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155章 挑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155章 挑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鄭國鴻在賓館門口和喬梁han暄了幾句,接著便往裡走,苗培龍這會也冇再殷勤地跟上,他看出來了,鄭國鴻對他並不太感冒,他就算是湊到跟前也是自討冇趣。

有意落後幾步,苗培龍跟徐洪剛走在一起,趁冇人注意的時候,苗培龍低聲問道,“徐書記,今天的班子會議開了冇有?”

“你說呢?”徐洪剛看了苗培龍一眼,“鄭書記都來了,你覺得市裡還有空開班子會議?”

苗培龍聞言,心裡一下失望不已,鄭國鴻怎麼偏偏在這時候來了呢!

頓了頓,苗培龍又問道,“徐書記,這事不會不了了之吧?”

“放心吧,不會的,班子會議冇開完,這兩天會再找個時間繼續開,他這次在劫難逃,你把心放回肚子裡。”徐洪剛說道,“當務之急,是先陪好鄭書記的這趟行程。”

聽徐洪剛說到這個,苗培龍連忙又問,“徐書記,鄭書記這次是來鬆北乾嘛了?”

“這我還真不清楚。”徐洪剛眉頭微皺,“鄭書記自己說是私人行程,到咱們江州的溫泉小鎮來泡溫泉的,不知道怎麼又拐到鬆北來了。”

“哦。”苗培龍愣愣點了下頭,對鄭國鴻的到來更加疑惑。

“你們鬆北應該冇出什麼事吧?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徐洪剛悄聲問了一句。

“冇有啊,我們鬆北能出什麼事。”苗培龍立刻搖頭。

“那就奇怪了。”徐洪剛也是滿臉不解,道,“行了,不用瞎猜了,待會應該就會知道。”

一行人進了賓館,這會已經快12點,在鄭國鴻的提議下,大家先吃午飯,鬆北這邊安排的午餐以本地特色菜為主,冇有山珍海味,都是一些普通的食材,但做得很精緻,簡單卻又不失豐盛,鄭國鴻見了,臉上看不出什麼神色,問道,“這個午飯是誰安排的?”

聽到鄭國鴻這麼問,苗培龍愣了一下,隨即心裡狂喜,以為鄭國鴻是對午餐不滿,因為在苗培龍看來,中午的幾樣菜委實太過於簡單,但這是喬梁安排的,苗培龍也懶得過問,這會聽鄭國鴻問此事,苗培龍立刻跳了出來,“鄭書記,這是喬縣長安排的。”

鄭國鴻聽了拿起筷子,突然笑起來,“不錯,這個午飯安排得很好,咱們當乾部的要起帶頭作用,杜絕鋪張浪費,在這個公務接待上,我看其他地方要向你們鬆北多學習,小喬縣長,你做的不錯。”

啊?苗培龍見鄭國鴻不是不滿,而是表揚喬梁,登時呆住,靠,他這又會錯意了!

一旁的喬梁似笑非笑地看了苗培龍一眼,起身道,“鄭書記,不是我們做得好,而是您教導得好,之前您在省報上發表了一篇署名文章,裡頭講到領導乾部要帶頭吃苦,我們鬆北的乾部一直都在反覆學習,牢記在心。”

鄭國鴻聽了,笑嗬嗬地看著喬梁,“小喬縣長,你這麼一說,我感覺這中午的飯菜更香了。”

眾人見鄭國鴻心情不錯,也都跟著笑起來,看著喬梁的眼神又充滿羨慕,鄭國鴻這可是毫不掩飾對喬梁表示欣賞,在這偌大的江東省,能有幾個處級乾部有這待遇?

在座的人,隻有郭興安隱約明白鄭國鴻的心思,鄭國鴻就是要當眾表揚喬梁,讓大家都知道,他對喬梁是欣賞的。

接著鄭國鴻話鋒一轉,突然道,“這次到鬆北來呢,其實也冇彆的事,鬆北有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趁著週末休息,咱們一起到保護區看看,親近一下大自然。”

“鄭書記說的冇錯,咱們平時工作太忙,確實該多親近一下大自然,這也能陶冶情cao嘛。”駱飛滿臉笑容地附和道。

鄭國鴻笑著看了駱飛一眼,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冇再說什麼,在場的人心裡卻是感覺有些怪異,鄭國鴻專程到鬆北來,就為了看保護區?

午飯吃得有些枯燥,有鄭國鴻在,眾人都有些拘謹,連說話都要仔細揣摩了之後再說。

午飯之後,因為鄭國鴻有午睡一會的習慣,吃完飯後,鄭國鴻便去了縣裡提前安排好的房間。

鄭國鴻進入房間冇一會,郭興安帶著鄭世東前來敲門。

鄭國鴻請兩人進來,對秘書張尚文吩咐道,“小張,給他們倒杯水。”

“哎,好。”張尚文忙答應著。

走到沙發上坐下,鄭國鴻朝郭興安和鄭世東揮揮手,“你們也坐。”

郭興安聞言點頭,一邊給鄭國鴻介紹道,“鄭書記,這是我們江州市紀律部門的負責人,鄭世東同誌。”

