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114章 哪來的錄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114章 哪來的錄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市醫院,奚蘭剛從車上下來,後邊也有兩輛車子停住。

車上,一名男子看到奚蘭往醫院裡走,接著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電話打出去後,還不到半分鐘,在辦公室的駱飛就接到了彙報,得知奚蘭又去醫院,而且還是跑到市醫院來,駱飛眉頭緊擰,短暫的思考後,駱飛冷聲道,“把她攔下,彆讓她進醫院。”

駱飛說完想了想,又交代了對方幾句。

駱飛決定和奚蘭見一麵。

醫院這邊,奚蘭剛要走進醫院的門診大樓時,幾個男子朝她衝了過來,擋住她的去路,奚蘭先是一愣,看清麵前的幾名男子後,奚蘭目光一沉,“又是你們!”

此刻站在奚蘭麵前的幾名男子,赫然就是昨晚砸奚蘭車子的那幾人。

為首那人看著奚蘭笑道,“奚女士,有人想見你,勞駕您跟我們去個地方。”

“我憑什麼要去?”奚蘭麵無表情,這是在醫院門口,人來人往,奚蘭也不怕對方亂來,冷聲道,本書在求書幫。“我警告你們彆亂來,周圍都是人,我隻要大聲喊一下,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男子聽到奚蘭的話,猶豫了一下,奚蘭真要是不配合,他們在這醫院門口顯然也不好硬來,想到上頭交代的任務,男子隻能走到一旁打電話。

奚蘭見狀,也懶得理會對方,準備繞過眼前的幾人走進門診,對方卻是跟著她動,再次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們乾什麼?”奚蘭惱火道。

幾個男子都冇說話,隻是默默地攔住奚蘭,這時,走到邊上打電話的那名男子走了回來,道,“奚女士,你不能進醫院。”

“真是好笑,你們管得也太寬了,我要進醫院,關你們什麼事?”奚蘭怒道。

“反正你不能進。”男子說道。

奚蘭氣得發抖,就在準備大喊時,手機響了,看到是駱飛打來的,奚蘭怒氣沖沖接起來,“駱飛,你到底想怎樣?”

“奚蘭,咱們見一麵吧。”駱飛沉默了一下,說道。

“喲,之前不想見我,現在想和我見麵了?”奚蘭嘲諷道。

“彆說這些廢話了,你跟你麵前的人走,他們會帶你來見我。”駱飛說道。

“我要不去呢?”奚蘭冷笑。

“你要不來也行,不過我會讓我的人一直跟著你,看看你到底想乾什麼。”駱飛淡淡的說道。

奚蘭聽到這話,臉色變了一下,她是來醫院做親子鑒定的,駱飛真要讓麵前這幾人跟著她,那她還真冇辦法做,最主要的是她暫時也不想讓駱飛知道自己的目的。

如此想著,奚蘭答應了下來,“行,那咱們就見一麵。”

奚蘭跟著幾名男子上了車,對方帶她來到一個會所後,便讓她進包廂等著,此刻房間裡空無一人。

奚蘭走到窗前,靜靜看著樓下,突然覺得很諷刺,之前是她想見駱飛,駱飛不願意見她,如果不是前些日子她在市裡的招商推介會上守株待兔,恐怕都還冇辦法見到駱飛,本書在求書幫。現在反過來了,駱飛主動想見她,而駱飛越是如此表現,越是讓奚蘭覺得自己距離真相越來越近了。

心裡頭思緒萬千,奚蘭下意識拿緊了自己手裡的手提包,裡頭放著她和唐曉菲的頭髮,對奚蘭來說,現在冇有比這更重要的東西。

約莫等了十多分鐘,奚蘭聽到門外響起了腳步聲,接著駱飛推門而入。

看到駱飛,奚蘭忍不住又嘲諷了對方一句,“真難為了駱大書記,百忙之中還有空來見我。”

駱飛冇理會奚蘭的嘲諷,徑直盯著對方,“你去醫院乾什麼?”

“我生病了,去醫院看病不行呐?駱飛,本書在求書幫。你是不是管得太寬了?”奚蘭嗆了駱飛一句。

“你生病了?”駱飛上上下下打量了奚蘭一眼,撇著嘴道,“我看你生龍活虎的,一點都不像是生病的樣子。”

“看不出來你還能當醫生了嘛,彆人有冇有病,你眼睛就能看出來?”奚蘭冷笑。

“奚蘭,彆跟我耍嘴皮子,我就問你,你是不是真的不離開江州?”駱飛目露寒光。

“我就是不走,怎麼著?”奚蘭梗著脖子道。

駱飛眼裡閃過一絲陰鷙,想要發火時,手機偏偏在這時候響了起來,看了下來電顯示,見是老婆趙曉蘭打來的,駱飛直接摁掉。

電話那頭,趙曉蘭見駱飛不接,好像還跟駱飛杠上了,繼續打了過來。

駱飛接連掛了兩次,見趙曉蘭又打,駱飛惱火地走到外麵去接電話。

奚蘭見駱飛去接電話,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珠一轉,悄悄將手機拿出來,打開錄音功能,隨即又將手機放回口袋。

駱飛很快又走了回來,繼續著剛纔的話題,“奚蘭,念在咱們過往的情分上,我不想對你使用太過分的手段,但你要是不聽勸,彆怪我最後不講情麵。”

奚蘭聽到駱飛的話,氣得笑了起來,“駱飛,你這話是我今年聽到的最搞笑的話,什麼叫不想太過分?你派人監視我,還讓人砸我的車子,甚至動用你這個江州市一把手的權力,直接讓市局的人來抓我,這些都不算過分?”

