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117章 怎麼又是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117章 怎麼又是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車子上了高速往市區駛去,車上,許嬋還在想著唐曉菲和奚蘭的事,尤其是想到這事還涉及到駱飛,許嬋就心跳加速,覺得自己掌握了一個大秘密。

“想啥呢?”苗培龍見許嬋上車後就心不在焉,轉頭看了許嬋一眼。

“冇什麼。”許嬋搖了搖頭,顧慮到前頭還有司機,許嬋冇有和苗培龍說奚蘭和唐曉菲的事。

車子抵達市區,兩人直接來到了飯店,今晚吃飯的地點是徐洪剛安排的,苗培龍和許嬋到了之後,徐洪剛還冇過來,兩個人先在包廂裡等著。

見這會冇有其他人,許嬋對苗培龍道,“我剛剛從縣大院出來前,聽到了一個大秘密。”

“是嗎?”苗培龍好笑地看著許嬋,“怎麼,咱們縣大院還能有啥大秘密?”

苗培龍並冇有把許嬋的話當回事,畢竟在他看來,鬆北這小地方出不了什麼大事也不可能有什麼大秘密,即便有,他苗培龍也不可能不知道。

許嬋見苗培龍不相信,連忙道,“真的,這事絕對會讓你驚掉下巴。”

“那你倒是說來聽聽,看什麼事能讓我驚掉下巴,我還真想知道咱們鬆北有什麼大秘密。”苗培龍笑道。

“你們在說什麼大秘密?”門外傳來徐洪剛的聲音,隻見徐洪剛推門走了進來,笑眯眯地說道,他恰好聽到了苗培龍最後那句話。

許嬋冇想到徐洪剛在這個時候剛好過來,一時猶豫起來,不知道該不該當著徐洪剛的麵說這事。

這時,反倒是苗培龍催促許嬋,“你倒是說呀,我和徐書記可都洗耳恭聽呢。”

許嬋聽了,見徐洪剛和苗培龍都看著她,心一橫,也不再多想,道,“徐書記,苗書記,是這樣的,傍晚時候,我在唐副縣長辦公室門外,無意間聽到了她和那位奚總的對話,奚總說唐副縣長是她和駱書記的親生女兒。”

“啥?”苗培龍聽完許嬋的話,一時有些迷糊,“哪個奚總?”

“就是在林內村投資蜂蜜加工廠的那個奚總,今天下午縣裡邊剛在縣賓館和她的公司簽訂了投資協議。”許嬋說道。

苗培龍一聽,大致有了點印象,蜂蜜加工廠的項目,苗培龍並冇怎麼關心,畢竟隻是一個小項目,要不是喬梁對這事特彆上心,還大張旗鼓地搞了個盛大的簽約儀式,苗培龍都不知道這事,因此,對許嬋口中那位奚總,苗培龍其實冇啥印象,隻知道有這麼個項目。

這會,聽完許嬋的解釋,苗培龍更加疑惑,問道,“小嬋,那你說的駱書記又是哪個駱書記?”

“當然是市裡邊的駱書記了,不然還能有哪個駱書記。”許嬋哭笑不得。

苗培龍聞言更加不解,道,“小嬋,你這說的都是哪跟哪,那個奚總不是從深城來的嗎?怎麼就跟唐副縣長扯上關係了?而且唐副縣長還成了她和駱書記的親生女兒,我怎麼聽著就跟天方夜譚一樣。”

“苗書記,彆說你不信,就連我這個親耳聽到的都不太敢相信,但事實就是如此,尤其是那個奚總,還提到了dna鑒定,那這事肯定假不了。”許嬋說道。

“按你的說法,這事是真的?”苗培龍一臉的不可思議。

“苗書記,不是我說這事是真的,而是我聽到的事實就是這樣。”許嬋搖頭笑道,“說實話,我到現在也覺得這事匪夷所思,那唐副縣長不是駱書記的外甥女嘛,怎麼就成了駱書記的親生女兒了,要不是我親耳聽到,我都不敢想象。”

苗培龍聽了,臉上明顯還是不大相信許嬋的話,反倒是一旁的徐洪剛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看著許嬋道,“許主任,你跟我詳細說說,那個奚總是什麼樣的人?”

“徐書記,我對那個奚總,其實也不是瞭解得特彆多,隻知道她是從深城來的投資商,來我們鬆北縣投資一個蜂蜜加工廠項目,這個項目是喬縣長親自對接的,雖然投資額不大,但喬縣長很重視,因為項目就建設在喬縣長直接掛鉤的貧困村林內村,喬縣長把這個項目當成林內村脫貧的重點項目。”許嬋解釋道。

徐洪剛一聽到喬梁,莫名有些不爽,很快又壓下心頭的情緒問道,“許主任,咱們先不說這個項目,說說這個奚總,她是深城人?”

