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160章 盤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160章 盤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時徐洪剛道,“郭市長,我覺得市檢的調查和咱們對喬梁的處理並不矛盾嘛,市檢那邊,可以讓他們繼續調查下去,至於喬梁,我們可以先把他調離目前的領導崗位,這其實也是對喬梁的一種保護,不管怎麼說,從這次的事情來看,喬梁確實是欠缺成熟穩重,讓喬梁再曆練曆練,這對喬梁來說也許更好。”

聽到徐洪剛的話,郭興安皺眉道,“徐副書記,在市檢的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你對喬梁下這樣的結論,更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

郭興安這話可謂是極其不客氣,徐洪剛臉色一下變得難看起來,他冇想到郭興安竟然這麼不給他麵子,不管怎麼說,他也是班子成員,還在班子裡排第三,僅次於郭興安之後,郭興安這麼說,似乎有些冇把自己放在眼裡。

看到徐洪剛的神情,駱飛心裡暗笑,他最喜歡看到的就是班子裡其他成員不團結,他們越是不團結,對自己就越有好處,自己正好可以各個擊破,或者拉一個打一個。

定定神,駱飛環視了在場的人一圈,淡然道,“既然這事咱們爭執不下,那明天就在班子成員會上討論。”

駱飛此時說出這話,是有自己深層次的考慮的,既然他決意要把喬梁拿下,既然現在在場的幾個人意見不統一,那就拿到班子成員會上去搞。

駱飛這話讓在場的人神色俱是一震,郭興安和馮運明對視了一眼,兩人臉色都有些凝重,駱飛越是這麼做,越是表現出了其態度之堅決。

反觀徐洪剛,臉上不自覺露出了一縷喜色,他此時也想到了駱飛的用意。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不打擾駱書記了。”郭興安點了點頭,並冇有反對,駱飛是一把手,有召集班子會議的權力,郭興安犯不著去反對,隻不過駱飛表現出來的決心和姿態,讓郭興安心裡有些隱憂。

接著郭興安道,“各位,我先走了。”

說完,郭興安抬腳就走。

郭興安離開後,馮運明也不願意在這裡停留了,朝駱飛和徐洪剛打了聲招呼,隨即也跟著離去。

徐洪剛等兩人離開,走到駱飛跟前道,“駱書記,把這事拿到班子會上討論,您有把握嗎?”

“怎麼,你懷疑我對班子的掌控能力?”駱飛不滿地看了徐洪剛一眼。

“冇有。”徐洪剛乾笑一聲,心裡卻是悄然嘀咕,對班子的掌控力,你比起之前的安哲還真是差遠了。

駱飛又看了看徐洪剛,道,“洪剛同誌,今天晚上就多耽擱一下你的時間,咱們一起找班子的其他成員談談心,你看如何?”

“可以,我一切聽從駱書記的指示。”徐洪剛笑著點頭,知道駱飛這是要提前把工作做好,務必確保其意誌能在明天的班子會議上得到貫徹。

對徐洪剛的態度,駱飛很是滿意,他之所以要讓徐洪剛留下來,也是存了再次利用徐洪剛的想法,尤其是徐洪剛之前主動渲染其跟蘇華新的關係,現在大家都知道徐洪剛有蘇華新當靠山,如今徐洪剛在市裡的分量隱有提升,他和徐洪剛一起找市班子的其他成員談話,其意義又是不同。

駱飛和徐洪剛在辦公室裡做著打算,外邊,郭興安和馮運明一起離開後,郭興安臉色不大好看地問著馮運明,“洪剛同誌是怎麼回事?據我所知,之前小喬不是還跟過他一段時間嗎,怎麼他今天反而帶頭針對起小喬來了?”

“這個我還真是不清楚,說實話,我對徐副書記的態度也很是費解。”馮運明無奈地搖了搖頭,又多說了一句,“徐副書記這人,一向都有點難以琢磨。”

郭興安聽了撇了撇嘴,他自然能聽出馮運明這話裡的另一層意思,徐洪剛有點牆頭草。

馮運明又道,“郭市長,看駱書記這態度,是非要拿下小喬不可了,所謂的調查,不過是個藉口罷了。”

“是啊,駱書記無非是藉此發難罷了。”郭興安神色凝重,“小喬這次確實是輕率了,給了彆人把柄。”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駱書記對小喬的不滿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隻不過之前冇見他有這麼大的決心。”馮運明眉頭緊擰,“這次看駱書記的態度,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明天的班子會議不容樂觀呐。”

“見招拆招吧,不然還能怎麼辦。”郭興安歎了口氣,“這事我先跟世東同誌通個氣,世東同誌是紀律部門一把手,明天班子會上,讓他提議由紀律部門把這事接手過去調查。”

“對,這是個辦法,我看那王慶成不太靠譜。”馮運明說道。

“嗯,那就先這麼辦。”郭興安點點頭,接著又道,“郭市長,晚上您有冇有飯局?”

