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146章 不給麵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146章 不給麵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鄭國鴻的車副駕駛座上,是鄭國鴻的秘書張尚文。

鄭國鴻目視著前方,突然開口問了一句,“咱們前邊是不是會先經過鬆北?”

秘書張尚文對路不是很熟悉,朝司機看了一眼,司機點頭道,“對,前麵有一條支線可以通往鬆北,比到江州市區近。”

鄭國鴻聞言道,“那我們先去鬆北。”

司機聞言連忙點頭,雖然不知道鄭國鴻為何臨時更改路線,但他作為司機,隻要專心負責開好車就行了。

此時,江州冇有人想到,江東省一把手鄭國鴻,不打招呼,正輕車簡從前往江州市的路上。

一會,秘書張尚文忍不住好奇問道,“鄭書記,您怎麼突然想到鬆北去了?”

“嗬嗬,上次咱們下來走訪過的那個金髮塑料廠,你還記得嗎?”鄭國鴻笑問。

“記得。”張尚文點點頭。

“咱們去看看縣裡邊到底是真正整改了,還是敷衍了事。”鄭國鴻笑道。

張尚文聽了神色恍然,原來鄭國鴻還記著這事,不過也正常,鄭國鴻自上任後,對生態環保方麵的工作就無比重視,之前省裡邊向各地市派出的環保督察組就是在鄭國鴻的親自指示下成立的,鬆北縣這邊的金髮塑料廠,因為屢次整改不力,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和督察組玩躲貓貓,而地方也有意偏袒,為此還引起鄭國鴻的關注,親自下來走訪瞭解情況,如今這事過去一段時間,也不知道鬆北這邊是否嚴格落實整頓措施,如果還是敷衍了事,恐怕有些人就得倒黴了。

張尚文尋思間想到了喬梁,他知道鄭國鴻對喬梁似乎還挺欣賞的,而他和喬梁接觸下來,對喬梁的印象倒也不錯,對方挺會做事,給張尚文的觀感挺好,上次兩人還互相留了號碼。

張尚文心裡想著要不要悄悄給喬梁發個簡訊,告知鄭國鴻來鬆北了,琢磨了片刻,張尚文終究還是決定作罷,他對喬梁的印象雖然不錯,但兩人的關係冇到那個份上。

鄭國鴻這時對司機道,“小宋,你導航搜尋一下金髮塑料廠,咱們去那看看。”

“好。”司機忙不迭點頭。

鄭國鴻此行是前往江州市區的,不過鄭國鴻臨時起意,突然決定去鬆北看看。

此刻,江州市大院,駱飛的辦公室裡,馮運明同徐洪剛的對話逐漸有些劍拔弩張,對於徐洪剛提議將喬梁調走,馮運明不客氣地予以反駁,“徐副書記,我覺得你的建議太草率了,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我們不能因為這麼一個冇有充分證據的調查,就隨意調整一個重要崗位上的乾部,這是對我們自己乾部的不負責,更何況喬梁是省裡樹立的青年乾部模範,還是鄭書記點名錶揚過的,我們就這麼隨意調整,是極不負責任的。”

馮運明這話同樣是說給駱飛聽的,他知道駱飛一向對喬梁十分不喜,徐洪剛的提議,不出意外就是駱飛的意誌體現,雖然他不知道為何徐洪剛要主動給駱飛當槍,但他這時候無疑要堅決維護喬梁。

馮運明不知道自己這話引起了駱飛更大的不滿,尤其是聽馮運明提到鄭國鴻時,駱飛眼裡閃過一絲陰鷙,心裡更是生出些許忌憚,但這次,駱飛是下定了決心要將喬梁拿下,雖然鄭國鴻之前確實點名錶揚過喬梁,但在駱飛看來,鄭國鴻那個級彆的領導,不可能時刻將喬梁這種小乾部放在心上,他冇必要為此束手束腳,而且這次他利用徐洪剛衝在前頭,委實不必過於擔心。

駱飛心裡有自己的計較,並冇有急著開口,而是朝徐洪剛使了個眼神,示意徐洪剛繼續。

徐洪剛見狀,心裡暗罵了駱飛一聲,嘴上道,“運明同誌,你說的話我不認同,鄭書記是點名錶揚過喬梁冇錯,但那是因為喬梁在西北掛職期間表現優秀,給咱們江東省的掛職乾部爭了光,鄭書記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點名錶揚喬梁的,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並不是說喬梁的能力就適合擔任地方主官,眼下咱們把喬梁放在鬆北縣的縣長崗位上也有一段時間了,事實證明,喬梁還不夠成熟穩重,需要繼續鍛鍊,因此,我覺得將他調離目前的崗位是合適的,這其實也是對喬梁的一種關心和愛護以及保護。”

“不知道徐副書記覺得喬梁的能力有哪裡不足?我覺得喬梁在鬆北乾得很好,鬆北的開發區搞得有聲有色,喬梁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馮運明說道。

“嗬嗬,運明同誌呐,你這是因為對喬梁的偏愛而忽視了對方的缺點和不足,我不否認喬梁是有些能力,但他的能力不見得就足以勝任縣長的位置嘛,更何況喬梁做事確實是很不成熟,你看這次的事情,喬梁明知道這個王桂是犯罪嫌疑人的家屬,他為什麼去見這樣一個人?他的動機是什麼?考慮是否有所欠缺?”徐洪剛笑道。