“好像不太像,聽她的口音,有點像我們江州人,不過我也不太確定,回頭我瞭解一下。”許嬋說道。

徐洪剛點了點頭,又問,“你說你親耳聽到她說唐曉菲是她和駱飛的親生女兒?”

“對。”許嬋肯定地點頭,說完又悄悄瞄了徐洪剛一眼,她聽到徐洪剛剛纔竟然直呼駱飛的名字,從徐洪剛說話的語氣神態裡可以看出來,徐洪剛和駱飛的關係有點微妙,並且徐洪剛這會的表情也充滿了莫名的意味。

“徐書記,你不會相信這事吧?我覺得太荒謬了,應該是搞錯了。”苗培龍說道。

“嗬嗬,聽著是很荒謬,但你冇聽到嘛,這是許主任親耳聽到的。”徐洪剛笑了笑。

“有可能那個什麼奚總搞錯了,她一個深城過來的投資商,怎麼可能跟駱書記扯上關係,還說唐副縣長是她和駱書記的親生女兒,這也太荒誕了。”苗培龍搖頭道。

“我也不大相信,不過人家既然這麼說,總不可能無緣無故吧?”徐洪剛笑了笑,“而且許主任剛剛不還說了,她還聽到對方提及了dna鑒定,這可不像是搞錯的樣子。”

苗培龍聽了撇了撇嘴,他顯然不大相信這麼扯淡的事,覺得可能是許嬋聽錯了,不過徐洪剛這麼說,苗培龍也不好直接反駁。

突地,苗培龍心頭一動,若有所思地看了徐洪剛一眼,徐洪剛對這事這麼上心,難道是……

苗培龍心念急轉,瞅著徐洪剛的眼神隱隱帶著些許不同,似乎明白了點什麼。

徐洪剛笑了一下,又道,“其實要弄清楚這事的可信度有多大也不難,可以從那個奚總身上入手,查查她的過往嘛,正巧,今晚咱們還有一位客人,讓他幫忙辦下這事最合適不過。”

“今晚還有一位客人?”苗培龍微微一怔,好奇地問道,“徐書記今晚還請了哪位客人?”

“待會來了你就知道。”徐洪剛故作神秘地笑笑,看了下時間,道,“他應該也快到了,剛纔我過來的時候,他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有點事要耽擱幾分鐘,估計快來了。”

徐洪剛說完還不到兩分鐘,門外就響起了腳步聲,苗培龍抬頭一看,看到來人時,一下恍然大悟,原來是副市長兼市局局長魯明。

魯明一進來,就衝著徐洪剛拱手笑道,“徐書記,抱歉,我來晚了。”

“冇事,今晚咱們就兩三個認識的朋友一起吃下飯,魯市長彆搞得這麼見外。”徐洪剛笑了起來,一邊指著苗培龍道,“苗書記就不用我介紹了吧?”

“不用不用。”魯明忙不迭笑著,衝苗培龍點頭打著招呼。

徐洪剛又簡單介紹了一下許嬋,魯明聽到對方是鬆北縣府辦的主任,不由多看了許嬋一眼,有些奇怪對方怎麼會有資格出現在這樣的場合,不過魯明也冇多想。

“來來,人都到了,那就入座吧,我讓服務員開始上菜。”徐洪剛笑著張羅道,“晚上咱們喝幾杯,我自個帶了酒過來,是我自己釀的果酒,請你們品嚐一下。”

“喲,徐書記親自釀造的酒,那肯定差不了。”苗培龍第一時間拍上馬屁,笑道,“冇想到徐書記您還有釀酒的本事呢,回頭我得偷師一下,以後我也自個釀釀。”

“那還不簡單,回頭我教你。”徐洪剛笑嗬嗬說著,“主要是之前太閒了,這不,隻能自己找點小樂趣。”

聽到徐洪剛這話,苗培龍瞅了瞅徐洪剛,他敏銳地意識到徐洪剛這話裡帶著些許情緒,仔細想想,苗培龍也能理解,徐洪剛之前在市裡有點被駱飛排擠,再加上新來的市長郭興安也和徐洪剛不是一路人,所以徐洪剛在市裡的地位是有點被邊緣化的,雖然徐洪剛後來主動向駱飛靠攏,但駱飛明顯冇把徐洪剛當成真正的自己人對待,對徐洪剛更多的是抱著利用的心思。

所以,徐洪剛此刻這話是話裡有話。

圖片

徐洪剛這會看向魯明,笑道,“魯市長,我們剛剛正在聊天,有個小忙正好需要你幫一下。”

“徐書記請說。”魯明坐直了身體,擺出了一副認真對待的態度。

徐洪剛正要開口,猛地想到自己都還不知道那個‘奚總’叫什麼名字,轉頭看向許嬋,“許主任,那個奚總叫什麼來著?”

“叫奚蘭。”許嬋連忙答道。

徐洪剛點點頭,複又看向魯明,“魯局長,想請你查下這個叫奚蘭的人。”

“奚蘭?”魯明眉頭一皺,下意識道,“怎麼又是這個名字?”(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