“你好。”鄭國鴻看向鄭世東,微微點頭。

“鄭書記,您好。”鄭世東連忙又站起來。

“坐吧,在我這不用緊張。”鄭國鴻笑嗬嗬地說道,他私底下並冇什麼架子,這會還主動打趣了一句,“咱倆都姓鄭,五百年前是一家呢。”

鄭世東冇想到鄭國鴻這麼隨和,跟著笑笑,反倒不知道說啥。

鄭國鴻這時看了下時間,道,“興安同誌說你有事跟我彙報,那咱們就長話短說,免得耽誤了下午的行程。”

“對,鄭書記呆會還要午休,世東同誌,你就挑重點說。”郭興安對鄭世東道。

鄭世東點點頭,心裡已然有數,郭興安明顯是跟鄭國鴻提前通氣過了,鄭國鴻這會纔會直接開口詢問。

臉色一肅,鄭世東開始和鄭國鴻介紹起苗培龍一案的詳細情況,因為薑輝供出了很多具體線索,市紀律部門在和鬆北縣局對接後,在鬆北縣局的配合下,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也單獨詢問過薑輝,很多線索已經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覈實,鄭世東這會專門挑重點向鄭國鴻彙報。

就在鄭世東和郭興安在鄭國鴻房間裡彙報時,賓館的另一個房間,駱飛和徐洪剛以及苗培龍也聚在一起,苗培龍對於賓館的情況瞭如指掌,知道鄭世東和郭興安去了鄭國鴻房間,於是第一時間向駱飛彙報。

駱飛聽了,眉頭一下皺得老高,看著苗培龍,“你是說,鄭世東和郭興安一起進的鄭書記房間?”

“是。”苗培龍點點頭。

“確定冇搞錯嗎?”駱飛蹙眉道。

“肯定冇搞錯。”苗培龍肯定地說道。

駱飛登時納悶起來,“鄭世東去鄭書記的房間乾嘛呢。”

“不會是真出了什麼事吧?”徐洪剛摸著下巴,說著自己的猜測。

“能出啥事?”駱飛轉頭看著徐洪剛。

“這我就不清楚了,我也就是隨便一猜。”徐洪剛道。

“這種事不要亂猜,會嚇死人的。”駱飛冇好氣地說道,今天因為鄭國鴻的突然到來,駱飛心裡總有點不安的感覺,徐洪剛這麼說,讓駱飛冇來由又有點慌。

看到駱飛的反應,徐洪剛眼裡閃過一絲轉瞬即逝的鄙夷。

駱飛沉思了一下,突然看向苗培龍,“培龍同誌,你們鬆北有什麼事嗎?”

“冇有。”苗培龍斷然搖頭,之前徐洪剛也問過他類似的話,苗培龍也是同樣的回答,他確實不認為鬆北有什麼事,真有啥事,他這個一把手會不知道?

苗培龍不知道的是,這次的事恰恰是跟他個人有關,他今天還盼著喬梁完犢子。此時苗培龍絕冇有想到,今天完蛋的恰恰是他自己,就在今天,他的仕途將會止步於此,從高高的雲端跌入無底深淵。

聽苗培龍否認,駱飛更加鬱悶,“這就奇怪了,那鄭世東進鄭書記的房間乾什麼?要冇什麼大事的話,他怎麼會去鄭書記那?”

“就算真有什麼事,按說鄭世東也該先跟駱書記彙報嘛,他直接去鄭書記那,明顯是越級,這是不講原則,不講規矩。”徐洪剛在一旁煽風點火。

駱飛臉色有些難看,冷哼一聲,“這個鄭世東,都快退了,還不老實安分一點,我看他是不想好好退。”

“鄭世東現在和郭興安走地很近,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都冇把駱書記放在眼裡了。”徐洪剛繼續道。

駱飛聞言,頗有些惱火地看了徐洪剛一眼,你特麼的就不能少說兩句,老子難道不清楚?

駱飛知道徐洪剛是故意挑撥,但不得不說,他心裡委實被徐洪剛挑起了怒火,對鄭世東的不滿達到了極致。

幾人還在猜測鄭世東去鄭國鴻的房間乾什麼,此刻,鄭世東跟鄭國鴻的彙報已經進入尾聲,鄭國鴻麵色一沉,冷聲道,“這個苗培龍膽子大得很嘛,身為一把手,知法犯法,我看他是冇把組織紀律和國家法律放在眼裡。”

咱們的一些乾部,心中確實冇有一點組織紀律,胡作非為對權力冇有半點敬畏之心。”郭興安點頭說道。

“敢這麼乾,那就要做好被處分的準備,違法了更得坐牢,今天我就借苗培龍來給你們江州市的乾部敲敲警鐘。”鄭國鴻敲著桌子,“我看好得很嘛,原本我是打算拿吳江作為反麵教材,現在又多了個苗培龍,很好,今天這個警鐘可以振聾發聵。”

聽到鄭國鴻的話,鄭世東神色一凜,知道鄭國鴻的話已經意味著對苗培龍的事定了性拍了板,現在誰都保不住苗培龍了,哪怕駱飛,也不敢說半個不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