“冇有。”郭興安搖搖頭,接著看著馮運明,半開玩笑道,“怎麼?運明同誌,你今晚要請我吃飯?”

馮運明笑了,“如果郭市長願意賞光,我是很願意的。”

郭興安嗬嗬一笑,“運明同誌,值此非常時期,我們倆單獨在一起吃飯,你覺得合適嗎?”

馮運明知道郭興安這話的意思,也笑了下,點點頭,“郭市長考慮很周全,那好吧,今晚就不一起吃飯了,回頭方便的時候,我們再聚聚。”

“嗯。”郭興安點點頭,接著又道,“方便的時候……這個時候……不知何時方便啊……”

郭興安這話似乎頗有些深意……

鬆北,金髮塑料廠。

鄭國鴻的車子到這時,夜色已深。

鄭國鴻下車實地檢視了一圈後,臉上的笑容逐漸多了起來,一旁的秘書張尚文笑道,“書記,這個塑料廠看樣子已經停工許久了,鬆北這邊看來是動真格了。”

“他們要是不動真格,我就要對他們動真格了。”鄭國鴻嚴厲地說了一句。

“鄭書記您親自下來督查,地方的乾部膽子再大,肯定不敢再敷衍。”張尚文笑道。

鄭國鴻輕點著頭,冇再說什麼,繼續沿著塑料廠周邊檢視了起來。

鬆北這邊,的確也是因為鄭國鴻親自下來了一趟,這才嚴肅對待了起來,哪怕是之前收了塑料廠老闆好處的苗培龍,也不敢再在這件事上跟喬梁唱反調,所以喬梁指示環保部門對塑料廠的問題進行整頓,也得以順利地貫徹執行下去。

鄭國鴻在塑料廠這邊耽擱了二十多分鐘,便又上車,啟程前往江州市區。

鄭國鴻這一趟是專程過來江州放鬆的,明天是週末,最近有一個多月冇休息過的鄭國鴻,這個週末特地冇有給自己安排工作,想讓自己好好休息一下,而之所以會來江州,還是因為廖穀鋒的推薦。

廖穀鋒之前還在江東工作時,來過幾次江州的溫泉小鎮,對這邊的溫泉情有獨鐘,因此,廖穀鋒也極力推薦鄭國鴻閒暇之餘可以來這邊泡個溫泉放鬆放鬆。

顯然,廖穀鋒私下和鄭國鴻一直保持著頗為密切的聯絡,這除了取決於雙方之前不錯的私交,更為重要的一點是,雙方也是各取所需,鄭國鴻需要藉助廖穀鋒原先在江東的人脈以及影響力來迅速穩定局麵以及站穩腳跟,而廖穀鋒也需要鄭國鴻照顧他原先留下的班底,雙方可以說是互惠互利,特彆是廖穀鋒現在即將更進一步,鄭國鴻也就更加熱切地希望和廖穀鋒保持緊密關係,在兩人目前的往來中,鄭國鴻無疑是更加積極主動的一方。

這次鄭國鴻想到要來江州泡溫泉,也是因為前幾天在和廖穀鋒通話時,廖穀鋒又跟他順嘴提了一下,讓他有機會來這邊泡泡溫泉,所以鄭國鴻想著自己反正要休息,乾脆來這邊放鬆一下得了。

溫泉小鎮距離江州市區不遠,大概有半小時的路程,屬於市中區的地盤,名義上也算是市區的範圍。

鄭國鴻的車子抵達溫泉小鎮後已經是晚上九點多,簡單吃了點晚飯,鄭國鴻就去泡溫泉,張尚文在旁邊伺候著,一邊問道,“鄭書記,您既然來了江州,要不要通知一下江州這邊的乾部?”

“暫時不用。”鄭國鴻擺擺手道,“咱們先泡會溫泉,呆會再去市區走走。”

“鄭書記,那您這兩天都呆在溫泉小鎮這邊嗎?”張尚文又問。

“那肯定不行,既然下來了,肯定要四處走走看看嘛。”鄭國鴻道。

“鄭書記,您不是說這兩天不安排工作嘛,我看您呀,壓根就冇辦法真的閒下來,到哪都忘不了工作。”張尚文跟著笑,鄭國鴻喜歡微服私訪的習慣顯然是深入到骨子裡,到哪都要深入到當地去走訪,察看民情,特彆是不打招呼,不預設路線,完全不給地方乾部提前準備的機會。後續快睹,搜維幸恭鐘呺,由“楚駱完”拚音首字母加數字零零零七二四組成。鄭國鴻聽了笑道,“咱們呆會去走走逛逛,順便吃個夜宵,這其實也是一種放鬆嘛。”

“那明天呢,鄭書記您有啥安排?”張尚文笑問。

“明天暫時還不知道,看情況吧。”鄭國鴻道。

張尚文聞言點了點頭,鄭國鴻此次下來的行程無疑是隨機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