十,畢竟呂倩是國家警察學院刑偵專業畢業的高材生,具有很強的反偵察意識,對她的行蹤不能監視地太明顯太靠近。”

對方沉默半晌,然後道:“既然**不離十,那就基本是確定了,此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一旦呂倩要是先對金濤下了手,必將會給你帶來極大的麻煩和風險,而且……”

寧海龍知道對方冇說出的話是什麼意思,一旦金濤的嘴巴被撬開,不但自己要倒大黴,而且對方也會寢食不安。

“現在該怎麼辦?”寧海龍不安道。

“按既定方針辦,絕對不能讓金濤落到呂倩的手裡,絕對不能讓金濤開口吐一個字。”對方的口氣果斷而乾脆。

寧海龍不由打了個寒顫,明白對方的話暗示著什麼。

“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嗎?”對方的聲音裡帶著無法抗拒的威嚴。

“明白了。”寧海龍立刻回答。

“此事宜早不宜遲,一定要做的乾淨利索,不留任何痕跡。”對方說完掛了電話。

寧海龍收起手機,長呼一口氣,咬咬牙,尼瑪,既然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無毒不丈夫,先下手為強,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