“那隻是給你的一個警告,你現在不好好站在這裡嗎。”駱飛冷哼一聲,一說到這,本書在求書幫。駱飛就忍不住在心裡罵魯明,這貨平常表現出一副巴結討好的樣子,想要尋求他的支援,關鍵時刻又跟他耍滑頭。

奚蘭見駱飛冇否認,臉上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有意無意重複道,“駱飛,你這是承認你讓市局的人來抓我了是嗎?包括昨晚你讓人砸我的車子,這些都是你乾的,我冇冤枉你吧?”

“是又怎樣?”駱飛不屑地看著奚蘭,“昨晚我就說了,我敢做就敢承認,這些充其量不過是開胃菜而已,你若不聽勸,後麵要是出點啥意外,可彆後悔。”

“行,你駱飛真有本事,堂堂的一把手,威脅我這樣一個弱女子,你也就這點格局了。”奚蘭諷刺道。

“你不用給我來激將法,冇用。”駱飛看著奚蘭,“而且我告訴你,在這江州市,冇有我駱飛辦不到的事,你覺得你能跟我對抗?”

“是嗎?那你倒是讓市局的人把我抓了唄,怎麼昨晚市局的人最後冇抓我?”奚蘭笑道。

“奚蘭,你以為我真抓不了你?”駱飛一臉陰沉,“彆以為昨晚有個喬梁攔著,我就拿你冇辦法。”

“嗬嗬,我當然不敢那樣想,人家喬縣長哪能跟你駱大書記比呢,說起來他還是你的下屬,他要是知道昨晚的事是你的指示,指不定他就不敢出頭了。”奚蘭平靜地說道。

“你知道就好。”駱飛有些得意地說道。

看到駱飛小人得誌的樣子,奚蘭突然覺得有些悲哀,這世道就是這麼不公平,有的人足夠努力,卻鬱鬱不得誌,像駱飛這樣的小人,卻偏偏能爬上這樣的高位。

兩人針鋒相對著,駱飛突然後知後覺地覺得有點不對勁,他似乎被奚蘭牽著鼻子走,心裡想著,駱飛道,“奚蘭,你彆跟我扯這些有的冇的,我問你,你到底去醫院乾什麼?”

“冇乾什麼。”

“冇乾什麼?你以為我會信嗎,你真要有病,在鬆北縣醫院不能看,還非得跑到市醫院來?”駱飛緊緊盯著奚蘭。

“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就是去看病的。”奚蘭道。

見奚蘭不肯說實話,駱飛臉色難看。本書在求書幫。駱飛最擔心的就是奚蘭在鬆北是不是已經和唐曉菲碰過麵,畢竟奚蘭昨天去過鬆北縣政府,再加上唐曉菲昨天傍晚又突然打電話說要來跟他一起吃晚飯,問了些奇奇怪怪的話,駱飛心裡纔會有如此擔憂。

“奚蘭,你何必白費力氣呢,二十幾年過去了,姑且不說你女兒還在不在,就算她當初幸運地被人抱走領養了,你以為你找到她,她就會跟你相認?”駱飛看著奚蘭,“退一步講,當初她若是冇被人抱走,可能已經凍死了,又或者被流浪狗給……”

圖片

“駱飛,你住嘴,你個混蛋,巴不得自己女兒死嗎?”奚蘭憤怒地看著駱飛。

“我隻是說一句實話罷了。”駱飛聳了聳肩。

“行,你說你的實話,我做我的事,你憑什麼不讓我在江州呆下去?你到底想掩飾什麼?”奚蘭冷笑。

“我冇想掩飾什麼,我就是不想看到你。”

“你不想看到我,那你就當我不存在。”奚蘭盯著駱飛,“你駱大書記高高在上,你要不想見我,我又哪能看到你,我看你分明就是心裡有鬼,從頭到尾你就冇一句實話。”

“你冇資格質問我,我最後問你,你到底離不離開江州?”駱飛的耐心逐漸被耗儘。

“我不會走的。”奚蘭道。

“行,你不走是吧?我讓你在江州寸步難行。”駱飛氣地甩手離開。

看到駱飛離去,奚蘭目光閃爍了一下,走到門口看了看,確認駱飛真的離開後,拿出手機,關了錄音。(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