馮運明不以為然道,“徐副書記,關於喬梁為何去見那個王桂,他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我覺得咱們更應該聽聽喬梁的說法,而不是在這裡瞎猜。”

馮運明說著看向王慶成,“王檢,你今天不是下去瞭解過情況了嗎,喬梁同誌是如何說的?”王慶成見馮運明問自己,下意識地先看了一眼駱飛,他知道這事冇辦法隱瞞,所以王慶成如實答道,“徐副書記,喬梁說這個王桂有重要情況跟他反映,所以他纔去見這個王桂。”

“這不就得了嘛,喬梁去見這個王桂,是事出有因。”馮運明說道。

駱飛聽了冷聲道,“是否真是喬梁說的那樣,隻是喬梁的一麵之詞,而且剛剛我已經聽慶成同誌反映過了,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這個喬梁,在市檢找他談話的過程中,態度蠻橫,極其不配合,這是無法容忍的,他喬梁想乾什麼?市檢的人下去是代表咱們市裡的,喬梁的做法,分明是冇把市裡放在眼裡。”

“這裡頭也許有什麼誤會,我相信喬梁不會無緣無故做出那種事。”馮運明瞥了王慶成一眼,淡淡地說道。

“不管有冇有誤會,總之,我認為喬梁是不再適合擔任鬆北縣縣長的。”駱飛敲著桌子道。

“我讚同駱書記的意見。”徐洪剛第一時間附和。

看到駱飛和徐洪剛兩人先後表態,而且駱飛明顯表現出了極其強硬的態度,馮運明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知道今天這個陣仗不好應付了,光靠他自己是頂不住的,馮運明明智地決定不跟駱飛和徐洪剛硬頂,道,“駱書記,徐副書記,這麼大的事,咱們是不是請郭市長一起過來,聽聽郭市長的意見?”

聽到馮運明的話,徐洪剛轉頭看了駱飛一眼,隻見駱飛毫不猶豫地點頭,“可以。”

看到駱飛的表現,徐洪剛嘴角微微一翹,臉上露出了微不可覺的笑容,駱飛表現得越是乾脆,越是說明駱飛的決心。

駱飛此刻的想法很簡單,與其讓郭興安事後跳出來反對,倒不如現在就將郭興安的意見給壓下去。

見駱飛點頭,馮運明道,“那我給郭市長打個電話。”

馮運明說完要出去給郭興安打電話,徐洪剛笑嗬嗬道,“運明同誌,在這裡就可以打嘛。”

馮運明臉色變了一下,他還想著出去打可以跟郭興安通個氣,徐洪剛這麼說,他也不好再走到外麵,隻能點頭道,“好。”

當著駱飛和徐洪剛的麵,馮運明給郭興安打了過去,電話裡,馮運明隻提及了跟喬梁有關,冇多說彆的,馮運明相信郭興安會明白他的暗示。

郭興安來得很快,他的家人都在黃原,晚上回宿舍也是孤身一人,所以郭興安很少下班後就回去,他這會還在辦公室。

進門後,郭興安看到徐洪剛、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王慶成等人都在,眼裡閃過一道精光,同馮運明交換了個眼神後,郭興安心裡已然有數。

馮運明大致將情況跟郭興安說了一下,郭興安聽了之後,想都冇想,直接表態道,“這事我不讚成。”

“郭市長,您不讚成的理由是什麼?”徐洪剛問道。

“乾部調整不是兒戲,市檢的調查都還冇定論呢,咱們就隨意調整一個重點培養的年輕乾部,這是把組織人事當成小孩子過家家嗎。”郭興安不客氣地說道。

“興安同誌,你這麼說我就不同意了,照你這麼說,我和洪剛同誌都是把組織人事當兒戲嗎?”駱飛不悅道。

“駱書記,我不是那個意思。”郭興安眉頭微蹙。

“不是就好。”駱飛看著郭興安,第一次同郭興安表現出了針鋒相對的姿態,道,“關於喬梁的事,我的態度很明確,喬梁不適合再擔任鬆北縣長了,將他調走是最好的選擇。”

“駱書記,這事我反對。”郭興安神色一凜,“就算要將喬梁調走,也得等市檢的調查有個明確定論再說,眼下市檢的調查結果都冇明確的結果,咱們這麼做,太草率了。”

“郭市長,我覺得市檢的調查和咱們對喬梁的處理並不矛盾嘛,市檢那邊,可以讓他們繼續調查下去,至於喬梁,我們可以先把他調離目前的領導崗位,這其實也是對喬梁的一種保護,不管怎麼說,從這次的事情來看,喬梁確實是欠缺成熟穩重,讓喬梁再曆練曆練,這對喬梁來說也許更好。”徐洪剛說道。

聽到徐洪剛的話,郭興安皺眉道,“徐副書記,在市檢的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你對喬梁下這樣的結論,更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

郭興安這話可謂是極其不客氣,徐洪剛臉色一下變得難看起來,他冇想到郭興安竟然這麼不給他麵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